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母真的喜欢林黛玉吗?

作者:白鹭 来源:知乎

《红楼梦》:贾母真的喜欢林黛玉吗?

贾母是不是真的喜欢黛玉?

贾母对黛玉不是喜欢,是疼。

喜欢乃是有条件的,你这个孩子好不好,你若好我就喜欢,不好,我就不喜欢。而疼爱是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不管你好不好,我都爱。

贾母对黛玉和宝玉都是如此。明面上她对宝玉的爱更显一些,导致大家以为她对黛玉不那么重视。其实,书里写得很清楚,贾母对黛玉是和宝玉一般疼爱。就是因为这些疼爱才给黛玉招来许多嫉妒和暗恨。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孩子啊,在最爱自己的人面前特别娇纵和淘气。哪怕是婴儿,看到妈妈的脸哭得都特别凶。

宝玉在大观园像纨绔子弟一样,横着走,谁都宠着他。宝钗劝他读正经书,争取考功名。他立刻抬脚走了。

黛玉的性格不遑多让,周瑞家的送宫花,最后送给。黛玉再看了一看,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替我道谢罢!”哽得周瑞家的一句言语都没有。黛玉说这话的时候,宝玉就在旁边,周瑞是王夫人的陪房,这怼人也是故意的了。

黛玉是一到贾家就是这样吗?

不是。

书里写得很明白,且说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时,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这林黛玉常听得母亲说过,她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她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已是不凡了,何况今至其家。因此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生恐被人耻笑了她去。

这是最开始,可知黛玉也是谨小慎微。生怕行差踏错被人耻笑。

第一次和贾母吃饭,察言观色,舍去自己在家的习惯,随贾家的规矩。

寂然饭毕,各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当日林如海教女以惜福养身,云饭后务待饭粒咽尽,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今黛玉见了这里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随的,少不得一一的改过来,因而接了茶。早有人又捧过漱盂来,黛玉也照样漱了口。然后盥手毕,又捧上茶来,方是吃的茶。

便是和宝玉第一次见面,因为黛玉没玉,宝玉大发脾气。入了夜间,坐在床上淌眼抹泪,伤心不已,害怕因为自己引出宝玉的狂病把玉摔碎了,且是她的罪过。

种种可见,黛玉初入府确是一个正常状态。小心翼翼的,不敢多说多做。

但后来……

黛玉就变了,变了。

变成好生气,说话刻薄又尖酸的孩子。

这是为什么?

按道理黛玉是投奔外祖母而来,就该和宝钗一样,处处行事妥帖,让人挑不出错。

但她不,她爱怎么说怎么说。周瑞家的势力,我就当面给你挑开。周瑞家的难道不生气,不灰头土脸?她身后站着王夫人。黛玉不怕啊,王夫人是她舅母,王夫人的哥哥是王子腾。

黛玉不怕,她身后站着宝玉,最重要站着贾母。

黛玉第一次见贾母,便知是她外祖母。方欲拜见时,早被她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

……不过说些黛玉之母如何得病,如何请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不免贾母又伤感起来,因说:“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亲,今日一旦先舍我去了,连面也不能一见,今见了你,我怎不伤心!”说着,搂了黛玉在怀,又呜咽起来。众人忙都宽慰解释,方略略止住。

……当下,奶娘来请问黛玉之房舍。贾母便说:“今将宝玉挪出来,同我在套间暖阁儿里面,把你林姑娘暂安置碧纱橱里。等过了残冬,春天再与他们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罢。”宝玉道:“好祖宗,我就在碧纱橱外的床上很妥当,何必又出来闹的老祖宗不得安静。”贾母想了一想说:“也罢了!”

每人一个奶娘并一个丫头照管,余者在外间上夜听唤。一面早有熙凤命人送了一顶藕合色花帐,并几件锦被缎褥之类。黛玉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自幼奶娘王嬷嬷,一个是十岁的小丫头,亦是自幼随身的,名唤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王嬷嬷又极老,料黛玉皆不遂心省力的,便将自己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名唤鹦哥者与了黛玉。外亦如迎春等例,每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嬷嬷,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鬟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头。当下,王嬷嬷与鹦哥陪侍黛玉在碧纱橱内。宝玉之乳母李嬷嬷,并大丫鬟名唤袭人者,陪侍在外面大床上。

看看这几段,深度层层递进,贾母对黛玉就是疼爱。我疼这个孩子,不因为她如何如何好。是因为她是我最爱的小女儿的唯一女儿,是我的心肝肉。她来了宝玉都要挪开。

贾母的意志是贾府最高指示,贾母对黛玉的疼爱凌驾除了宝玉之外的所有人之上。

黛玉冰雪聪明,怎能不明白贾母对自己的疼爱?

得了偏爱的才能有恃无恐。宝玉也说,这个家短了谁的东西,也断不能少了他们两个。

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是贾母的心肝肉,其他人等都比不上。所有好东西都要先仅着他们来。

行文多少次,贾母提起黛玉和宝玉,都是这一对冤家,这对玉可恶。

不得不说,黛玉的毒舌一半是来自家世,一半是贾母纵容。

在大观园里,宝玉和黛玉好,是宝玉要和黛玉好。真是一对混世魔王。

幸亏他们喜欢窝里撕。

不然,若他们联手撕别人,谁是对手,谁敢接手?

还是要说,主要上头有一个天塌下来给两人撑腰的好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