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退伍工程兵修路救孙:天堂到人间的路需要修94年

“爷爷我要死了,您天天修路,给我修一条路,我想回家。”6岁的黄煜轩痛苦地依靠在爷爷的肩膀上,爷爷黄朝老泪纵横。

在黄煜轩眼里,爷爷黄朝是个超级厉害的大英雄,70岁的爷爷,18岁入伍到新疆某部队当工程兵,修路近十年,担负新疆乌鲁木齐国际机场、青藏公路、中国援助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公路等重大国防和民用工程建设,屡获嘉奖,荣获三等功两次。后来爷爷因公负伤,于1977年转业回家,回家的爷爷看着分散在山坡河沟的零散贫瘠耕地,看着孩子背着书包艰难的翻越着崎岖的山路,他立誓要用自己的技术为孩子铺一条平坦的上学路。

一个誓言的许下,他用了40年的时间坚守着承诺,爷爷和乡亲们一起用肩膀和脚步丈量着荒芜的栾川县,在爷爷和乡亲们的努力下泥泞坑洼的土路变成了平整宽阔的柏油路,爷爷用自己的坚持让人们的脚步和目光往更远更宽的地方延伸。从家里到村委6里路,从村委到乡镇12里路,从乡镇到县城106里路,从县城到洛阳市300里。爷爷的账本里的记录,是他用肩膀上的大血泡和汗水换来一点点延伸出去的希望。图为黄朝的结婚照。

在爷爷的影响下,黄煜轩的愿望就是长大以后当一名和爷爷一样的工程兵,带着爷爷的精神去边远山区和蜿蜒的山路“战斗”,可在2019年8月3日他的愿望落空了,一直健康活泼的他,突然右腿疼剧烈疼痛,高烧,不能行走。8月12日煜轩被确诊患上神经母细胞瘤四期高危,全身骨头、骨髓、淋巴结多发转移。3天后经专家会诊被转入北京儿童医院治疗。

点击腾讯捐款超链接折翼小白飞翔计划,帮助这个坚强的老人救他的孙子。

医生说,神经母细胞瘤被称为儿童癌症之王,其病情隐蔽,恶化迅速且复发率高,是一场经济和人力的持久战。黄朝做梦也没想到孙子竟然会被确诊癌症晚期,他的人生第一次战斗不是和崎岖的山路过招,而是和死神交手。8月15日,黄煜轩被转到了北京儿童医院治疗。小小的他像只折翼的鸟儿被禁锢在病床这个“笼子”里。还没看过世界的繁华和美好,没体会过世间冷暖,就要准备去跟这个世界告别。图为黄煜轩在学习写字。

化疗很痛苦,对于成人来说都难以承受,更何况这样一个孩子。化疗药都是剧毒,必须通过静脉输液港或者PICC让药物直通心脏,否则会将手臂等处静脉血管直接烧毁。黄煜轩必须从胳膊的血管直插一根细长的塑料管儿进入心脏,轩轩疼得出了一身汗,全身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他忍不住哭得撕心裂肺,大声的喊着“救命”,一旁的爸爸妈妈的内心像被撕裂一般,他们多想 来孩子承受这份痛和苦。

轩轩生病的消息传到了老家,孩子爷爷连夜从河南老家赶到北京。爷爷给爸爸下了铁命令:“无论如何要去救活我孙儿,要是我孙子有什么事,我也没你这个儿子!”黄煜轩用尽全身力气呼喊着爷爷,爷爷却始终没有回头,因为那个告诉孙子“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铁汉子,在那一刻泪如雨下。

为了给孙儿治病,不会承包工程的爷爷回到了老家给包工头卖苦力。年已七旬,抡着铁锨埋头工作在满目的砂石料中,和各种机械,压路机,铲车,挖掘机相伴,为了200块钱,他要挥汗如雨忙碌一天,手上遍满血泡。黄朝说:“以前我为国家修路,现在我为孙子的重生修路。”

这个倔强的老人,不断咬着牙忍受疼痛,只为帮孙子多攒出一些活下去的希望。老人家说“只要没有累死就不能停下来”。目前加上外购药和外检等已经花费20多万,后续还要进行三到四次化疗和移植手术,预计治疗费用近百万。

懂事的轩轩每次和爷爷开视频他就会缠着爷爷问:“修一条路要多久?”连续好几次,爷爷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问他为什么总问这个问题,轩轩眨巴着眼睛看着爷爷天真的说:“爷爷我想问修一条从天堂回家路要多久,我要是死了,好回来看你们。 ”

“轩轩,天堂到人间的路要修94年,你要活到100岁才可以。”黄朝对轩轩说。这个家庭本就一贫如洗,生活在摇摇欲坠的土房子里,轩轩的爸爸和伯伯出生寒门,在爷爷和乡亲的帮扶下走出大山成为了栋梁之才,但他们没有忘本,伯伯放弃繁华的大城市回到乡村支教,爸爸也把自己在外做通讯科技赚的钱无偿的捐助给家乡,帮扶山村小学,在他们的努力下,山村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学习,这善良的一家人没曾想会被命运玩弄。为了给轩轩治病,他们花费了20多万,这些钱都是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以及亲朋好友拼凑下借出来的。

希望大家可以用自己的一份爱点亮轩轩前行的生命之路,让他长大后如愿以偿的成为军人,像他父辈和爷爷那样,回报这个温暖的社会。点击腾讯乐捐捐款超链接折翼小白飞翔计划,帮助这个奋斗了一辈子的老人救孙子。张群摄影编辑,西楚朗雨工作室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