林允不敢写下的愿望:她比雪莉幸运

崔雪莉曾在一档综艺里写过一份多达十七项的“遗愿清单”。那一年她只有20岁。排在第一位的愿望是“想结婚”。

五年后,与崔雪莉年纪相仿的“星女郎”林允,也应邀在镜头前写下自己的生日愿望。那是她23岁的第一天。她的愿望是“想谈恋爱”,但她不敢写。

林允向丁丁张展示生日礼物

林允参加的这档节目叫做《送一百位女孩回家》,已经做到第三季了,是一档很不错的情景式访谈节目。访谈人叫丁丁张,本名张航,是光线传媒青春光线的总裁,同时也是一名畅销书作家。

丁丁张看到林允屋子里摆放的生日礼物,就问她前一天的生日会办得怎么样。林允说挺好的,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只喜欢我的人”。

但同时,林允也表示很有压力,“万一哪一天,他们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丁丁张问,生日会上有没有特别动情的时刻。林允说有,“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会说”。

这个回答有点出人意料。虽说林允学历不算高,但怎么也不至于无法描述令自己感动的时刻。更何况,她还是一名被周星驰选中担任过女主角的演员。

这是林允给出的第一个反常的细节。

林允不吃饭

林允亲自做了三道“硬菜”招待丁丁张:有鱼、有肉,还有拔丝地瓜。从菜的卖相和丁丁张的吃相上判断,林允的厨艺应该不错。

但是林允自己却不动筷。她只喝茶,还调侃说,吃筷子。

林允说,自己经常这样做一桌子菜,然后看别人吃,“从拍《美人鱼》的时候就这样了,每天只吃一盒水煮菜,感觉自己是一头羊”。

林允家的房子不小,丁丁张问她会不会太大了,言外之意可能是想说,你会不会感到孤独。

林允说,经纪人和她一起住,“她看着我”。

丁丁张见缝插针地问,看着你,是不让你吃东西吗?林允答,不让我乱交朋友,不让我……

说到这里,林允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她改口说:“挺好的,也没不让我干什么,我自己也不会怎么样。”

丁丁张私下里对着镜头说,林允很紧张,特别怕出错,“这种紧张感也传染给了我”。

丁丁张发现大量零食

林允虽然在饭桌上很保守,但丁丁张在她的房间里却发现了大量零食。

林允说这些都是低卡零食,但丁丁张随便拿出一袋,就看到上面写着每四十克七百九十七千焦,“这得跑十公里(才能消耗掉)”。

好好的饭不吃,垃圾食品一堆——在经纪人的“陪伴下”,林允的营养状况就是这样。

后来,丁丁张就提出让林允写下自己的生日愿望。

林允歪着头想了半天,然后问镜头之外的人,有什么可以举例的吗?

自己的生日愿望却要问别人,再想想她刚才无法描述心动时刻的细节,会不会觉得林允有点被管傻了?别急,重点来了。

丁丁张问,你想谈恋爱吗?

林允没有正面回答,但她立刻兴奋地回过头去问镜头外的人,“我可以写吗?”

林允咨询镜头外的意见

镜头外的答复是:你可以写自己希望变得更勇敢啊,更开心、更快乐啊。

这是我们在通稿里常见的“愿望”。艺人有这样的愿望,很“正确”。

林允咬了一口果丹皮,又转回头看了一眼丁丁张,然后犹豫了一秒,没写。

丁丁张又问,你想谈恋爱吗?林允很肯定地说,想。

丁丁张鼓励她写,但林允说不敢,“怕经纪人打我”。

丁丁张说,不会的。于是林允再次转向镜头外,“我可以写我想谈恋爱吗?”

镜头外再次给出答复:你就写,拍更多好作品。

林允还想再争取一下,“(谈恋爱)这也不是坏事情啊”。镜头外答:没有什么特色,没有你自己的一个点。

“没有你自己的一个点”,这是典型的宣传思维。丁丁张希望观众看到一个23岁的鲜活女孩,而镜头外的那个人更希望展现出“记忆点”。说白了就是“时刻不忘立人设”。

林允提出折中方案

林允还是想写“我想谈恋爱”。尽管她也知道这只是个愿望,写出来也未必会实现,但面对身边人的阻拦,林允内心的逆反情绪在萌动。

此时的林允,心中那份属于23岁女孩的呐喊,已经被丁丁张点燃了。

于是林允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就写)我想谈恋爱但不被拍到,可以吗?

