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参的一首另类诗作,暧昧深情,光看题目就令人浮想联翩!

关于梦想和现实的距离,中国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是说,当人们在现实中的各种欲望和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在虚幻的梦境中寻求满足和宽慰。于是,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看不到的人,在梦境中便能够得到,能够相遇。

对此,在中国古代,很多文人墨客都通过作品描绘了梦对人的宽慰和满足。这些梦,有思乡之梦:“白头归未得,梦里望江南”,有理想之梦:“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有亲友之梦“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有情人之梦:“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由于中国人的含蓄和矜持,在这些描写梦境的诗词中,描写男女之间相思离别之梦的作品往往非常曲折委婉,最容易引人误解,也往往最撩拨人心。比如“少年才子心相许,夜夜高唐梦云雨”中的“云雨”二字就暧昧无比,令人浮想联翩。如果让一个不懂得中国文化的西方人来看这两个字,绝对会让他们感觉莫名其妙。

除了“云雨”二字,“春”在描写男女爱情的古诗词中也经常出现,其中尤以“春梦”二字最暧昧。在唐代诗坛,就有这样一首以《春梦》为题的唐诗,是诗人思念爱人所字,暧昧深情。诗作开篇就十分撩拨人心,诗题也让人浮想联翩,而整首诗读后更是令人回味无穷。全诗如下: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这首诗的作者是唐代著名诗人边塞诗人岑参。提到岑参,人们最先想起的就是他那首《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的千古名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风格豪放的边塞诗人写出这样一首另类诗作,唯美深情,甚至还有几分暧昧。

这首诗描写的是诗人梦中追寻“美人”的情景。“洞房昨夜春风起”,春风暖暖,是人最易动春情、做春梦的季节,独处洞房,不免“遥忆美人湘江水”——想起了远在湘水边的“美人”。诗中所写的这位美人是谁?我们已经无从得知。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曾几何时,她与诗人之间一定有着一段美好而真挚的爱情。

其中,“遥”字极写相隔之远。遥遥相思,不能自已。只能向梦中寻求满足,于是“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片时”既状梦的稍纵即逝,又言梦速之快。枕上片时春梦之中,已经走完了江南数千里路程,到了“美人”身边。这两句中所描述的内容最令人浮想联翩。

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说过:“梦是愿望的满足。”人的欲望和需求是各种各样的:衣、食、住、行的需要,美好爱情的追求,自由的向往,政治抱负的实现,故乡的深情,离人的思念……这些人之常情,人们往往会在虚幻之中寻求满足和宽慰、寄托,而虚幻的梦境无疑是最佳的自我满足和自我宽慰的形式。

诗人与美人久别,翘首盼望而不能相见,于是只好在梦中神游情往,这才有了这一首《春梦》。这场“梦”尽管虚幻,短暂,梦醒后还可能更添悲愁,但愿望总能在梦中得到一时的满足。当愿望实在无法达到的时候,不妨一梦!这也是释放情感的一种方式。因此,全诗看似暧昧,实则一片深情,令人回味无穷。

(注:文中图片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作者删除,在此,感谢图片的提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