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注册制,借壳先行放开……创业板改革再提速

科创板平稳运行三个多月后,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呼声日益高涨。

先是资本市场要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后是发布《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允许创业板借壳并配套融资,再到明确提到要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创业板改革信号愈来愈明晰。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不久前曾前往深圳调研,表示将加强对深圳资本市场发展的支持和指导,加快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推动注册制改革。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指出,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

实际上,在这次中央层面顶层设计提到在创业板推动注册制改革之前,地方政府和中国证监会、交易所已经在积极争取并且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在科创板开市仪式上,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表示“我们将不断深化对科创板市场发展和运行规律的认识,始终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向,充分借鉴国际最佳实践,发挥科创板的试验田作用,总结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加快关键制度创新,推动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和健康发展。”

而广东省、深圳市以及深交所,对于创业板发行上市制度的改革已经进行了较为深入讨论。广东省屡次提及创业板改革。2019年初,广东省相关负责人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正在按照有关要求,完善创业板改革,以及试点注册制的必备条件。

2018年12月底,深交所就曾表示,将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进一步优化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并购重组等各项基础性制度。深交所理事长吴利军也表示,要加快推进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等方面的改革。

今年“两会”期间,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也称,创业板改革已经不远了,将会提有关注册制改革保障方面的建议。王建军直言,创业板面临的主要问题突出体现在,对我国新经济企业特别是其中处于创业前期的企业支持和服务力度不够,而这些企业是最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

“当初我们在一些指标制度的设计上,更多参照了传统的、成型的企业,对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的企业,考虑得不是那么充分。”王建军表示,在深圳有很多拥有很好想法的创业企业,因为得到了PE/VC机构的支持,处于起步或者起飞阶段,亟须进一步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但目前资本市场制度对这部分企业包容不够。

而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资本市场助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论坛上致辞表示,加快创业板改革。聚焦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需求,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完善发行上市、并购重组、再融资等基础制度,进一步增强对创新创业企业的制度包容性。推动完善创业投资支持政策。健全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法规制度,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服务创业投资的相关鼓励政策,引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加大对科技创新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

其实,在发行上市制度、上市标准等方面,创业板已经与与主板、中小板没有太大区别。尤其是科创板推出后,倘若创业板不进行改革,将面临严重冲击。创业板在资本市场改革上其实是先行一步,但如今却面临着科创板、港交所创新板的竞争压力,改革十分有必要。由此来看,应从推进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借壳上市需先行放开等多方面全力推进创业板改革。

一方面,推进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引领存量改革。不同于科创板注册制改革是增量改革,创业板的注册制改革可能会引领存量改革,现有发审体系或将进一步做出变化。与科创板定位于主要服务“硬科技”企业不同,创业板对各类创新创业企业拥有更强的包容性。而且,目前在科创板实行的注册制,从发行、交易、信息披露环节,到制度和法律法规制定实施,再到全面监管等流程基本业已搭建成形,将注册制在创业板上推进至少在技术、制度层面不存在明显障碍,具有复制推广的基础。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完善发行上市、并购重组、再融资等基础制度,进一步增强对创新创业企业的制度包容性。

另一方面,借壳上市需先行放开。被禁止了6年的创业板重组上市(借壳)将松绑,此前创业板不允许借壳上市,创业板公司质量下降是不争事实,放开并购重组将能够使这些创业板公司“重获新生”。从简化重组上市认定标准,取消“净利润”指标,到将“累计首次原则”计算期间进一步缩短至36个月,再到允许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其他资产不得在创业板实施重组上市交易。一系列举措表明,创业板借壳所包容的行业比科创板上市所确定的范围更大。如果相关企业既达不到主板中小板的上市标准,又不符合科创板定位的战略性新兴板块,创业板重组上市将会带来“一石二鸟”的效果,既让僵尸股“腾笼换鸟”,又让资本更加支持优质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