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父放弃,同母异父姐姐想捐两次骨髓救俩弟弟

我叫黄连芬,家住在福建省安溪县,我是二婚,和前夫离婚后就独自带着大女儿生活,那段时间生活很艰难,我开始做起了微商,从而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相互聊得来,就选择了在一起,但是并没有领结婚证。并于2018年4月1日和2019年2月13日分别生下来两个儿子。我们一家五口虽然是拼凑起来的家庭,却也过的和和美美。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可是一纸通知书终结了这一切。

2019年4月17日,大儿子郭子铭突然高烧控制不住,起初我们只以为是普通的流感,给孩子喝了退烧药,药起效时大儿子就退烧了,可没过一会又高烧40度。持续高烧反复不退,我不再敢耽搁,马上带孩子来到县医院,医生初步诊断为重度支气管肺炎,建议我们马上转上一级医院治疗,我们又带着孩子来到厦门市某医院,当时大儿子被确诊了5项疾病,支气管肺炎、免疫缺陷病、肝功能损坏、轻度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但仍没有最终的确诊结果。

医生诊断了我大儿子的病情,安排进行了基因检测最终被确诊为,免疫缺陷病(CD40LG基因突变),是我携带了隐性基因,才让儿子得了这种病,孩子随时都会被感染而死亡,只有通过骨髓移植才能完全治愈。我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抱着大儿子无助的蹲在那里痛哭。孩子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已经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当即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孩子情况不好,分别于5月3日、5月5日、5月7日下了病危通知书。我害怕极了,看不到他只能守在重症门口祈祷,默默的给他加油,还好他很争气,硬是挺了过来。

医生还告诉我,这种病只要我生男孩就一定会发病,这个消息彻底的击垮了我,我想到了我的小儿子郭子滔,他才四个多月大,医生让我们最好也带小儿子也来做个检查,怀着忐忑的心情给小儿子也做了基因检测,最终的结果并没有给我奇迹,小儿子也被确诊了和哥哥一样的病,免疫缺陷病(CD40LG基因突变)。感觉天塌了,不明白为何老天要一次一次这样子折磨我。

这时候我才突然明白,前一段婚姻中我失去的两个孩子就是这个原因,我和前夫曾经有过两个儿子,都因为不知名的疾病离开我了,直到现在的两个孩子有病,我才和现在的“丈夫”小心翼翼地提及,但是他勃然大怒,从医院离我而去,声称不管了。并且告诉我说,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孩子们害病,我把不好的基因带给了孩子们,一切让我自己去解决。图为我们的家。

我哭着、跪着求我“丈夫”,要他看在孩子的份上行行好,救救孩子,他终于答应了。在我再三的请求下,他答应在孩子治疗期间,他会帮忙照顾,但是钱要我自己去想办法,我们签下了协议书:孩子治疗期间他只负责照顾孩子,治疗结束两个儿子都会和我一起生活,我们就此分开。

点击腾讯超链接:大病患儿重生计划,帮助这个可怜的妈妈救两个儿子。

看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我悲痛欲绝。因为大儿子的病比较罕见,医生让去上海某儿科医院。医生马上安排了我和我女儿进行配型,在等待的时间里,我开始拼命筹钱,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也才凑了10万块钱。两个孩子100万的治疗费用,好像大山一样压在了我身上。

当天晚上和女儿视频的时候,我告诉她如果配型成功,捐骨髓会很痛很痛,而且抽两次。女儿微笑着告诉我她不怕,为了救弟弟做什么都可以。我突然好恨自己,我真是个“灾星”,带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却不能给他们健康,还要把疼痛延续到女儿身上。

这半年的求医之路,我已经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能借的都已经借了,可是两个孩子近百万的治疗费用我怎么拿得出来啊,恳请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帮我,我想留住孩子们。

点击腾讯超链接:大病患儿重生计划,帮助这个可怜的妈妈救儿子。或打开微信-钱包-腾讯乐捐-搜索“大病患儿重生计划”完成捐赠。景雷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