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宠臣田文镜,死后陪葬泰陵,乾隆:“拉倒吧”

雍正有一位宠臣,名字叫做田文镜。这位田文镜田大人不简单,是雍正当时最宠爱的四位宠臣之一,其他三位分别是李卫、年羹尧、隆科多。

宠臣田文镜

田文镜比雍正年龄大很多,整整十八岁。田文镜的仕途,前期波澜不惊,不温不火,从入仕到61岁都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是到了62岁,他的仕途出现了巨大改变。

田文镜过了甲子之年,或许是冲破了什么桎梏,他走进了雍正的眼中。田文镜给雍正的感觉是正直、清廉、忠诚、敢于叫板、执行力强。

田文镜对于雍正的支持很大,在雍正最难的那几年里,田文镜一直都充当他的前锋部队,不论是什么事情,他都冲在前头,在雍正时期,田文镜和李卫是雍正的左右手,无论是摊丁入亩、火耗归公、官绅一体纳粮当差,这二人都是跟着雍正死磕文武百官,没有一点动摇,最终收效颇丰。

雍正喜欢田文镜这样的人,他喜欢田文镜的敢打敢拼,喜欢田文镜的正直勇敢,喜欢田文镜的一板一眼。总之,田文镜的一切,雍正都喜欢。

惺惺相惜

雍正为什么喜欢田文镜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雍正在成为皇帝之前,经历了九子夺嫡的惨烈,雍正正是依靠着不结党营私、死心塌地跟着康熙、为康熙办事尽心尽力,这才得到了康熙的认可,最终顺利登基成为皇帝。

雍正在夺位之时,为了执行康熙的命令,得罪了几乎除了老十三外所有的文武百官,他在争夺皇位的时候很孤独,还是康熙的那句“想做皇帝,就要学会做孤家寡人”鼓励了他,但是那种难熬的时候,真的让雍正都曾经想要放弃。

毕竟,雍正的孤立和无助,与当时呼风唤雨,朋党众多的老八一党比起来,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落寞。长期的压抑让雍正很不舒服,但是雍正还是尽心竭力的为康熙办事,因为他在赌,把宝全押在了康熙身上。

好在最后雍正赌赢了,他侥幸获得了皇位,这才保住了性命,否则下场不堪设想。登基后的雍正,依然面临着老八一党的时刻阻挠,雍正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田文镜的出现,让雍正似乎看到了早年的自己,因为田文镜对于他的命令执行起来近乎苛刻,即便是王爷他也不给面子,更不用说八旗的那些“老爷”了,整个八旗子弟,田文镜都是按照规矩执行,没给任何一个人一点面子,在田文镜眼里,只有大清的律法和雍正的口谕,其他的一切都免谈。

田文镜之所以这么“硬”,一个是他自身性格决定,另一个是他感谢雍正的知遇之恩,毕竟在61岁之前,他田文镜一直默默无闻,是雍正皇帝对他的提携,才让他有机会走上大清朝的历史台面上来。

雍正看着田文镜,觉得田文镜和自己当年很像,为了主子卖命,得罪光了满朝文武,做事情一板一眼,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当然了,弹劾田文镜的奏章没有一天间断过,但是雍正从来都不看,他知道奏章里写什么,就像是当年弹劾他的奏章内容一样。

雍正对田文镜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他知道孤独的滋味,所以雍正给了田文镜更多的包容和保护,甚至许诺,让田文镜死后的坟墓建在自己的泰陵旁边,陪伴雍正。

乾隆拆除田文镜墓

雍正死后,乾隆即位。乾隆与雍正截然不同,身为皇二代、又是富二代的乾隆,接替的江山康熙已经帮他打好,雍正已经帮他治理好,乾隆所需要的就剩下四平八稳的接管江山,只要不犯错,不过分昏庸,便能白捡一个“盛世明君”的称号。

乾隆其实不喜欢雍正,打小就不太喜欢。但是作为儿子,他去泰陵尽孝却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哪怕做给别人看也要做。

乾隆去泰陵祭拜,心里不是很舒服,因为田文镜的墓就在泰陵旁边不远,难道他乾隆祭拜泰陵的时候,还要让这个田文镜墓占了便宜吗?于是乾隆心生不悦,准备拆除了田文镜墓。

有一年乾隆来到泰陵,发现田文镜墓占了御道三尺,于是问道这是谁的墓,为何占御道?御林军回道:“田文镜墓,是否拆除?”乾隆大有深意的说道:“拉倒吧。”御林军一听此言,将田文镜墓给推平了,只留下了雍正亲自提过字的碑。

乾隆一看,质问御林军:“我说拉倒吧,不动了,你们咋给推了呢?”御林军沉默不语。此事也就此不了了之,其中利害关系,不言而喻。

乾隆拆田文镜墓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田文镜墓在泰陵旁,乾隆觉得不妥,他祭拜时不舒服,而且他觉得田文镜不配。一个是乾隆接了雍正的班后,对雍正的一些事情表示了不妥,例如年羹尧的罪,乾隆就改轻了;例如被雍正发配充军九年的谢济世也被补授了江南道御史;这田文镜墓被推平,应该也是以此来表达和雍正的意见有所不同,震慑前朝老臣。

文/野史日记 欢迎大家关注我了解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