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是无奈反击,还是蓄谋已久的夺嫡行为

唐太宗李世民,缔造了一个伟大的盛世唐朝,世人对他的评价,也多是“雄才大略”、“英明神武”之类的赞誉之词。诚然,以李世民的功绩来看,他的确是中国古代最优秀的几位君王之一,但玄武门那段扑朔迷离的历史,始终让李世民承受着一份品性上的质疑。

在大部分史籍当中,记载的都是李建成与李元吉咄咄逼人,欲致李世民于死地,李世民始终不愿与兄弟反目,只是最后在众多大臣的劝说下,不得已反击,发动玄武门之变,从而取得继承权。那么,李世民究竟是被兄弟逼得退无可退,绝地反击,还是蓄谋已久的夺嫡之争呢?

李世民(剧照)

我们先回顾下的事情的经过:

武德九年,唐朝的都城长安,暗流涌动,整个朝堂都笼罩在异常紧张的气氛之下。六月初一,两个道士打扮的男子悄悄潜入了李世民的王府。此二人,便是被誉为李世民左膀右臂的房玄龄与杜如晦,他们二人早在五年前便被李建成找借口贬出长安,此番是偷偷回来的。

二人冒着生命危险,偷回到长安,是因为李世民有大事和他们商议。

原来,先前太子李建成请李世民吃饭,但是赴宴回来之后,李世民便开始心痛、吐血,疑似中毒;并且李建成与李元吉不断向唐高祖李渊诬陷李世民,同时,他们三番四次的用钱财收买李世民的亲信尉迟敬德、段志玄等人。

最令人无奈的是,因为突厥进犯边境,李元吉请求出战,却趁机调走了尉迟敬德、程知节、秦琼这些大将,据可靠消息传来,李建成还准备在为李元吉践行的时候,刺杀李世民。此刻图穷匕见,千钧一发,李世民经过众人劝说,准备先下手为强,因此他召集了一干心腹商量计策。

六月初三,李世民上奏告发李建成、李元吉淫乱后宫并欲图杀死他的事情,李渊大吃一惊,下令追查此事。李建成李元吉听闻后欲进宫辩解,本来玄武门的禁卫军是李建成的势力,但却被李世民策反,于是,毫无准备的李建成二人在玄武门遭遇埋伏,被李世民和尉迟敬德射杀。

同年7月5日,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7月10日,参与政变的长孙无忌、杜如晦、尉迟恭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封赏;9月3日,唐高祖李渊将皇位禅让于李世民。

整个玄武之变,惊心动魄,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因为篇幅的原因,风月只能简略述说下事情的经过。在《新唐书》、《旧唐书》以及《资治通鉴》中,李世民的形象都是光辉伟大的,而李建成李元吉则成了一心想谋害李世民的小人,李世民发动政变纯属无奈。

但是在风月看来,这场政变,根本就是李世民蓄谋已久,最后找到机会从而主动出击的。

对于玄武门之变的前因后果,新、旧唐书等,都是依据唐朝的史籍资料编纂的,但由于唐太宗开先例干涉“起居注”,迫于皇帝的压力,导致这之后的历史,都有太多“隐恶扬善”的修饰成分,所以唐朝历史对于玄武门之变的记载,很难令人信服,我们只能通过一些其他的典籍相互印证,从而寻找这场政变的真相。

“仁爱宽容”的李世民

隋末天下大乱的时候,太原李氏的反叛,是李世民最先提议起兵(上之起兵晋阳,皆秦王世民之谋),这说明他的野心非常大,如此力排众议,并且在起兵的过程中身先士卒,李世民绝对不会是,为李渊和李建成做嫁衣的,事实上,李渊也曾答应事成之后立李世民为太子(若事成,则天下皆汝所致,当以汝为太子)。—《资治通鉴》

唐高祖李渊

李渊建立唐朝之后,李建成主持政务,李世民则主持军务,四处征战,在这个过程中,李世民刻意培植了许多亲信和死士,文人如“十八学士”、武将如尉迟恭、秦琼、程知节等人。能够第一时间掌握李建成的举动,并且顷刻之间策反属于东宫的势力,事后又能迅速掌握皇宫,平息政变带来的影响,这种实力,并非短短数日能够积累出的,一定是经年累月的经营。

