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本玩家到欠款遭法院悬赏,睿康系夏建统“大厦将倾”

因“入主”莲花味精而一战成名的“资本玩家”夏建统,如今成了法院公开悬赏的对象。据北京市三中院10月17日通告,因在与众融财富的股权投资纠纷中承担连带责任,夏建统在替睿康投资背负1.4亿余元欠款后“失联”,法院遂悬赏30万元寻人。

从哈佛天才,到资本玩家,再到欠款“失联”,夏建统的光环正逐渐褪去,而其一手创建起来的“睿康系”也遭遇重重危机。其入股的3家上市公司中,天夏智慧身陷超6亿元违规担保,收监管警示函;远程电缆因违规担保,被实施“ST”;莲花健康也因债务问题,被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游走在退市边缘。

被传“失联”

10月17日,北京市三中院发布悬赏通告,天夏(中国)集团总裁夏建统在背负1.4亿余元案款后“失联”,若提供夏建统准确行踪并由法院成功拘留,奖励人民币30万元。

据法院介绍,此次悬赏源自众融财富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夏建统股权投资纠纷案。根据双方协议,众融财富公司履行出资义务,在收购条件成就后,睿康投资应进行股份回购。然而到期后,睿康投资公司迟迟不进行回购,作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夏建统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在回购无望的情况下,众融财富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8年2月29日,法院判决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向众融财富公司支付收购价款(含投资款本金1亿余元)及违约金等。二被告人未主动履行,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执行标的为1.4亿余元。

在过程中,法院扣划夏建统公积金14万余元,经查其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已裁定冻结夏建统及公司银行存款等。在发现夏建统“失联”后,法院曾对其采取限制出境等措施,但至今仍未找到其本人,遂贴出悬赏通告。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就在北京市三中院发布悬赏通告后,夏建统于10月18日发布微博称,“科技更发达与人类是否能更美好,很多时候并无关系,甚至背道而驰”,疑似对“失联”进行回应。

18日晚,夏建统再次在微博发声,“被朋友们的问候轰炸了一天,感觉这世间有的人事物真的有些荒谬。”他就相关案情说,“所谓1亿多的投资其中有一半是我们出资,投了一个不能提供我们正常经营业绩报表的公司逼我回购……他们说艰难的世道人心都会变坏,我想不是变坏,应该本来就没有真正善过,只是未被揭开伪装而已。”

据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夏建统并没有“失联”,人也在境内,其微博被他人冒充或控制的可能性也不大。

资本玩家

法院信息显示,夏建统1974年出生,是天夏(中国)集团创始人之一,现任天夏(中国)集团总裁,2009年入选首批国家“千人计划”,成为在信息工程领域创新创业的领军人物之一。

在坊间流传的一份简历中,夏建统被描述为5岁上小学,14岁上大学,19岁赴美国哈佛大学留学,25岁取得博士学位,著有《做一回哈佛情人》及《给后现代把脉》等作品。

而在资本市场层面,夏建统更为人熟知的身份则是“资本玩家”。

2014年10月,通过与天安科技、颢曦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与一致行动人协议,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取得莲花味精11.9%的股份,超过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成为新控股股东。睿康系掌舵人夏建统因此受到资本市场关注。

在“入主”莲花味精后,夏建统于2015年实现天夏科技借壳索芙特,并更名为“天夏智慧”。2016年10月,夏建统又通过大宗交易与股权转让方式控股远程电缆。在短短3年内将3家上市公司纳入睿康系麾下,夏建统的“资本玩家”称号也由此而来。

截至2018年底,根据相关上市公司年报,夏建统的身份除了XWHO设计集团中国机构及天夏科技集团创始人外,还主要担任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莲花健康董事长等。

构建蓝图

对于“资本玩家”这一称号,夏建统曾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资本运作归根到底是要回到实业,为做大做强实业服务。我推崇学以致用,将所学到的知识灵活运用到并购标的常态化管理中。我们设想打造一个‘1+2+N’的智慧产业系统,最终的目标是把世界上所拥有的资源更好地组织并提供给人类,使其能够更好地生活,并形成一个更好的系统。”

按照夏建统的设想,其智慧产业系统中的“1”是睿康集团的核心部分,天夏智慧主要做了其中关于信息资源流通的基础实施体系的建设;“2”是目前打造的两个平台,一个是流通体系,进行产业链的融合和整合;“N”是指这些平台要服务于实体产业,服务于吃、喝、玩、乐、生产、工作、旅游和教育等最基本的产业板块。

显然,莲花味精在这个“N”的规划里。尽管外界对夏建统褒贬不一,但在“入主”莲花味精之初,包括公司管理层、员工、资本市场及河南项城市政府在内,都对这位“哈佛史上最年轻设计博士”充满期待。

一位莲花健康员工曾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夏建统并不经常到公司,但偶尔接触下来,发现他人很聪慧,反应特别快。“你看他漫不经心的时候,实际上掌握了好多东西。”

2015年,“易主”后的莲花味精确定了智慧农业和大健康领域的转型战略规划,并于2016年1月将股票简称更名为“莲花健康”,进入战略实施期。然而,业绩最终打破了人们对夏建统的幻想。

2019年4月29日,连亏两年的莲花健康正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如今,随着最大债权人国厚资产向法院申请重整获得受理,莲花健康已进入重整程序,夏建统为莲花健康构建的智慧农业与健康食品蓝图也将搁浅。

睿康投资一位人士曾这样评价夏建统的蓝图,“从味精向健康食品产业转型,这肯定是一种趋势。只是说市场没有给够时间,政府没有给够时间,历史债务没有给够时间。”

大厦将倾

从哈佛天才,到资本玩家,再到欠款“失联”,究竟是市场没有给夏建统足够的时间,还是验证了其当初运作仅是资本游戏,尚无法得出定论。能够肯定的是,夏建统一手建立起来的睿康系“大厦”正在倾倒。

2019年10月17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监管局向天夏智慧出具的监管警示函显示,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天夏智慧5次为关联方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达6.58亿元,相关担保合同均由时任董事长夏建统签署,但均未经董事会审议,也未及时进行披露。

而自2018年6月以来,天夏智慧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陆续卷入与夏建统实控的关联方的6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涉诉金额合计不少于6.5亿元。天夏智慧对此也未及时信披。

作为睿康系的另一上市公司,远程电缆近年的发展同样是险象环生,除多次收到监管函外,公司银行账户也屡被冻结,公司一度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自2019年6月4日起,因违规担保问题,远程电缆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

“睿康系整体运营肯定有问题。”莲花健康一位管理层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莲花健康是利润问题,远程电缆被ST,天夏智慧年报问询函有30多项,这对上市公司来说是很罕见的。作为同一大股东旗下的公司,我们也很关注这些事。”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资本玩家,善于炒作,制造噱头”如今依然是资本市场对夏建统的普遍看法。对于睿康系的倾倒及夏建统欠款“失联”,沈萌认为是偶然中的必然,“经济形势的突然恶化导致夏建统资本运作的链条崩塌,使得上市公司衰落。”

新京报记者 郭铁 摄影 王思炀 图片来源 微博截图

编辑 李严 校对 范锦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