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丨潘金莲遇上了西门庆:新媒体大V刷量之争的本质

真实的创作永远都是一个高成本的产业。它需要知识的积累和智慧的输出。但是网红不需要。他们销售的,是最廉价的内容产品:抄袭、洗稿、整合、搔首弄姿。

文/连清川,资深媒体人

有一段时间里,我有幸密集地拜访了一批新媒体公司。有做微信公号的,有做微博的,也有做抖音快手的。

他们无一例外在城市的CBD地段的高级写字楼里拥有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多数的员工都年轻得一塌糊涂,脸上基本上都闪烁着胶原蛋白的光芒。他们的CEO、COO或者CFO总是一脸傲娇地告诉我:你看,这是我们新进的网红,00年的。

我说的可不是什么三四五六线城市,都是广州、深圳、成都、南京这类的准一线城市。

对于我这样的媒体老鸟来说,这种情形,让我立即完全陷入了羡慕嫉妒恨和深刻的反省自责中。我们这些人忙了一辈子到底在忙什么?当我们像鬼子进村一样悄悄地躲避上峰和打手做暗访、殚精竭虑地琢磨评论里的一个措辞、含着悲愤必死之心去曝露一个无良公司的祸国殃民之举的时候,他们在窗明几净的CBD办公室里轻歌曼舞,就赚足了我们这辈子难以想象的财富?

为什么?怎么了?怎么办?

当e飞暖宫宝和蜂群的刷屏(点这里吃瓜)刷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只是非常不在意的刷了一眼就掠过去了,因为在这个行业里,此类的争端实在是老生常谈;然后当编辑把这个题目布置给我的时候我又有点作难:当一个行业的胡作非为已然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的时候,你到底从何谈起?

图注:蜂群传媒旗下网红为一个很可能是骗子的广告主(e飞暖宫宝)做了虚假宣传,蜂群传媒疑似给广告主提供了虚假的流量(只见流量涨,没有卖出货),引发广告主反撕。e飞暖宫宝和蜂群传媒之间的关系,被网民形容为“骗子遇到了骗子”。

我想起一个月前我在上海外国语大学给19级刚入学的学生做的一个讲座。

我告诉了他们一些自媒体的真相:比如咪-蒙、今夜90后是如何炮制新闻或者扭曲新闻,比如那些做美妆自媒体的博主们其实很可能是抠脚大汉,比如乔碧罗殿下其实就是一个肥胖的大妈,比如在淘宝上粉丝和阅读数都是可以公开购买的,等等。

主办讲座的老师课后愁眉苦脸地跟我说:连老师,我估计你这个讲座完了之后,报新闻学的同学大概会减少一大半。

我真的很抱歉。这大概是我的职业病又犯了:对于一个新闻从业者来说,真相,惟有真相。其实主办老师心里一定是同意我的:在新媒体时代里,当所谓的后真相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已经面临的真相的危局。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在e飞暖宫宝的案例之中,那个名叫张雨晗的网红,除了可能有姨妈痛的个体真实体验之外,没有关于女性经期、痛经原理、医疗健康的任何研究和知识。她嘚啵嘚啵几十分钟关于产品的所有知识,可能就是客户提供给她的几张宣传资料。

这只是她的一个赚钱单子。

但是e飞暖宫宝难道不知道张雨晗没有任何关于女性经期的任何知识吗?那么e飞暖宫宝通过“创业途中的奇闻趣事”这样一个马甲对张雨晗和蜂群传媒所做的血泪控诉所为何来?

这本来是一个共谋:蜂群传媒和张雨晗的目的,是收客户的智商税,割客户的韭菜;而e飞暖宫宝想要通过蜂群和张雨晗来割用户的韭菜。

撕逼的原因是:骗子碰上了骗子。这里没有韭菜。

但是在新媒体的江湖中,本来是有韭菜的。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那些坐落在各个城市CBD的美妙的办公楼中的新媒体公司,并不是新媒体这个大染缸中最肮脏的群体。他们运营着真实的新媒体,收获着真实的粉丝,释放出真实的流量。

但是核心的问题是:他们并没有提供出真实的服务,创作出真实的内容。

内容是这个新媒体时代最充裕,但是同时又是最匮乏的产品。

我的许多朋友们,还在苦心孤诣地创作着真实的内容:大象公会,Sir电影,兽楼处。但是天可怜见,他们的成本太高,速度太慢,用心太多,增长太慢。因为真实的内容需要大量的研究、调查、资料、写作。

