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杀手》:李安不是痴迷技术,而是以术载道

2019年10月18日,李安的电影《双子杀手》在内地上映,首日票房5860万,勉强夺得单日票房冠军。次日便跌至单日票房第三位。首周票房定格在1.47亿,豆瓣评分7.1分。

两者均低于预期。

而在全球,《双子杀手》更是面临着极大的两极化争议,北美几乎差评一片,法国则独宠偏爱。

那么,《双子杀手》到底如何呢?对李安来说,这个并不那么新的故事类型到底是什么在吸引他呢?他想传递什么呢?

缘起于旧的故事

1996年,世界上第一只通过克隆培育的人工动物多莉诞生。这项技术随即超出科学界、生物界,引发全球瞩目。

伴随着全球公众对克隆人的无限遐想,争议和担忧也如影随形。尤其是在文艺作品中,对这一技术的伦理性担忧更甚。

电影圈也以此为创意点,产出过许多惊悚、恐怖、科幻、动作电影,例如1997年的凯莉·麦吉利斯主演的《克隆人》。

也是在那一年,后来创作出《迷失》的达伦·莱姆克写出了《GEMINI MAN》的本子。讲述的就是老杀手凯恩被克隆凯恩追杀灭口的故事。

原本这个剧本被好莱坞知名制作人唐·墨菲发掘,并推荐给迪士尼。

在断断续续的20余年时间里,凯恩的主演人选在肖恩·康纳利、梅尔·吉布森、尼古拉斯·凯奇等人之间不断变化,本子也几易其手。

最终,《加勒比海盗》的金牌制作人杰瑞·布鲁克海默接手项目,并由李安接下导演一职。

这才有了《双子杀手》的大银幕成功上映!

或许也是因为时隔太久,致使电影的故事层有些老套,对于早就看过很多90年代科幻、动作类影片的影迷而言,过于熟悉。

这是《双子杀手》的旧,在故事灵感、故事设定、题材类型上的传统!

但李安作为典型的多面手导演,自然不会选择用套招的去复制粘贴一部平庸动作片。

旧本重拍有新意

2019年的《双子杀手》,有它的新。

《双子杀手》不仅延续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120帧、3D、4K,而且技术更进步,完善。高帧率、高清晰之外,《双子杀手》还是世界首部“CINITY”电影。

这些噱头,可以用一句话来告诉你,就是让观众看电影如同看隔壁发生的故事,真实感倍增。

在这些之外,李安导演还在电影里创造了第一个100%数字化真人角色,也就是电影的小男主Junior(小克)。

很多观众估计在走出影院的时候还在疑惑,小克究竟是另一位演员还是威尔·史密斯自己演的?

其实,这个角色是利用动作捕捉和CG技术,在研究威尔·史密斯年轻时影像的基础上“复原”出令人惊讶的真人小克。

《双子杀手》的技术之新,也不止于此。

更重要的是,全新的技术应用让“技术”成为叙事的一部分,而不是仅仅辅助讲故事。

在《双子杀手》里,有许多特写以及中、近景镜头,在这些镜头场景里,景深的差异越来越模糊,而真实感愈加强劲,当视角在第一人称、第二人称之间切换时,我们就是主人公旁边的目击者,临场感十分震撼。

这些都是24帧率的传统电影无法做到的“新”看点。

传统故事里的人性咂摸

除此之外,李安在《双子杀手》里加入的人物关系哲学概念也并不是普通90年代类似科幻动作片中能看到的。

这种哲学思辨更加类似于东方文化中的父权束缚和自我追求。

对于小克而言,抚养他长大的克雷·魏瑞斯是物质父亲,而威尔·史密斯饰演的老特工亨利·布罗根则是精神父亲。

小克在通过一次天台对打完成对物质父亲克雷·魏瑞斯的告别,在身体上,实现了自由选择。

在步入大学,选择接下来的人生时,他与亨利·布罗根理性探讨,表达出他的意向。在精神上,实现了自由思考。

这是对父子关系和父权的一场辩证呈现。

但其实,在亨利和小克这对人物身上,还有着双重的互相追问,是一体两面的一次自我对话。也就是电影里的“照镜子”!

亨利人到半百,孑然一身,用枪击毙了70多个人,梦魇时刻缠绕着这个大叔。他睡不好,也不敢爱。

小克的出现则让他深切反思和在乎,他不想小克重蹈覆辙。

两个人如父子,也如平行世界的两个人,寻求着救赎和解脱。

最终,他们一起携手,告别了梦魇,迎来了黎明。

李安导演在《双子杀手》的科幻动作片外衣下,其实隐藏着属于李安的东方式表达。

在亨利、小克、女主等人的多场舞台轮换中,李安依旧有着他关于人性、人生、人情的表达。

有一位执着拍摄反映人性的影片30年的华人导演对于东西方共情的思考、追问与求索。

从“家庭三部曲”的传统和现代人伦观念的对抗,到《理智与情感》对爱与诚的探究;从《断背山》中对少数群体的洞察到《少年派》的人与孤独恐惧的自处。

李安从来都是把人作为电影的核心在探究,而且在很多采访中他都不止一次表达过自己在拍摄电影时对人性的关注。

最近在被问及为什么拍《双子杀手》时,李安同样坦诚,自己是被故事元素所吸引。《双子杀手》其实是一场关于人性的考验,用新的视觉体验去讲述一个人性的故事。一个人面对过去的自己的形象,会去深省我们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也许,只有看过电影后才会有答案。而且还是“一千个读者眼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那种答案。

这种复杂和丰富,构成了我们这个世界的美感。在高帧率下,《双子杀手》里的人性冲撞更戏剧化、细节化,真实感也是一种大大的美感。

片中,浅层的冲撞是女主在承担,而深层次的冲撞是威尔·史密斯的两个“自己”。

女主其实也有她的困惑,从身体的受伤,到对组织的怀疑。她是一个普通个体的身体和身份认同的示例。

只需要打败反派,重回组织,她的冲撞也就解除了!

而亨利和小克,两个角色的互相对抗,则是直达灵魂的自我杀伤。电影里的有句台词:你是第一个在他乡被自己打伤两次的家伙。

那背后,才是恐惧和最大的反派存在。小克到底是工具、棋子,还是一个独立个人?亨利到底能否拯救他年轻的“自己”?

这是电影的核心表达和价值传递!

写在最后

《双子杀手》在某种程度上,是科技和电影的艺术化结合,给观众最大的体验式观感。

摩托追车的动作戏,古堡地下作战,两场动作戏在120帧的加持下,简直如同身在战场,虽然格斗技巧不算新鲜,可还是打出了惊讶的窒息感。

动作戏之外,一些表情,如流泪的特写,也足够让人共情的融入其中。

在李安导演看来,电影技术的革新,是为了让观众留在影院,沉浸感是为了更好的讲述故事,是传递价值的方式。

不论是镜头语言的变化,技术和叙事的更新,都是为了表达服务。显然,李安做到了充分呈现!

单凭这一点,《双子杀手》就是独有的跳出中美传统商业类型片的突破之作。

也是商业与艺术的一次勇敢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