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娱乐圈八大错觉

加零姐话疗

2019/10/21

作为一名娱乐圈中人兼佛系粉丝,加零姐身边也有不少朋友追星,看多了为爱痴狂“我家爱豆只剩下我了”的论调,如何科学提醒、适当拆穿是一门技术活。

毕竟,粉圈易上头,沉迷需谨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追星

从来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

相信自己喜欢的爱豆很好,

相信自家的爱豆也喜欢

(作为粉丝群体的)自己。

然而,

随着粉丝经济时代的来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这种“信仰”越来越膨胀,

膨胀成了错觉。

我家爱豆看我了

眼神对视,

堪称最容易迷惑粉丝的错觉。

不管是在表演时的台上台下,

还是在日常追行程的人群中,

甚至隔着屏幕,

每一位真爱粉

都能精准接收到爱豆

给自己的眼神,

并生出一种

“Ta看我了”

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只不过,

且不论台上台下隔着多远的距离、

爱豆视力有没有这么好,

真相是即便爱豆看到了你的脸,

其印象也统一可用二字概括——

粉丝。

(你......哪位?)

我家哥哥孤孤单单

由“外面世界太复杂,

我家爱豆太单纯”

的思维引发的错觉。

其表现主要为:

主观上觉得

爱豆身边的搭档不怀好意,

单方面认定

爱豆跟搭档感情好那就是在工作,

私底下爱豆其实孤孤单单,

没什么人关心。

会有这种错觉的粉丝,

大概是把看到(并以为)的部分

与真实混淆了,

事实上即便你爱豆

跟搭档私下不太联系,

他也会有家人、朋友、发小……

人家的人生真没有那么空白。

没有人配得上我家爱豆

此错觉特别适用于流量爱豆,

因为这类爱豆的粉丝通常特别上头、

占有欲也特别强,

因此就会产生出一种——

不管爱豆的对象是谁,

通通看不顺眼的感觉。

当然,

粉丝们通常都会给

自己的言论行为找合理性,

而不想爱豆找对象

的合理性无非是——

Ta太作妖!

Ta蹭热度!

Ta配不上!

只要做助理就可以跟哥哥在一起

与前一条相映成趣的是,

很多追星女孩都做过

成为爱豆助理的梦,

梦想着成为爱豆最忠实的伙伴,

甚至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成为对象……

有这种错觉的粉丝,

建议先把口水擦一擦。

要知道助理变对象是小概率事件,

而更大范围的现象是——

助理堪比老妈子。

每天斟茶递水、

大包小包,

从穿鞋脱鞋到打伞做饭,

不仅要十项全能,

还要能接受艺人

心情不好时给的

脸色和说难听的话。

所以说,

追星女孩不卑微,

因为更卑微的,可能是Ta的助理!

爱豆公司经常不干人事

在很多粉丝的眼中,

爱豆公司是经常性不干人事,

一天不撕,皮就痒。

比如资源方面,

爱豆公司总是在

一堆好的里面

选了一个最差的。

而工作方面,

爱豆有作品要上,

宣传总是偷懒上不了热搜;

爱豆一被黑,

公关总是失格撤不掉热搜。

反正爱豆是最好的,

差的都是工作人员。

哪管你24小时围着爱豆转、

搬着最重的砖,

只要损坏到爱豆

一丝一毫光辉形象,

就活该背最黑的锅。

我为爱豆撕到了资源/地位

与前一条形成鲜明对比,

不少粉丝总是有一种,

觉得自己能为爱豆

撕出一条路、

撕出一片天的错觉。

不管是咖位,

还是手撕毒饼,

撕出好资源……

总之撕撕更健康,

撕撕出真知,

爱豆在号召,

粉丝要战斗。

老实说,

撕到最后到底为谁,

很多粉丝们大概也没细想了,

只知道上了头红了眼,

我撕我厉害,

我比公司还勤快。

爱豆都是受害者

因为相信爱豆都是最好的,

所以只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出现,

粉丝们下意识的反应就是——

Ta是被逼的。

这种想法可以应用于一切场景,

比如

拍烂剧——Ta是被逼的

传绯闻——Ta是被逼的

接low广告——Ta是被逼的

……

这样想的粉丝,

大概又将自己

放在了爱豆家长的地位,

对于“爱豆也是能做判断、

能为自己负责的正常人”视而不见,

直接得出结论——

Ta还是个孩子啊!

(你们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吗?)

我可以给爱豆当家作主

网络时代,粉丝经济,

粉丝与爱豆公司之间的

距离有所拉近,

粉丝地位有所提升。

而这,

也让一众追星女孩底气暴涨——

左手一个百度,

右手一个微博,

我就能洞察行业内幕,

做我爱豆最有远见的军师。

公司觉得的不算数,

我觉得的才是对爱豆最好的。

甚至乎,

既然都能给爱豆

控评做数据花钱冲销量了,

凭什么就不能给爱豆做决定了?

会这么想的粉丝,

错觉已经达到了病入膏肓的顶峰,

大概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爱豆公司的大股东。

本期话疗就到这里了

Emmm……

看了这么多错觉,

大家对追星女孩还有啥话说吗?

欢迎大家后台留言,提供更多事例哦~

-

02期

-

END

策划:大老板

编辑:小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