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但我已经不一样了”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还是充满激烈的竞争。但我已经不一样了。”

10月20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在乌镇西栅步步莲花咖啡吧接受媒体采访的搜狐CEO张朝阳,如此回答他与搜狐的“再战江湖”。

“我更成熟了,更知道要做什么。”他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当年我享受当一个名人的感觉,‘创业者回归’、‘数字英雄’,现在我只想打造一个好的公司。”

从1998年创立搜狐开始,21年间,在风云巨变的互联网江湖里,张朝阳与搜狐几经沉浮。

这次抵临乌镇,他的状态刷新得很分明——“打卡上岗”直播、即刻更新狐友动态、主动走向聚光灯。他还给自己增添了“网红男主播”的新身份。

“现在我的状态调整得不错。”张朝阳坦言,从2018年之后,他超出常规地投入工作,“希望在经历了沉寂之后,把历史悠久的搜狐重新带回一个好的道路,获得新的爆发机会。”

他说,无延时的5G时代值得期待,搜狐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准备,当下要做的,是让搜狐继续“回归媒体”,同时压缩成本,让视频业务开始盈利。

“再战江湖”

“希望在经历了沉寂之后,把历史悠久的搜狐重新带回一个好的道路,获得新的爆发机会。”张朝阳说,他与搜狐仍会“再战江湖”。

自搜狐创立至今,21年过去,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已是风云巨变的另一番局面。百度、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的崛起发展,已然改变了最初搜狐、新浪、网易、腾讯四大门户网站笑傲的格局。

近年来市值不断“缩水”的搜狐,更是尽显寂寥。《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的搜狐今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情况显示,8月5日,搜狐暴跌26.84%,股价收于8.94美元,对应市值仅有3.51亿美元,创下了十六年来的新低,较之高峰期的40亿美元,市值缩水超过9成。报道称,“对比曾经同为 ‘四大门户’的其他三家网站,眼下,搜狐市值只有新浪的七分之一、微博的十分之一、网易的八十分之一,腾讯的一千二百分之一。”

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面对媒体时,张朝阳曾说,“中国互联网是由搜狐开启的,在中国互联网走向下半场开始的时候,搜狐将重新回到舞台的中心,来实现我们的理想。”

今年的乌镇,“打卡上岗”直播、即刻更新狐友动态、主动走向聚光灯的他,依旧走在“再战江湖”的第一线,却尽显云淡风轻。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还是充满激烈的竞争。但我已经不一样了。”张朝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时的他“经过反思,经过成长”,已更加“成熟”。

如今的他“满血复活,体力比以前还好”,昔日对搜狐的“佛系管理”理念也已经转变。“以前搜狐的问题就是我管得太松。”他说,这导致超前的想法和理念提出之后,由于执行力的落后而没能让想法很好地实现。

“每段时间,都会有新的巨头产生,互联网行业经常会不断被颠覆,原因是当你做到巨头之后,团队开始更关注资本运作和收购重组的事情,会忘记了在产品第一线的用户感受。”张朝阳说,当企业做大,管理者会脱离第一线,而用户的微小感受和对产品的热爱却在上升,因此给很多新的公司创造了机会,“尤其是在中国做消费者互联网,保持初心,对产品的极致追求,需求不断被满足,长期专注细节的精神,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现在的张朝阳想要更努力地去尽好自己的“本分”,“当年我可能享受当一个名人的感觉,现在我想当一个好的管理者,打造一个好的公司。”

“做一个媒体人”

强化媒体属性,是搜狐脚下正在走的路,也将是其“再战江湖”的一条重要出路。

“媒体将会是搜狐的核心竞争力。”张朝阳说,他不是总编辑,但他会努力去做好一个媒体人。事实上,他从未当过总编辑,一直以来都是从企业的角度来管理搜狐,“我们一直有总编辑”。

但是在过去几年间,张朝阳通过视频直播方式体验了做媒体人的感觉。“我每天坚持直播英语教学,用英文来播报新闻,同时用中文翻译,最后形成一段报道。”原本这只是他的一个个人爱好,却逐渐形成了“千帆英语课”品牌栏目,并开播了三年。

“媒体个人化趋势特别明显,而且还会继续进行。”张朝阳说,“搜狐现在重新崛起,就要发挥搜狐的竞争力,回归媒体,把媒体做好。”

他表示,下一步在新闻领域,一方面,搜狐新闻、搜狐资讯在内的搜狐媒体平台在机器推荐、分发等方面继续加强;另一方面,要“回归媒体”,打造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搜狐健康等,持续输送优质内容,而搜狐新闻客户端会继续加强机器推荐与分发。

下一个突破口

“搜狐未来的路,在社交领域,无论是快速交友聊天的狐友还是视频社交,希望有所作为,短视频绝对还有机会。”张朝阳的短期目标,就是公司全面进入盈利状态,“狐友”App和视频社交有所“爆发”。

在众多互联网巨头里,搜狐是最早也是和娱乐圈走得最近的一家。

在视频网站“混战”的早期,搜狐凭借《吸血鬼日记》、《生活大爆炸》等独家的美剧版权形成了差异化,《屌丝男士》、《匆匆那年》、《无心法师》等自制剧热播。但在激烈的市场化竞争中,版权价格战也逐步白热化,演员天价片酬使得IP剧集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大制作、大投资、大手笔的内容成本,造就了视频网站的巨额亏损。

搜狐也曾烧了不少钱。“但是现在天价剧绝对不会再买了。”张朝阳表示,在几年大规模投入后,搜狐转身选择“小而美”,大幅削减视频内容成本,不再迷信流量和IP,转向了自制内容。

“我们最早期搜狐娱乐作为报道者,报道各种娱乐事件的发生,后来买剧,我们打盗版买版权,从报道到播放。剧太贵了,我们自己做,跟别人合作找承制单位一块儿合作,后来演员很贵,我们自己培养艺人。” 张朝阳说。

在他看来,“以剧造星 ”不失为一种“节流”的好方法。“演员不是特别有名没关系,导演会导,演员会演,照样会火。”张朝阳表示,搜狐今年从财务和管理方面,已经让视频的亏损有所减少。

对于搜狐社交App“狐友”的打造,张朝阳的理念是,“用户在社交方面上的决定是很个人化的,他们的心难以把握。”因此在社交领域不会去夸大AI认知的能力,“要把权力交给用户。”

有了人就不愁有内容。他说,目前,“狐友”的用户一部分是90后、95后,另一部分反而是70后,前者是因为对新产品的敏感度,后者则是出于情怀的回归。

“很多70后在十几年前上网的时候都用搜狐博客和搜狐微博,很遗憾,(这两样产品)后来‘歇菜’了,服务器关闭了,不能再查看老的博客,伤了很多人的心。”张朝阳觉得,现在“狐友”中的这批70后,或许就是曾经的那批有情结的“老玩家”。

“有点像Beatles乐队的歌手又回归的感觉。”张朝阳说。

这种感觉,也正如他与搜狐的“再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