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明道一起消失的台湾偶像

《演员请就位》这节目可真了不得,仅仅第一期,就带出了最佳辩手郭敬明、一针见血陈凯歌的话题。

还有,“没戏可演”的明道。

确实,当看到曾经制霸台偶剧、初代古早霸总的他如今与小生同台竞争,又艰难地说出“这是我今年第一场戏”时,肉叔不免有些伤感。

但有一说一,回到这场戏本身,明道真的演得好吗?

表演是一门综合的整体性表现艺术,一旦有镜头出现,身体的每个部位甚至精确到头发丝,都应该进入沉浸的状态。

而明道演的打手阿灿,在决定为了家族牺牲父亲时,面部表情是到位的。

下半张脸紧绷,眼睛里却全是收不住的深情、歉意、坚定……一滴自然掉落的眼泪是点睛之笔,把情绪全带出来了。

但切到全景呢?

整副身体都非常松弛,先不说拿枪的姿势,枪口对准了哪都不知道。

站在他旁边的仿佛不是人质,而是一起杀人越货的homie。

明道在“演”。

他太注重于面部表情的呈现效果,以至于身体没有跟上脸的表演,割裂感严重,演的痕迹一下就出来了。

甚至在之后吐露心声时,明道说到之前朋友问他“你是不是演不了男一号了”时,表情又一下子切换到演戏的状态。

当然不是说明道是装出来的,而是给了肉叔一种感觉:他已经习惯了随时调动面部肌肉开始表演。

而这种习惯还是机械的、没有创造力的。

明道在两年前的电影《绑架者》里演一个黑化后的反派,在挟持人质那场戏里,明道的演法几乎与如今上节目演的这一出一模一样。

同样的拿枪姿势;

同样的竖八字眉,表情狠厉,龇牙咧嘴。

其实不是明道表演偷懒、没有努力。

明道出道多年来一直以兢兢业业著称,在拍去年夭折的新戏《套路》时,光为了追求身体在一个好的状态,他在开拍前就接受高强度训练。

他更像是钻进了出道时就给他戴上的套子,即使人到中年想转型,却仍然处处是旧时的痕迹。

这不仅仅是明道一个人的问题。

大家有没有发现,当年那帮红极一时的台偶男神,郑元畅、贺军翔、周渝民……随着台偶的没落,也一起没落了?

1流水线梦工厂

台湾偶像剧的黄金十年,是从2001年火遍亚洲的《流星花园》开始,到2011年口碑收视双丰收的《我可能不会爱你》结束。

因为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包装成流行文化给中小学生看的,所以这时期的台偶有三个鲜明的特点:制作成熟、情节幼稚、颜值高。

三大特点又决定了演男主不需要有什么演技,只要长得帅就行。

所以从鼻祖《流星花园》开始,剧组对主角的选择就不再是专业演员,而是转用偶像团体F4,自此,包括之后霸屏台偶的183club,5566组合,偶像演偶像剧已成约定俗成的惯例。

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偶像只要在导演设计好的框架下一步一步地跟着走就行,不需要有太多自己对角色的思考,也没有足够的发挥余地,表演会因此趋于同质化。

就拿在一部剧中的几个重要情节点来说。

首先是出场,在这个会给观众留下最初印象的环节,如何装逼成功极为关键,成则后期男主怎么作都可以被原谅,败的话,就会有下滑到“作妖”的危险。

比较保守的剧组都会用豪车加持,并且一定要给下车门的脚一个特写,彰显鞋子的名贵不凡。

注意了,此时戴着太阳镜的男主摘下它的动作要慢,慢才显得游刃有余,然后镜头,缓缓拗出一个不屑一顾、自命不凡的表情。但是不能过,容易变杨烁。

终极版本,就是明道版的霸总单均昊,在凹出孤傲表情的同时,不忘分心注意整理袖口等细节,这才是元老级霸总的自我修养。

开放派的剧组,会结合偶像自身特点做些新鲜的尝试,比如让林志颖飙公路摩托车,让阮经天来一段花式游泳秀身材……

总之,这个阶段表演的最大要义:帅。

而当男女主感情升温,即将用告白来确定关系时。

因为还没正式在一起,所以即使情难自已,也要维护形象,表演方法还是以显得帅为主,辅以眼神里一点点悸动的闪烁。

镜头要给到帅气的脸庞特写,而为了经得住特写,面部表情千万不能崩,显得在开口说话就行。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

告白水到渠成后,重中之重的吻戏纷至沓来。

台偶最经典的核心设定是“白马王子爱上灰姑娘”,为了维稳王子的形象,和始终营造着浪漫梦幻的氛围。

在吻法上,不能太热情直接,可以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也可以缠绵悱恻,或者充满侵略性。

