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演员焦虑,58岁的陈冲根本没有

18岁的百花影后、两次获金马影后

还将最佳导演奖收入囊中

她是《末代皇帝》的婉容、

《红玫瑰与白玫瑰》的红玫瑰

更是一朵不会凋零的玫瑰

《致命女人》在上周迎来了大结局,它的热播让主演刘玉玲杀回了观众的视线。很难想象,这个身材娇小的华裔女人身上,竟然有如此磅礴的能量和舍我其谁的气场。

在平遥见到陈冲时,我也有相同的感受。

这次她作为平遥国际电影展评审团的成员来到古城,穿一件全黑的v领针织长裙;脖子上叠戴两条项链,一长一短,长的挂在领口、短的则在锁骨处;耳坠精致小巧,在发间时隐时现。

除此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装饰。

虽然已经58岁,但陈冲身上完全没有年近60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感。年岁消磨不掉她的美丽、性感、真实、幽默, 反而因为经历了无情又有情的时间洗礼,这个女人愈加劲媚与疏朗。

01

当演员,

老不可怕,无趣才可怕

古城下着雨,气温只有7、8度,但什么也挡不住人们的热情。会场座无虚席,连走廊和后排的空地上都站满了观众。

但陈冲没有雨气,说起话来如夏天的太阳一般热辣而透彻。

她是我见过最为健谈的女演员,从14岁第一次接触电影说到和姜文拍《太阳照常升起》,她心里仿佛有一张人生的时刻表,可以随时调出记忆的存储卡。

2019,陈冲与贾樟柯在平遥

2008年,陈冲与贾樟柯、赵涛在戛纳

陈冲下一部要与大众见面的,是张艺谋的新片。她爽快地打断了贾樟柯“主演”的说辞,“不是主演,是客串。”

8月的时候,因为海清在电影颁奖礼上一通“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的发言,让这个话题空前受到关注。

虽然陈冲有段日子没有在电影里出演主要角色,但她自然不会无戏可演,她只是在角色的选择上更谨慎。

她不喜欢现在影视圈里的奶奶、外婆,不是因为这些角色太老或者不美,而是她们太套路了。对于一直在富有探索精神、渴望追求突破的陈冲来说,实在是无趣。

“其实女人到了这样的年龄不是这样无趣的。不管在哪一个年龄层次,人的渴望、人的失落、人性、人的生存条件、人的灵魂是不变的,一个有趣的人仍然是有趣的。”

要把年龄提供的丰富性展示出来,把它变得有趣——这就是陈冲的答案。

20岁有20岁的青春靓丽,50岁也有50岁的豁达志趣。

经历了70年代的不安、80年代的冲撞、90年代的蓬勃和千禧之后的巨变,既当导演又是演员的陈冲在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魅力,这一层一层的魅力才成为了今天立体的、多彩的陈冲。

剥掉了任何一岁的痕迹,都不再是陈冲。

02

当导演,

始终从自己的体验出发

自上次导演长篇作品至今已经过了17年,她终于在去年推出了《英格力士》。影片说的是一群上海的知识分子在新疆与孩子一同生活、成长的故事。

2018年《英格力士》在柏林电影节的场刊露面,今年有望与内地观众见面。

陈冲与《英格力士》的主演袁泉

从《天浴》到《英格力士》整整20年,陈冲依始终是从自己的亲身体验出发,去体现一代人的精神故事。

今天重新说起《天浴》,陈冲脸上仍充盈一种甜蜜的激情,“我现在才知道,如果不拍那部戏,我就不能拍任何其他的戏,这是我们那一代人的青春,那一代人的牺牲,所以我必须要把这个电影拍出来。”

《天浴》主演李小璐

虽然自己没有电影中文秀的经历,但从8、9岁开始,陈冲就听到父母讨论如何才能不让两个孩子去黑龙江、云南插队。年轻而没有远行经历的她,对黑龙江、新疆、云南之类的名词,既恐惧又抱有好奇,这在她心中落下了一颗种子。

等她14岁进入上海电影厂,身边有不少同学是从农场回来的。这些同学分享的被送出去的经历、回城的心情,让那颗种子迅速发芽长大,成为一棵拔不掉的大树——“我要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天浴》不是陈冲的故事,却又是她的故事。她就这样怀抱着激情与理想投入了《天浴》的拍摄。

两个月的外景都在高原上,而高原的路总是颠簸的,正如创作的道途。但导演处女作的激情,掩盖了一切的苦与累。《天浴》中让人充满共鸣又带有时代的撕裂感的情感,真实、纯真又复杂,最后它在1998年收获了六座金马奖奖杯: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片、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主、最佳女主和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03

“原来我在姜文眼里是个十三点!”

