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的配角们,一起演了部奥斯卡最佳影片

2016年奥斯卡,全世界的目标都聚焦在“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身上,26年的从影生涯,终于换来了一座小金人。

与此同时,一部叫《聚焦》的电影击败了《房间》、《大空头》等大热,以横扫颁奖季的姿态,斩获终极大奖最佳影片。

《国王的演讲》,《逃离德黑兰》,《为奴十二年》之后,又是一次“真实改编”的胜利。

《聚焦》的“政治正确”色彩浓厚,故事以“波士顿环球报”揭露天主教神父性侵儿童丑闻的系列报道为蓝本,还原了“聚焦”记者团队的采访调查过程。

只是在大洋彼岸,中国信服天主教的人数有限,所以中国观众对此题材的兴趣度不高。在同年提名最佳影片的作品中,截止至2019年10月,豆瓣的已看人数只有17万。远不及《火星救援》的43万,《荒野猎人》的28万。

有趣的事情是,随着漫威电影的大热,这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多了一个看点——漫威演员。

迈克尔·基顿,饰演“聚焦”小组的主编Robby。他不但演过蝙蝠侠,而且还是《蜘蛛侠:英雄归来》里的反派秃鹫。

马克·鲁弗洛,饰演“聚焦”小组成员Mike。讲真,他在《聚焦》里的表演要比《复联》里的绿巨人抢眼多了,他在拍摄期间不断请教他的角色原型,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着角色率直的个性,请恭喜他获得一个最佳男配角提名。

瑞秋·麦克亚当斯,饰演“聚焦”小组的女记者Sacha,本片颜值担当。她是“穿越剧女神”,2016年底也成为了奇异博士的暧昧对象。

列维·施瑞博尔,饰演“波士顿环球报”新上任的总编Baron。曾经,他演过《金刚狼》里Logan的哥哥剑齿虎。

约翰·斯拉特里,饰演“波士顿环球报”的老编辑Ben。在漫威电影宇宙中,他是钢铁侠的老爸。

斯坦利·图齐,饰演替受害者维权的律师Mitchell。他在《美国队长》中把瘦弱的美队变成了全身肌肉的超级战士。

这群来自漫威超级英雄世界的配角们,共同演绎了一段来自真实世界的英雄故事。

记者,和医生,警察,消防员一样,本身就是一个英雄职业。

医生和病毒作斗争;

警察和罪犯作斗争;

消防员和火灾作斗争;

记者则要和假象作斗争,为了探寻被淹没的真相,他们有时还要面对权势的施压。

然而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却让负责信息的媒体行业失了魂,大众开始对“快餐资讯”着迷,为了满足读者,记者们少了很多做深度调查的时间和资源。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女主角所在的电视台就为了收视率,每天花费大量的精力做“Daily”,她丈夫做深度报道的,对此十分反感。

《聚焦》刚开始不久也谈及了网络时代对传统媒体的影响,新上任的总编Baron认为,互联网瓜分了纸媒的读者数量,所以他们做报纸的不能再按老方法做事了。

一直专注做深度报道的“聚焦”团队和观众都慌了,以为他是要向现实妥协的人。

如果时间是2016年,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不过故事的时间背景是2001年,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那时候互联网才刚刚崛起,纸媒的优势还没有失去。从业多年的Baron深知纸媒真正的优势在哪里,“聚焦”王牌团队的存在就是优势,只是这种优势还没有发挥到极致。

他们需要挖掘更有爆炸性,更具社会价值,甚至是能够改变世界的新闻。

然后,一桩神父涉嫌猥亵儿童的“盖根案”进入了Baron的视线。

一个叫盖根(Geoghan)的神父在30年间不断地有侵害儿童的丑闻爆出,有证据显示红衣主教Law知道此事,却视而不见,只是证据材料被法院密封了起来,不能公开。

Baron不顾面对同事们的反对,决定全面展开调查,并且叫来了“聚焦”团队参与。

仅耗时15分钟,导演汤姆·麦卡锡就搞定了剧本中的“建置”和“催化事件”,清楚地展现出报社中的一众主要角色,并让剧情进入主题。

神父在美国有着神圣的地位,要说他们的不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汤姆·麦卡锡选用了“实而不华”的叙事方式,没有刻意煽情,没有营造美式英雄主义,只是冷峻地把记者们的工作情景复刻了出来。