总之,保持美感是基本。

必要时,可以辅以柔光、花瓣、360°旋转镜头三宝来加强美的视觉冲击。

一直甜甜甜也不行,腻得慌。这时要安排上吵架的戏码增加可看性,它能用来升华感情,也可以制造戏剧矛盾,推动剧情发展。

到这一步就不能有端着的包袱,需要把情感通过夸张的表演表达出来,让观众直接感觉到,才能提着颗心继续看下去,等主角和好。

镜头继续上特写,捕捉男主脸上每一块肌肉的抖动,而演员也需极力配合,用皱在一起的五官和唾沫横飞的台词,传递出愤怒的情绪。

发现没有,在台偶流水线式的制作模式下,角色的行为举止、情绪起伏,都有着大概的模板。

要演霸总,就得板着张面瘫脸,眼神三分睥睨七分不屑。

爱上女主,就马上化成一滩蜜做的糖水,为她痴为她狂。

所谓的表演空间,不过是在导演给的前胸贴后背的黑屋子里,选择站着还是靠着罢了。

特别是在台剧独有的近距离大特写、时不时卡脸的镜头下,slay全场的气质比什么都重要。

明道就是因为习惯了这种表演方式,所以反被套住,演戏经常会有不与环境相融,缺少与对手戏演员互动的问题,一个人在那自顾自的抠细节。

这也是那一批在台偶黄金时代成长起来的偶像最致命的问题。

纵然有其他种种因素:

台偶十年来都在重复自己,没有太大改变,日渐式微;

由于正领衔的色泽鲜艳的宫廷剧在12年异军突起,抢占市场;

同是12年,归国四子陆续回国发展,流量时代正式开启。

老牌台偶男星们,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时代浪潮挤到一边。

但。

时代并不是没给过他们机会。

2无法跳出的表演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批台偶男星的年龄区间基本都在1980~1985间,大至初代偶像言承旭是1977年,小至出演终极系列的唐禹哲是1984年,年纪都在28岁往上走。

再继续演偶像剧,未免有些吃力,何况还有一簇簇更嫩的小鲜肉在迅速成长。

所以,从偶像转型成演员,成了他们事业规划的重心。

此时,在大陆潜伏了八年的霍建华趁势而起,一手握央视口碑剧《战长沙》,一手拽着于正的流量剧《笑傲江湖》,风头正盛。

台偶男星也瞄准了大陆这块还未瓜分完的蛋糕,开始北上。他们先选择了挑战电影。

毋庸置疑,电影是检验影视表演水平的最高殿堂,在大荧幕上留下一个令人难忘的角色将是转型成功的有力印证。

人气资源双高的ACE周渝民率先出征,先后拍了《回到爱开始的地方》《忠烈杨家将》《杜拉拉追婚记》等风格各异的电影。

但均无太大水花。

肉叔觉得,还是那个一以贯之的问题:无法摆脱台偶的演法,演得不能让人记住。

呈现在大银幕上的表演,得情感收放自如,张力能一下子出来,又能马上细腻地收回去。

拿《忠烈杨家将》中周渝民演的三郎来说。

这是个台词不超过五句的角色,所以肢体表演就变得格外重要。

而三郎被偷袭身死,又发现自家兄弟也已牺牲的这一场,本应该是积蓄的能量悉数爆发的时刻。

然而,当三郎被长矛刺中扎到地上时,我们没法从周渝民的演绎中,感受到除了将死以外的情绪。

他只是无力地躺在那,动了动眼皮。

而看到兄弟的兵器也被刺杀他的人带走,代表着兄弟也身殒后,周渝民的眼神……还是没有变化。

同样是临死,可以反观一下在《大唐情史》中,聂远饰演的和尚辩机被腰斩时的表现。

辩机横卧在铡刀之下,他看到了一只蚂蚁在刀刃上爬动,遂怜爱地把蚂蚁拿下,握在手里,抓住此生最后的生机赴死,清澈的眼神里尽是从容。

在铡刀真的落下把他拦腰斩断的那一瞬,感受到强烈痛楚的辩机已无法控制表情,下巴抽搐,青筋暴起,眼神也开始溃散。

可当辩机转过头,看到了生前最爱的女人,高阳公主在朝他缓缓走来,像一束光。

尽管是幻象,辩机的眼里仍然重新凝聚起欣慰和释然,最后带着微笑离世。

腰斩,一种惨无人道的刑罚,而聂远不但没极尽五官的扭曲渲染痛苦,反而用眼神举重若轻地,把和尚本应六根清净却深陷色欲的矛盾一生用最后一分钟展现出来。

偶像和演员的演技,真的是有壁的。

其他种子选手,如更早进电影圈的明道,也有个不错的起点。

和影帝夏雨合作拍过《感情生活》,和男神彭于晏合作拍《近在咫尺的爱恋》。

都是戏份不少的男二,然而也没能为自己“不仅仅是霸道总裁”的野心正名。

身材被彭于晏秒杀不说,在一些怼脸的特写镜头里,你仍能捕捉到一丝“单均昊”的影子。

除了脸又圆了一些

还有在《暴走神探》里为绝对一番,周冬雨、杨洋给他作配的阮经天;