自己看待自己、与他人看待自己往往不同。他人如何看待自己,总是很难知晓。

1991年,陈冲30岁,进入了《红玫瑰与白玫瑰》剧组。

“让我演红玫瑰,我觉得很幸运。我当时也挺奇怪,我觉得我自己更像白玫瑰。然后他们跟我说,‘你怎么能是白玫瑰呢,你肯定是红玫瑰。’我说好吧,那就红玫瑰一下吧。”

自认为是白玫瑰、却演了红玫瑰的陈冲因为这部电影第一次拿到了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红玫瑰与白玫瑰》

2008年,陈冲在《太阳照常升起》里演了一个有点轴的林大夫,拿了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配角。

看剧本之前,姜文和陈冲说,“你要演的是林大夫,这个非你莫属,你就是这么个人。”

陈冲看完剧本,惊了:“林大夫是个十三点啊,原来我在姜文眼里就是这么一个十三点!”

陈冲在观众的笑声中继续说了下去,“表演这个东西挺奇妙的,很多时候是一种本能,你不可能有太多的设计。你就仔细体会为什么别人说这就是你,我就努力地寻找自己身上的林大夫的影子。”

“林大夫其实是个老天真,我能够感受到我自己是个老天真。这种对爱情的向往,哪个人没有啊?七八十岁的人都有,所以就是这样慢慢地去接受了,这个过程是接受了我内在的林大夫而已,不是说我要去演别人。”

林大夫《太阳照常升起》

把观众逗乐了,她却说,“其实我是一个挺害羞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娇媚风情的王娇蕊、怕是忘不了的林大夫,都是陈冲。电影挖掘出了她自己之前也未曾发现的多面来,而她也坦然面对自己的多面——挖掘身体里隐藏的自己、把角色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好演员的至高境界,大概就是如此。

04

电影如诗

陈冲也如诗

是否适合演戏,陈冲一开始也是在摸索中前进。

她说到李佳琦,“有的时候年轻人不知道自己的优点在哪里,我们随大流,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刚才还有人在跟我说抖音的李佳琦,他卖唇膏你就买唇膏,那个唇膏一定适合你吗?”

14岁第一次接触电影的陈冲,被上海电影厂看上,在《井冈山》里出演一个小游击队员,可惜台词练了上千遍,还没开拍项目就被取消了。

让陈冲真正声名鹊起的,是她18岁出演的电影《小花》。对90、00后来说,《小花》也许太老了,但这极有可能是你父母亲年轻时最爱的一部。

凭借《小花》,陈冲用第三届百花奖影后的奖杯为自己庆祝了成年礼。

陈冲不无感慨,“一直到今天,仍然有人跟我说,演《小花》的人回来了!我现在回头想,这是一个天赐的缘分。”

《小花》

就是这样天赐的缘分,我们得以看到今天的陈冲。

去年,《末代皇帝》的导演贝托鲁奇过世的时候,陈冲连发两条微博:

整场活动的陈冲,举手投足之间有慵懒也有锋芒。说到这里,是她最为收敛的时刻。

是《末代皇帝》和贝托鲁奇让陈冲第一次认识到,电影这个东西,比起小说更像是诗歌:“这个概念是我从《末代皇帝》感受到的,他写的句子有一些小说的、有一些散文的,但是他最绝妙的地方是诗的。”

《末代皇帝》是诗,陈冲这个女人,也就像诗歌——她的复杂融在简单之中,诗意自然深邃,却也有一览无余的丰富性与趣味性。希望早日能看到一部电影能拍拍陈冲的人生,当然,若是陈冲本人来导演,就再好不过了。

《末代皇帝》

文 / siri110

图片来自网络、平遥国际电影展

部分资料来源于平遥国际电影展大师班-陈冲、贾樟柯《冲啊!女性电影人》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十六铺生活家爱买好物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