电影并没有因为“现实的枯燥”而失去光泽,反倒是把观众拉进了真实的调查过程当中。

整个故事具有着悬疑探案的属性,就算不拍成悬疑片,看着被逐步揭开的真相,观众也会不舍得离场。尤其是角色有着明确目标,又困难重重的时候,故事总是有着神奇的魅力。

力求要查明“盖根案”真相的聚焦小组,他们刚开始出击就遭遇挫折。

Robby和Sacha得知一个法律上的难题。3年的诉讼时效往往不足以处罚犯罪的神父,因为受害者从阴霾里走出来并不是两三年就可以的。

Mike被明知道实情的律师Mitchell刁难。Mitchell豪不给面子地说,教会有着上百年的历史,这不是你们小小一家报社就能对付的。

连老编辑Ben也不看好聚焦小组的行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

但Robby并没有想放弃,他知道要解决此事, 就得无视所有的人。

在他的带领下,聚焦小组始终态度坚决,从相关律师深入到受害者,“盖根案”的坑越挖越大。

影片中段,5位“漫威演员”齐聚一堂,目标开始有所转变。聚焦小组找出了一些关键线索,但一直和教会交涉的Baron意识到,事情绝不是一桩“盖根案”这么简单。

他们要对付的不是一个神父,而是整个教会体系。

这意味着,他们要打破美国人民的信仰。

美国是一个宗教大国,有人说,不理解宗教,就不可能真正理解美国。

2001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的基督徒数量占成年人总数的79.8%;2004年一项盖洛普调查显示,大约41%的美国人都至少每星期参加一次宗教活动。

教会在美国社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在电影的第三幕,得知真相的聚焦团队成员都受到了严重的心灵冲击。马克·鲁弗洛和迈克尔·基顿实现了各自的演技爆发。

Mike替观众宣泄出了所有的情绪,恨意在他的眼睛里夺门而出,谁都等不及要惩治那些混蛋了。

Robby被老友痛骂,眼睛泛着一丝泪光。他并不是被骂哭了,而是悔恨自己当初怎么就忽视了如此重要的新闻。

他的悔恨并不是个人的。电影开头场景设定在1976年,说明罪恶已经发生了很久,怎么到2001年才有人揭发出来呢?

是谁忽略掉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实,选择视而不见?

可能是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乃至是自己。

导演汤姆·麦卡锡还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没有过分渲染聚焦小组的功劳。

即便在现实中,“波士顿环球报”的系列报道成为了一个全国性的反天主教事件,还蔓延到了其它天主教的国家。当时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不得不出面对此事作出回应,教会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但电影的结局依然相当冷静。当片尾字幕打出,包庇犯罪神父的主教Law没有得到重罚,而是被变相升职的时候,我们知道了导演为什么会这么做。

斗争还没有结束,没有什么好庆祝的。

特别是在纸媒逐渐没落的今天,真正的胜利离我们越发遥远。

Baron的勇气,Mike的愤怒,Robby的悔恨,Sacha的敬业,如今的媒体好像慢慢地丢掉了“聚焦”所拥有的精神,来自传统纸媒追求真相的精神。

也许有一天,纸媒会彻底消失。

但纸媒的精神,是人类永远不能丢掉的。

不但是媒体行业,全人类都应该感谢像《聚焦》这样的电影。

真实事件出现后,我们被狠狠地震惊。

电影被拍出来后,我们再一次被提醒。

而作为艺术作品,优秀的电影,会一直在流传下去,一直警示着世人。

有时我们很容易忘记,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黑暗中蹒跚,突然一束光照进来,我们反倒不停的抱怨了。——《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