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守卫祖国16年,如今却不能守护挚爱的亲人

河北安新,陈东伟是一名退伍军人,他自幼热爱大海,心里一直有个海军梦;18岁如愿入伍后,曾经多次参加重要任务,远赴索马里,用生命践行着对祖国的承诺。可是3年前,陈东伟却经历了生命中两次重创,一是当时年仅6岁的女儿润润患上了罕见的EB病毒嗜血细胞综合征;紧接着,为了女儿,陈东伟不得不离开自己挚爱的军营。(腾讯大燕网·侯罗鹏/图 王晔昕/文)

那是2015年8月,正如《红海行动》所示,索马里海盗的确很猖獗,陈东伟和战友作在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护航中,妻子通过部队卫星电话找他们。当舰领导通知陈东伟说家里有事,他一时间慌了神,“妻子知道我在执行任务,没有重要的事情她是不会打电话找我的。”妻子常常自嘲自己嫁了“隐形老公”,女儿有个“电话爸爸”。

接起电话,陈东伟听到妻子哭着颤抖地说:“女儿病的很严重,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宝贝说想爸爸回来看看她。”原来,当时远在国内的女儿已经被确诊为罕见的EB病毒嗜血细胞综合征,并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此时女儿躺在床上,身上扎满了输液管,鲜红的血液往女儿的身体里流动,女儿在鬼门关徘徊了九天,被下了3次病危。

结束通话,陈东伟再也控制不住,在电话机旁哭了,从不流泪的他感觉天都蹋了。陈东伟所处在军舰的心脏部门工作,任务没有执行完,他不能离开。“望着茫茫大海,我知道孩子随时会有危险,可我也只能把伤痛放在心底,投入任务中,用忙碌遮掩心中的担忧,用汗水清洗欲出的泪水。”唯有不知疲倦的值班,才能换来心中片刻的宁静。

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家庭渡过难关,请点击【让大病患儿重燃希望】可进入腾讯公益提供捐助。

守护了祖国的和平,却没能守护住我的女儿的安康。2016年,经过反复考虑,陈东伟痛下决心告别了16年的军旅生涯,告别浩瀚的海洋,陈东伟有种掰掉了翅膀的痛楚。之后的几年间,陈东伟加倍付出,弥补前7年亏欠妻子、女儿的爱。

从部队临行前夜,陈东伟最后一次穿着军装和战友们照了这张合影。

通过几次抢救,润润被医生从死神手里抢了火来,开始接受抗病毒和化疗治疗。这种治疗可以稳定病情,但完全治愈需要进行干细胞移植手术。

2015年,润润很幸运地找到高度匹配的造血干细胞,然而面临近手术时,捐献者突然反悔,放弃捐献。一家人的情绪如坐过山车,经历了大喜大悲。在尝试使用脐带血的配型失败后,他和妻子决定不再等待,由妻子给女儿移植半相合的造血干细胞。可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年迈的父亲知道了巨额的移植费,父亲觉得自己身体不好要吃药,开支太大是家庭的累赘,背着他们上吊自杀了。

第一次移植手术后,女儿病情有所好转。可今年初,孩子颈部淋巴肿大出现高烧,夫妻二人带孩子到医院,经过医生再次确诊,润润的病情再次复发,唯一能救孩子的就是二次干细胞移植。

陈东伟和女儿配型半相合,他再一次给了女儿生命。手术后,陈东伟并没有痊愈,仍然要支撑起这个家,就在配型完成后的第二天,陈东伟不顾腰部的疼痛,下床照顾女儿饮食。

化疗的副作用让润润的头发出现了大面积脱落,再加上后期进仓移植必须剃光头,这给爱美的小女孩打来了心灵上巨大的打击。陈东伟的妻子为了让孩子好受一些,陪着女儿一起剃了光头。

润润吃饭、喝水必须处于无菌环境,图为陈东伟在医院给女儿接纯净水。

几年的求医之路,一家人总共花费了120余万。陈东伟退伍时,得到了一笔复原费,然而在巨额的治疗费用面前,这些远远不够,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已经借遍了。可是,这有爱的一家人不想放弃……

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家庭渡过难关,请点击【让大病患儿重燃希望】可进入腾讯公益提供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