真实的创作永远都是一个高成本的产业。它需要知识的积累和智慧的输出。但是网红不需要。他们销售的,是最廉价的内容产品:抄袭、洗稿、整合、搔首弄姿。

网红产业的兴起的本质是内容质量的下沉,而内容质量的下沉的核心是平台的沉沦,而平台沉沦的核心是监管的缺失,而监管的确实的核心是快速增长的痴妄。

这是一个生态链。这个生态链生成了大批量的韭菜。内容在缺乏监管和行业标准的前提下,爆发式的无序增长;缺乏必要的阅读训练的用户如饥似渴地消费粗制滥造的内容;商家在收割韭菜的焦虑中盲目狂乱地投放。

好一场狂欢的盛宴。只不过端到桌子上的,全都是有毒的鸡汤和无耻的垃圾。

就在今天,我正好和朋友讨论了所谓“私域流量”的爆红。在新媒体的时代中,我们听到过和创造过了无数目眩神迷的新名词。

私域流量早就在线下存在过了。它有一个比较正规的名字叫直销,还有一个人人喊打的名字叫传销。

私域流量的本质,无非就是利用人际之间的熟人或亲属关系,进行产品的销售,或者广告的传播。当中国转型进入现代化之后,也正在逐渐地转型成为陌生人社会。

陌生人社会是现代的重要性标志之一。因为人际关系从此打破了血缘组织和地域组织的关系,而依靠生产分工、地域分工、知识分工等现代化的生产模式,重新组织社会关系。 陌生人社会建立起信任的成本非常高,但信任的价值也就更高。直销产业原本的模式,是通过产品切除中间环节,以信任关系为生意纽带,通过低成本的营销,将产品以熟人传播的方式,直接进行社群式的销售。

它当然有个前提:种子用户建立起对产品的信任。

但是私域流量的根本观念首先在于破除这个前提,它把直销的核心,也就是低成本销售高质量产品这个基础拿掉了。它要的只是销售。于是所有的熟人都成了韭菜。低价高质产品不重要,重要的是获得销售利润。

所以在中国所发生的私域流量骚操作注定是要崩盘的。 网红这个生意的本质和私域流量的骚操作如出一辙。它的核心是通过网红们不管是搔首弄姿也好,插科打诨也好,美颜整容也好,聚集一大批的韭菜,对网红产生盲目的信任感,然后把低价劣质的东西通过网红输送给用户,从而产生高额的利润。

有几个网红是通过销售优质、品牌、创新的产品而赚得盆满钵满的?真正用心创新的产品,基本上都是高投入的,他们在研发、制造、流通上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于是在营销上,他们往往已经力不从心。

潘金莲遇上了西门庆。这是e飞暖宫宝和蜂群传媒之间争端的本质。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的用户甘当韭菜?正好今天蹭流量的还有一篇稿子,不过是一周前发的:《交了3800学抖音运营被疯狂嘲讽:你是个合格的韭菜》。一位充满了热情的新媒体运营爱好者想学习成为抖音网红的技巧,于是找上了一家骗子公司,交了3800,结果别人告诉他,你就是个韭菜。截图如下。

新媒体已经成为了韭菜集中营。用户想通过新媒体,多快好省地获得资讯和娱乐;创作者想通过新媒体,多快好省地赚钱;平台想通过新媒体,多快好省地发展;商家想通过新媒体,多快好省地销售。没有人想真实地通过新媒体,扎实而稳健地获取增长:知识和学习的增长,运营和经营的增长,资本和流量的增长,销售和品牌的增长。

刷量的需求是真实的:因为老板想要不切实际地获取高额的销售,于是工作人员只能不切实际地要求数据,于是新媒体只能不切实际地提供流量,而平台只能不切实际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场共谋真的好漂亮的。流量增长了,数据增长了,销售增长了,GDP增长了。但是所有的一切伊于胡底,都是海市蜃楼。

在经济发展放缓的今天,这样的大戏还在一幕幕上演,真的有点像史景迁写张岱的《前朝梦忆》:当一切尘埃落定,回忆的痛楚会格外地刺痛。

网红和新媒体的泡沫总归是要破灭的,而内容产业最终也会回归到理性而真实的创作之中来。人的一辈子都太短,眼前的一切都容易被当成趋势来看待。当网红、流量和新媒体的现状被当成真实来对待的时候,人们都容易遮蔽掉在历史的审判面前,一切都终将清算与惩罚。

只是这整整一代的韭菜,他们在毒鸡汤和垃圾的饲养之中成长,他们如何能够成为这个社会的中坚与建设者,他们又将如何悔恨在此间虚度的光阴?

没有人会对他们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