继续中规中矩演爱情电影《活该你单身》《花漾》的贺军翔、言承旭……

他们跟着水土不服的港台班子一部部地磨,剧本本身质量就不行,演技又是短板,转型不成功,人气反倒先被一部部地消磨完,最后查无此人。

在更新换代极快的娱乐圈,他们这批一开始猝不及防掉队的老人,不能逆流而上,就只能急流勇退。

于是又退回来刷电视剧。

正好,15年夏天《花千骨》横空出世,同时刷新芒果台收视纪录和网络播放量,“IP+大女主”的古装偶像剧开始盛行。

大家一头热钻了进去,剧堆在18年集体爆发。

周渝民迪丽热巴主演《烈火如歌》,阮经天杨幂的《扶摇》,陈柏霖景甜的《火王之破晓之战》。

这回不仅是口碑不好,连颜值都因为与古装适配度不高,被群嘲……

面目狰狞的阮经天

天下第一“胖”美人?

通往电影正剧的路口被堵死,回来炒偶像剧的冷饭观众不买账,童年滤镜失效,转型演员失败。

这批元老级的台湾偶像出路在哪?

或许他们自己心里比谁都迷茫。

3能否撕掉标签?

说到这,肉叔是真觉得惋惜。

他们不想死于安逸,也曾努力拼搏,撕起偶像标签比谁都狠。

不然本可以继续演男一号的周渝民,怎么会接《忠烈杨家将》,演个吃力不讨好的小角色。

甚至直接在《新天生一对》中蓄起胡子当个中年不得志的爸爸。

他对自己的的处境看得很透“如果自己的内在条件输了外观条件很多的时候,你要做的付出要比别人多一倍,甚至好几倍,你才可以弥补这段落差”。

拍戏时沉浸的状态也是肉眼可见。

同样,阮经天对演戏也有敬畏之心,即使有口音问题,配音也不能假手他人,他有自己的坚持。

演戏前通读与角色相关的资料更是基本。

可是啊,当年捧红他们的偶像剧却成了根如蛆附骨的钉子,想彻底摆脱曾经习惯的表演程式,那就必须得剔骨剜肉,才能破而后立。

肉叔想说回明道。

因为他也曾经彻底打破过过去的自我,涅槃重生。

对于他最经典的“单均昊”一角,有网友评论“霸道总裁继明道之后,其他人都成了部门经理”。

刷爆b站的表白弹幕

确实,明道站在那的仪容气度,就能让人相信真的是谈笑间达成几百万交易的总裁,多一分则油腻,少一分则小气。

可明道出生时的起点,不过是个菜市场边摆摊的卖鱼小子,家境不好。

怎么克服露怯的心理,并把角色演好?

单第一集中,从下车到进饭店这一个镜头,明道先跑到酒店门口,研究有钱人如何下车走路,一点点琢磨出来。然后拍了整一下午,才最终成型。

经典的理袖口动作,也是明道自己设计。

明道当时所在的公司性质和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相似,重培养艺人,轻表演专业性,表演得全靠自己摸索。

所以能塑造出如此成功的霸总形象,并且在单均昊和小天使茼蒿之间切换自如,明道不仅够努力,也有天赋。

然而,《王子变青蛙》的成功让有关霸总的角色全找上了明道,他从此比别的男星更难摆脱桎梏,“单均昊”这个标签几乎等同于明道本人。

明道比谁都渴望证明自己是个可能性无限的演员,合约到期后他就开始投身电影。

拍到反响平平,没有剧组继续找他演,就自掏腰包演了部20分钟的短片《程序恋人》。

这是一个完成度还不错的故事,用AI智能机器人讲爱情,可看性足够,最后也留下了意味深长的思考空间。

明道对这部短片的唯一遗憾,是“可惜没机会做成长片”。

你能感觉到他对于做一个被认可的演员的渴望。

所以即使15年没试过戏,但为了得到《演员请就位》中陈凯歌的肯定,明道抛开被嘲年纪大、演不好的顾虑,放手一搏。

明道39岁了,戏龄15年,仍在努力成为一名演员。

就像12年前他对记者说的话一样“我想拍电影,有适合的角色一定要来找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