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蒸发343亿,一直美好着的白酒板块隐忧来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以来,白酒股涨幅巨大,酒鬼酒(SZ000799)当属其中翘楚,涨幅位居前列,从年初至今涨幅达137%。不过,在10月17日晚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中,酒鬼酒却交出了单季度归母净利下滑39.5%的糟糕答卷。

财报显示,酒鬼酒前三季度营收为9.68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7.34%;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增长14.27%。其中,第三季度净利为2818万元,同比下跌39.50%,大幅度不及市场预期。

受此影响,酒鬼酒在今日开盘跌停,此后有所回升,截至今日收盘,酒鬼酒股价下跌达7.37%。白酒板块整体也表现不佳,总体市值蒸发约343亿元。

白酒板块的下跌

在白酒分析师蔡学飞看来,酒鬼酒作为区域酒企的代表,其三季报的不景气,反映出酒鬼酒这类体量偏小的区域品牌,在一线名酒渠道下沉的趋势下,既要完成自身的产品结构和品牌升级,又要加速全国性市场扩张,其经营能力必然会面临巨大考验。

对于三季度业绩下降原因,酒鬼酒方面则解释称,主要是本季销售费用对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费用快速增长的原因,主要是公司根据战略的需要增加了市场投入。至于业绩增速的放缓,则是公司考虑维护市场,对部分产品线进行优化,对部分产品进行停货控货所致。

但这一说法投资者们显然并不买账。今日,酒鬼酒以跌停价开盘,但随后震荡拉升,截至上午收盘,酒鬼酒下跌7.37%,报34.95元,换手率达12.47%,相比此前显著上升。

一位白酒投资者今日午后对时代财经表示,经历了上半年的增长后,酒鬼酒第三季度卖不动了,之前又在经销商手中压了货,所以只能“停货控货”。“酒在渠道商手中,还是消费者喝了,这一点并不好跟踪和判断。新增的3000万费就是用来投放广告刺激销售的,虽然会降低公司单季度利润,但为了保证销量也没有办法。”

这已非近期白酒个股的首次大跌。10月15日,贵州茅台(SH600519)三季报发布前,茅台上涨2.63%,股价创下1215.68元的历史最高价。不过,当晚公布财报后,茅台三季报增速低于平均值,并未显著超预期,次日公司股价下跌3.39%,带动了整个白酒板块大跌。

不过,同样都是业绩不及预期,企业和投资者之间承受大风大浪的能力却有着显著的区别。

“贵州茅台是白酒板块中的老牌贵族,流通盘大,而且即使业绩放缓,其机构投资者经验丰富,自然有能力规避风险。酒鬼酒则并非名门望族,流通盘也小,承受风险能力会差一些。而且这两家酒企的市场体量、业务抗风险能力也不在同一个量级”,上述投资者评价道。

与此同时,除贵州茅台和酒鬼酒之外,已经披露三季预告的青青稞酒业绩也不算理想。10月14日,青青稞酒公布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报告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约为2604至347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0%至70%。

消费税新政引发的猜想

除却直接的业绩情况带来的股市“变脸”,业界也有观点猜测,近期白酒板块的回落或许与近期消费税新政的落地有关。这一新政一旦落地,白酒企业赋税或增加,而产品以中低端白酒为主的酒鬼酒更将面临新的挑战。

日前,国务院印发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下称《方案》),提出消费税征收将从生产环节后移至批发零售环节。

《方案》中提到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的改革将先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再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具备条件的品目实施改革试点。白酒属于消费税征收科目,目前《方案》未正式提及,但市场普遍关注度较高。

中金公司预计,新政落地后,酒类企业税负有可能增加,经营情况会受到影响,而相比啤酒和其他酒类,白酒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在白酒企业中,大企业受到的影响则显著小于中小企业,税收不规范的企业竞争力将下降。

根据中金公司的数据,如果增加12%的消费税,白酒行业的消费税或将增加322亿至515亿元。具体到产品售价,高端、次高端白酒企业的影响小于200元以下大众价位白酒。同时,经销商批发环节将承担流通环节此项新增税负的20%至30%,规模超过100亿。

广东省酒类行业协会会长彭洪认为,白酒在批发零售环节征收消费税,如果征收从量税,对经营包括酒鬼酒、牛栏山等中低端白酒的经销商影响非常大,经销商在征收从量税后面临成本压力,只能加价销售,但这又可能让厂家丢失市场份额。而对于茅台、五粮液等销售高端酒的酒商,由于其品牌拥有很强的议价能力,影响不会太大。

行业人士普遍认为政策的影响将是两极化的。

按照某券商分析师的说法,一般而言,对于消费品税率调整,预计有两种结果。她对时代财经分析表示,第一种情况是厂家下调出厂价,从而给经销商多交税进行平衡,零售价格不变或变化较小,消费者易于接受,厂家产品销售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第二种情况则是,如果酒企拥有较强话语权,厂家出厂价格不变,经销商为了保证利润上调零售价,终端用户能否接受价格上涨,取决于酒的价格弹性。短期会造成市场情绪波动,长期来看品牌溢价能力强的酒企或将受益,但对企业的渠道把控能力也会有较大考验。

在批发和零售环节征收白酒销售税也存在一定的难度。

有广州的白酒经销商此前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不同于烟草专卖制度相比,白酒流通相对更为开放,酒类销售经营主体更多元化,渠道也颇为繁杂,中小企业甚至夫妻店众多,这些都决定了在批发和零售环节征收消费税相比在生产企业征收,难度会更大。

近几年来,白酒行业逐步迎来复苏,但也呈现出越来越强的马太效应。而一旦近期各酒企业绩增长下滑或不及预计,以及随着《方案》的出台,白酒行业仍可能出现不小的利益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