李世民在登基之后,并没有放过李建成、李元吉的家人,还将弟弟的妃子占为己有,这种行为,完全看不出李世民温良恭让的性格,如果唐朝在李世民手中灭亡,那他则与隋炀帝杨广无异,但唐朝最终走向辉煌,而李世民则成为明君英主,所以说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平静禅位”的李渊

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这三位都是跟着李渊东征西讨打天下的儿子,感情非常深,李渊称帝后,对于他们也尽量做到一视同仁。但是两个儿子不明不白地被杀死,其中李元吉还是被尉迟敬德这个外人射杀的,无论对错,李渊的态度应该是勃然大怒。

然而,政变之后,李渊却给参与政变、谋害他两个儿子的尉迟敬德等人升官加爵,这种行为,潜在的意思,几乎就是在说杀得好。可即便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犯错之后也不容许外人教训,何况是一个太子、一个王爷,唯一的解释,就是李渊受到了胁迫。

尉迟恭(剧照)

这个猜测,在李渊册封李世民的诏书中也可以得到印证,《立秦王为太子诏》中说道:

秦王世民,器质冲远……征讨不庭,嘉谋特举,长算必克……可立为皇太子。

一个父亲,对儿子通篇都是近乎谄媚的夸赞,并且刻意绕过了李建成,在后续的《令皇太子断绝机务诏》中,也是这个基调。若是李渊真的承认李建成的不肖和恶行,在诏书上应该有所体现,但结果并没有。显然,这是因为这份诏书是他人按照李世民的心意写的,如果刻意抹黑李建成,难以服众,于是他们干脆绕过李建成,来强调李世民的功绩,增强其继位的合理性。

“处心积虑”的李建成

在后世流传的故事中,我们似乎只看到李世民身先士卒的勇敢,而太子李建成坐享其成不说,还三番四次抹黑李世民,李世民无怨无悔,一心如故。不过,这种几乎接近圣人的形象,只会在小说演义中出现,正史几乎不见。

李世民如此尽心尽力,只能是两个原因,一是李建成对他关怀备至,二人兄弟情深,李世民甘心为他打天下;二是李世民坚信唐朝的江山属于自己。事实上,兄弟二人关系并不融洽,所以,李世民应该是为了第二点:他相信自己能够夺嫡成功,为了这个信念,他一直在努力。

玄武门之变(剧照)

太子李建成也是非常有才能的,只是他的功绩多在于政务,不在于征战沙场,古代从来是上阵杀敌的将军话题更多,所以李世民功绩更容易被世人所知。但李建成也曾有平定刘黑闼之功,并非是无能之辈。

至于李建成处心积虑的要害李世民更是破绽百出。李建成本就是太子,李渊为了政局稳定,并没有换太子的打算,反而刻意打压李世民,只要李建成不犯大错,顺利登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他又何必不断去谋害李世民,让自己留下把柄错误呢?按逻辑也应该是李世民想方设法的陷害太子才对,就如杨广陷害杨勇一般。

《旧唐书》:“建成与元吉谋行鸩毒,引太宗入宫夜宴。”这便是上文说的李世民赴宴之后心痛吐血之事,鸩毒的毒性非常大,有“未入肠胃,已绝咽喉”的记载,政变权谋并非儿戏,若李建成真的有机会下毒,怎会出现药效不够的奇葩情节?

结语:

综上所述,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实是蓄谋已久的夺嫡行为,只是因为唐太宗李世民对史书的强行干扰,使得这场不光彩的政变被修饰了一番,而唐朝又极其繁盛,近三百的国祚,整个唐朝没有哪位皇帝会揭露唐太宗的行为,时间一长,真相也就更加扑朔迷离。

大明宫

李世民“弑兄逼父”的行为,严重违背了儒家思想和道德伦理,同时,唐太宗的丰功伟绩和虚心纳谏的品格,是后世臣子希望自己辅佐的皇帝,也能做到的。因此,后世诸如欧阳修、司马光等人在修史书的时候,都会尽量的替李世民掩饰,将他塑造一个仁义宽容的君王,这样才更有利于当朝政局的稳定,也可以成为一个约束皇帝的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