这个方案逗笑了丁丁张,但镜头外的人却依然不愿让步。他们再次建议林允,“你可以说要有自己的空间”。

林允犹豫了再三,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在本子上写下:我想谈恋爱但不被人拍到。

针鼻大点的事儿,但你我都不难看出,林允在渴望与处境之间的挣扎。

与崔雪莉的遗愿清单类似,林允的生日愿望清单也不止一项。除了想谈恋爱之外,还有一项“大胆”的愿望——想喝喜茶。

但这次还没等镜头外给态度,林允就自己放弃了。

林允登上东方明珠

家中拍摄结束后,丁丁张提出带林允出门过生日,目的地是东方明珠塔。

离开了身边人的“陪伴”,丁丁张在车上悄悄许诺,会给林允买一杯喜茶喝。林允立刻喜上眉梢,花式比心。

在车上,林允谈到了自己必须时刻注意身材管理,“你是属于一份合同里的,你全身上下都不是自己的”。

林允还谈到了网民对她的评价。她说她害怕被质疑,会让自己模糊了对专业的认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演得好不好。

林允只是描述了感受,但孙坚替她展现了细节。

在数月前播出的网剧《爱上你治愈我》中,孙坚扮演了一名因抑郁症而自杀的“二线蹿红男演员乔森”。

孙坚出演《爱上你治愈我》

剧情有杜撰的可能,但涉及演艺圈的剧情,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因为那就是演员们的身边事。如果很假,他们自己也会排斥。

孙坚饰演的乔森说,自己最近一部戏恶评如潮,很多人都粉转黑了。

乔森当初并不想接这部戏,但他的老板和投资方有后续合作,所以逼着他接了这部戏。

乔森问心理医生,你知道那种背着自己的良心去配合媚俗制作是有多难受吗?现在自己被骂了,但又能跟谁去解释?观众都说乔森为了赚快钱就去接烂戏,说他拿观众当傻子,还有人说乔森是僵尸脸根本不会演戏。

乔森说,观众在网上毫无底线随便骂他。他也是个人,也是有感情的,“他们凭什么这么骂我”。

孙坚出演《爱上你治愈我》

乔森当时的病情,已经到了必须中止工作接受治疗的程度,但经纪人不答应、公司不答应,合同更不答应。

他被迫马不停蹄地工作,最后终于被经纪人的一句“反正这回就这几天”给压垮了。当天夜里,他就给父母写下了遗书,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看看孙坚揪头发的造型,多像崔雪莉见到陌生人时被吓到钻桌子底下的样子。

再想想乔森的挣扎与处境,是不是与林允的“可不可以写我想谈恋爱”只是程度有别。

崔雪莉重度抑郁、热依扎重度抑郁、马薇薇重度抑郁——如果不是她们亲口说出来,我们根本不知道。

可是,有多少人是瞒着没说的,还有多少人是连自己都还没意识到的?

我觉得林允也有点危险,但值得庆幸的是,她遇见了这样一档节目。

林允喊出真实愿望

在三百多米高的东方明珠塔顶部,丁丁张再次建议林允喊出内心的愿望。

林允怯生生地问:“我要喊什么,我要说什么,有什么可以喊的?”

她已经习惯了在说话之前先咨询“身边人”的意见。刚刚23岁的她,已经离不开“拐棍”了。

后来,在丁丁张的启发和带动下,林允终于“你一句我一句地”对着天空喊出了愿望。

“我想喝珍珠奶茶不会胖!”

“我也想要一套房子!”

“我想带着爸爸妈妈去旅行!”

“我希望没有孤独这个东西!”

“我想跟个好人谈恋爱!然后不被拍到……”

你看,她仍然有惯性思维,有顾忌和牵绊,但她心里的那个23岁女孩,也终于重新闪光。

如果崔雪莉也能被人以这样的方式激活,她会不会挺过那个难熬的时刻。

如果林允看到了崔雪莉的结局,她会不会反思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