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成就了知识搬运工罗振宇80亿的估值?

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中,罗振宇无疑是个相当出色的商人。

10月15日北京证监局传出罗辑思维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估值高达80亿,作为第一大股东,罗振宇的身价也达到了24.28亿。

一片估值质疑声背后,其实更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是谁成就了罗辑思维80亿的估值呢?

在版权保护脆弱、网络搜索便捷、书籍廉价(相对海外而言)的背景下,罗振宇却在知识付费领域夺路而出,成长速度之快、变现效率之高羡煞众人。

相比于《百家讲坛》易中天、袁腾飞、纪连海等人评书式讲座聚拢粉丝,罗振宇选择的是以拆书—讲书来收割流量。

拆书、讲书,都是知识付费领域非常普遍的形式。简言之,拆书选择性攫取了一本书的精华,化繁为简;而讲书则把拆解的多本书中的观点,融入自己的理解、思考,自执一词。

在《罗辑思维》的招聘岗位中,常年就挂着“知识撰稿人”职位,该职位的工作内容和要求有这样的描述:

《罗辑思维》的节目,就是在这些撰稿人的策划下,从一系列书籍中发掘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再经由罗振宇这个讲书人串联起来的。所以,罗振宇也荣膺部分批评者颁予的“知识搬运工”的称号。

在很多网络兼职中,单篇拆书稿就开出来万元的稿费,更有很多公司以拆书、讲书作为主营业务,庞大的市场和利润由此可见一斑。

《罗辑思维》所以能脱颖而出,是因为它既聚合了以罗振宇、薛兆丰为代表的优秀说书人,又形成了规模化、标准化的知识生产模式,可以持续维系用户关注。

无暇读书,而代之以拆书、讲书,罗辑思维在恰当的时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罗振宇在《罗辑思维》的开场白中有一句口头禅,“有种、有趣、有料,这就是我的罗辑思维。”但是,没有宣称“有用”。说得很明白,这节目听听得了,千万别当真。

但即便如此,它在缓解现代人的求知焦虑方面,不得不说解决了市场刚需。阿里巴巴发布的《2018年中国人读书报告》显示,中国人一年的人均纸质书阅读量只有不到 5 本,电子书不到 4 本,全国每天坚持阅读一小时的人仅占12.3%。而同年《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中国人人均每天玩手机时间高达5小时。

*《2018年中国人读书报告》

中国人阅读量的匮乏,并不仅仅体现在普通人身上,即便是本科学历以上的知识分子也不能幸免。《河北卫视》有个《中华好诗词》栏目,邀集了众多985高校学子进行诗词比拼。稍不留神便会觉得这些人学富五车,对中国古代诗词烂熟于胸、信手拈来,但节目中的选手自曝为做节目而临阵磨枪、熬夜强记。

这个事例部分说明,应试教育环境下的中国人自主阅读意愿是不太高的,而在这种名利场上角逐时的热情反而相当大,追求立竿见影成为一种常态。为应试而应付,这种从考场到职场的一脉相承,敦促着知识有限的中国人以超常的速度攫取知识来武装自己,以速成见长的知识付费就迎来了春天。

于是我们在《得到》app排行榜上发现,排名第二的居然是8节课的《如何成为有效学习的高手》,购买用户是28万475人,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气息扑面而来。

透过这种背景、模式和数据,我们可以看到,知识付费卖的是一种求知安慰,是片面、重组的知识点,如果不能独立思考钻研,对于实际上的认知没有多大帮助。

更神奇的是,这是一个求知慵懒和知识炫耀并行不悖的时代。求知有多么不屑、慵懒,炫耀就有多么高调、积极。我们看到知识付费和内容社区几乎是共荣共生,一边是罗辑思维、知识星球这类付费平台的崛起,一边是知乎、果壳这类问答社区的活跃,二者成为互补、互存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因此,我们可以下结论:浮躁时代下的知识枯竭和求知焦虑,通过知识拆解、重组得到缓解,是罗辑思维快速成长的市场基础;市场同类竞争对手问答社区的活跃,正向催生了知识付费的市场发育,罗辑思维受益其中。

罗辑思维上市在即,但艾瑞数据监测却显示,得到app的活跃用户正在断崖式下跌,从年初的432万跌到8月份的170万。罗辑思维能风光到几时,依然是个问号。

面对知识付费的虚火过盛,中信出版社社长王斌曾在采访中表示,知识付费的泡沫是要破灭的,至于破灭的时间,要看受众,大家觉醒的快,可能几年就没了,如果觉醒的慢,可能还有的混。

这或许就是罗辑思维的归宿。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