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神城自曝:虚增利润预亏16亿 将成首例A+B面退股?

近期股价低于1元的*ST神城(000018.SZ)正走在退市边缘。

事实上,由于*ST神城同时在A股和B股上市,或将成为首家A+B股面值退市公司。

《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ST神城,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关于退市的情况要看深交所的通知,当然根据规定,在深交所既发行A股股票又发行 B 股股票的上市公司,如果连续20个交易日的 A 股、B 股每日股票收盘价同时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可能会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该工作人员同时还多次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ST神城近日收到深交所问询函,涉及半年报信披是否存在错误等问题。10月16日,*ST神城发公告表示,由于《问询函》中部分问题的回复需进一步论证和完善,为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公司将延期至10月24日前回复《问询函》。

首例A+B面退股要来?

上海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通常来讲,相关公司只有A股和B股同时满足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才会触及面值退市,因此这类公司面值退市难度显然要比仅发行A股的公司要大一些。

截至10月17日收盘,*ST神城股价为0.89元每股,对应的总市值为15.96亿元。

10月16日晚间,公司披露《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称,因为*ST神城的股价已连续10个交易日(2019年9月26日-2019年10月16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若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A股、B股每日股票收盘价同时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公司股票存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交易的风险。

事实上,这并不是*ST神城首次面临股票价格持续走低的风险。今年9月,*ST神城的股价连续14个交易日(2019年9月3日-23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直到9月24日,公司当日的收盘价达到1.04元每股,才让公司暂时摆脱“面值退市”的危机。

此后不久,9月25日,*ST神城的股价又开始下跌,9月26日,其收盘价格再度低于1元,截至10月17日,连续11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

记者发现,与股价同样惨淡不堪的,还有*ST神城的经营业绩。

10月15日,*ST神城发布了2019年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前三季度,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4亿元至1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593.94%至6378.79%,上年同期为盈利2548.26 万元。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ST神城表示,2018 年,因银行等金融机构抽贷等原因,持续造成公司资金流动性困难、大量债务逾期、资产被冻结、较多项目无法正常开展或停工。

报告期内, 因上述情况未能改善,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减少、毛利率下滑;报告期内,由于债务违约,公司发生的诉讼、仲裁事项导致财务成本大幅增加;报告期内,受公司资金流短缺影响,公司个别海外项目停工,项目保函被索赔;报告期内,由于较多项目无法正常开展或停工,导致前期确认的应收账款回款进度滞后,对应计提坏账准备大幅增加。

自曝家丑

10月10日,*ST神城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半年报问询函,深交所主要提出6大问题,包括要求公司说明报告期内已完工未结算资产增长较快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分析报告期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的合理性、分析预付账款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核实半年报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错误等等,要求公司在10月17日前完成《问询函》有关书面说明。

但*ST神城表示,由于《问询函》中部分问题的回复需进一步论证和完善,为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神州长城将延期至10月24日前回复《问询函》。

虽然问询函中的问题还没回复,但此后*ST神城自曝多项违规操作的举动在市场炸开了锅。

10月15日晚,*ST神城称,经自查发现,公司在经营管理中存在违规对外提供财务资助、违规对控股子公司融资提供担保、利用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虚增利润的情形。

公告表示,2017年12月,公司全资子公司神州国际向武汉久泰提供2亿元借款。该借款事宜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批准;且该事项发生期间,上市公司存在使用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形,属于违规对外提供财务资助。

此外,*ST神城还发生违规担保。2017年5月,*ST神城与扶沟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签订《扶沟高铁片区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合同》。2018年4月,中原信托与*ST神城(扶沟)高铁片区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信托贷款合同》等相关协议,与项目公司及*ST神城签署了《差额补足协议》。

协议各方约定,信托的发起人和委托人郑州银行,向中原信托交付信托资金5.2亿元,设立了“中原信托·扶沟高铁片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信托资金由郑州银行指定用于向项目公司发放信托贷款,贷款规模5.2亿元。项目公司以扶沟高铁片区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项下,对扶沟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享有的本金额为11.57亿元的应收账款提供质押担保,由上市公司提供差额补足担保。

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述事件中,公司承担的差额补足义务实质上属于担保责任,*ST神城并未将该事项经过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批准,也属于违规操作。

公告称,项目实施过程中,受政策调整及其他客观因素影响,该PPP项目已经终止,项目合同也已解除。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上述违规操作并没能带来实际效益,更是得不偿失。”一位股民在股吧感叹。

同时,*ST神城还透露曾利用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虚增利润。2017年12月,*ST神城和深圳前海石泓商业保理签订了《无追索权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约定公司将2.32亿元的应收账款折扣转让给石泓保理,折扣率为86.76%,融资总额为2.013亿元。

事实上,该业务并不是真实的保理业务。公司称,石泓保理的资金实质大部分由公司提供,实质亦未向业主方寄送债权转让通知书,业主方亦未将工程款付给石泓保理。

上市公司财务人员在收到石泓保理款项时,终止确认了2.32亿元的应收账款,从而达到少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目的。通过此举,上市公司虚增了当期净利润3573.76万元。

*ST神城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当期净利润为3.8亿元,同比下降19.75%。公司前述虚增的净利润占比约9.40%。

王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ST神城与多家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并没有真实业务基础,资金也存在被挪用风险,这显示,*ST神城资金管控有关的内部控制早就存在严重缺陷。

据记者了解,目前公司净资产已成负值。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神州长城的总资产约为79.7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11.84亿元,负债合计约为91.26亿元。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