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中英:我们还需要城市乡村化

按:20世纪至今的儒学界,涌现出了一大批以接续“道统”为己任的杰出人物。为了与君主时代的儒学家相区别,他们被称作现当代“新儒家”。学界以年代及师承为参考标准,把他们又分为三期。钱穆、熊十力、冯友兰等为第一期,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等为第二期,成中英、杜维明、余英时等为第三期。如今,一、二期主要代表皆已作古,第三期主要代表依旧活跃在学术舞台上,他们教育体系完备,兼具国际视野,被普遍尊为大师级人物。成中英先生已年至八旬,却依旧不辞辛劳地奔走在全球各地,“一以贯之”地为儒家鼓与呼。

访谈嘉宾:

成中英 国际中国哲学会荣誉会长、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

问:当年,前辈学人感叹儒家在中国大陆“花果飘零”,期望“灵根再植”。今天我们能不能讲:儒家的灵根已扎根在了大陆的沃土中,并开花结果?

成中英:儒家种子终于回到自己的土壤,所谓落叶归根了,这将有一番新的发展气象。最后必将开花结果,影响世界。

问: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主题。与“新儒家”第一、二期代表相比,您认为第三期与前辈有何不同?又该如何做好承上启下?

成中英:第三代显然更能切合世界潮流,更能创新与推广,这也就是我说的现代化与世界化。但必须要在实践上讲求,建立内在的修养,才能落实儒家的道德责任,树立转移风气的楷模。

问:儒学产生在乡村,但在快速城市化、城镇化的今天,我们能不能留住或找回昔日的“乡村记忆”,并在城市培植更多儒学大树的幼苗?

成中英:当然可以,但需要一段过程。在今天,乡村城市化比较容易,但我们却不能不进行另一工程,即城市乡村化。即是把美好的大自然气象引入城市,使城市也有林木山泉之乐,形成一种幽静与典雅,这将有利于人的身心发展。也许儒者应向此一方向提倡,发挥我20年来所说的“生态儒学”。

问:今天,读经活动如火如荼,但对“经”的界定却见仁见智。您怎么界定“经”?我们该如何对待“经”?

成中英:经者,常道也,中道也,仁道也,不是抽象的原理与死板的规定,而是一种人生态度与价值取向,应体现在人们的精神生活之中。这表示吾人必须经过一翻上下、内外、左右、前后融通的过程才能做到,不然经是经,你是你,如何实行?就政策制定来说,如果没有融会贯通,又如何做到制定一个同时具有普遍性与具体性的政策?

问:《易经》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活水,却被一些人视作占卜算命的工具书。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您怎么评价《易经》?

成中英:目前社会上对《易经》的了解是本末倒置了。但这也要怪学者自身,自朱子以来,《易经》学者都在强调《易经》原是卜筮之书,完全忽略《易经》更根本是一套宇宙观,因预测需要而有了卜筮之用。我对此早就提出了深入的说明,甚至批评了朱子易学的缺失。因而有我1987年提出的“易学为中国哲学与文化的源头活水”之说。孔子甚明此理,并在他讲学晚期提出了对占卜“求其德义”之说,从《易经》可以透视易学的大用大体与大本。

问:中国孔子基金会开办了孔子学堂,面向大众普及孔子文化。我们该怎么引导大众真正做到知行合一、把儒家价值观落到实处?

成中英:请继续推广孔子学堂,落实到村村镇镇,引导广大人们大众从大处着眼,从小处做起,说明儒家价值是下学上达、上学下达的。

(访谈人: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