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后,韩国再出高能悬疑剧

说起韩剧,没人不知道tvN。

却少有人知道OCN。

如果说tvN的剧多为治愈系爱情剧,那OCN的剧则正好相反。

主打悬疑惊悚的刑侦剧。

《Voice》,《坏家伙们》,《吸血鬼检察官》、《他人即地狱》……一部比一部暗黑,一部比一部吓人。

《他人即地狱》完结后,它来了——

《所有人的谎言》

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部关于谎言和真相的悬疑剧。

曹泰植,一个即将从首尔调回家乡任职的警察。

他本想着调走前的最后两周会平静度过,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先是一名女子跳楼身亡。

事后,警察在事故现场发现了一封遗书,并在死者家中发现了抑郁症药物。

于是,这起案件以自杀结案。

另一边,国会议员金承哲和他的二女婿郑尚勋在家中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他们争执的缘由,正是上面那个自杀身亡的女子。

郑尚勋对金承哲说,

“那个女孩不可能是自杀的,您也知道不是吗,您不觉得愧疚吗?”

自杀身亡的女子和他们二人是什么关系?

她的自杀究竟有什么隐情?

某天夜里,金承哲开车行驶在首尔到松州的国道上。

一路上他都在给郑尚勋打电话,对方却是关机状态。

在躲闪对面突然出现的什么时,金承哲的车撞上了防护栏,他本人当场死亡。

金承哲,是国会议员大选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

他的死讯一夜之间传遍了全国,他的案子也备受瞩目。

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没有监控,车里没有行车记录仪。

并且金承哲没有系安全带,路上也没有轮胎痕迹,说明事故发生时他没有踩刹车。

所有调查都把案件指向一个结论:自杀。

一个正在政坛上风生水起的国会议员为什么会自杀?

大选在即,他杀的可能不是没有。

金承哲的二女儿金瑞喜说爸爸的车里应该有行车记录仪的,

难道是被谁拿走了吗?

前一个路段的监控显示,金承哲的车很有可能因为没油了而导致刹车不灵。

在事故现场,警官姜辰京发现了信那水的痕迹,应该是有人特意擦拭过轮胎痕迹。

这样看来,事故发生时,现场还有一个人。

金承哲应该就是为了躲闪这个人迎面开来的车子而出了事故。

这个人是谁?

他和金承哲有什么恩怨?为什么要致他于死地?

好巧不巧,就在金承哲出事当天,郑尚勋失踪了。

金承哲的葬礼上,本该出现的郑尚勋却没有到场,电话也打不通。

公司的人说他在出国出差,但调查显示他近四个月根本没有出境记录。

郑尚勋究竟去了哪里?

他的失踪和金承哲的死有什么关系?

郑尚勋,不仅是金承哲的二女婿,还是大财阀JQ集团郑永文会长的独生子。

现如今,政府和企业(JQ集团)在联合推出新能源项目。

别看金承哲和郑永文是亲家,他却公开反对财阀大家族制,反对郑尚勋当新能源项目的代表。

郑尚勋回国后还是当上了新能源项目的代表,两家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曹泰植不由得推测,是郑尚勋杀害了岳父金承哲。

没想到,一只断手出现在了金承哲的追悼会上。

检验结果表明,这只手是郑尚勋的手。

是谁砍了他的手?为什么要砍他的手?

幕后主使是谁?他究竟想干什么?

调查显示,郑尚勋在金承哲死前曾和他一起在酒店里度过了一周。

女婿和老丈人在酒店开房一周?

这是什么情况?

根据碎纸机里的碎纸屑,曹泰植发现他们在企划新能源项目的搬迁。

难道外界传闻有假,郑尚勋和岳父的关系并没有不融洽?

金承哲死后,郑永文暗示自己扶植的洪议员选一个听话的人顶替金承哲。

金承哲的死会不会是郑永文找人策划制造的呢?

如果是这样,绑架郑尚勋的人又会是谁呢?

在这一场接一场意外中,金瑞喜竟成了最大获益者。

她学历不高,现在经营着一家咖啡店。

她虽然和郑尚勋结了婚,但两人自回国后一直分居。

但她毕竟是金承哲的女儿,郑永文的儿媳。

洪议员找上门来,想让她接替父亲当选议员。

好巧不巧,绑架郑尚勋的人也发来恐吓邮件,表示如果金瑞喜不当议员,郑尚勋就会死。

为什么郑永文和神秘人都想要扶植金瑞喜上位?他们在打什么算盘?

同时,混凝土工会因为被新能源项目所取代,也对金承哲恨意颇深。

曹泰植在工会代表金必贤老婆的精肉铺里找到了砍掉郑尚勋手的凶器。

动机、物证都有了,似乎金必贤就是凶手。

凶手为什么在作案后要把凶器放在明显的地方?

如果金必贤是凶手,准备放火烧死他的神秘人又是谁?

一下子,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一个更大的阴谋似乎已经开始……

《所有人的谎言》用探案的方式层层揭开了官商勾结的政治黑暗。

案件发生后,每个人都可能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为了掩盖自己的秘密而说谎。

必要时还会杀人灭口。

于是,无数谎言构建起了一座难以破解的迷宫。

案情越是复杂迷离,官场越是黑暗无比。

这其中,有的是为了生存宁愿堕落,甘愿被利用的人。

金承哲死后,洪议员找上金承哲的妻子,希望她能合作,让瑞喜接替父亲参加竞选。

本该愤怒的金承哲妻子却低眉顺目,一派应承。

她对瑞喜说,

“难道你爸就毫无把柄,干净无比吗?

我们没时间哀愁。不管怎么样,得想想怎么活下去。”

和金承哲妻子的反应截然相反,

郑尚勋虽然生于财阀家庭,却表现得更理想主义。

在陌生女子自杀后,愤怒的郑尚勋预感到了什么,他发誓,

“不管是有所改变,还是无法改变,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做。

是哪出了差错,是在隐藏什么,我都会一一查清楚的。”

不同的选择会把他们引向怎样不同的命运呢?

在这个所有人都说谎的案子里,真相和正义变成了千年不遇的稀缺品。

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修罗场,每个人都为了生存如履薄冰以身试险。

在这个权钱遮天的世界,真的有人无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