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强王者”何止郭敬明!张云龙如出一辙

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表现出的满分逻辑,与他以往作品的普遍低分形成了鲜明反差。

但这档节目里的“嘴强王者”可不止郭敬明一人,还有如出一辙的张云龙。

面对陈凯歌和郭敬明的质疑,张云龙的解释全都是听起来正确但经不起分析的诡辩。

张云龙、陈小纭合作《情深深雨濛濛》

这个被陈凯歌评价为“诡异的、非常不友善的笑容”,张云龙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出解释。

避重就轻,是张云龙在第一个问题上使用的诡辩技巧。

他直接跳到了第二个问题,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掐依萍的脖子,以及为什么要推倒她。

张云龙说,自己要找到角色的心理依据。

可是女友为了他去跟父亲吵架,他却躲在背后露出诡异的笑容,此处的心理依据又在哪呢?

其实在此处,张云龙可以有两种选择:要么稍微惊讶,要么稍微感动。无论哪个,都是合理的选择,都是有“心理依据”的。

可是张云龙却偏偏给出了“非常不友善的笑”。往好了说,这是一种欣慰,因为女友在挺他、在保护他,但张云龙的眼睛里又让人看不到善意。

往坏了说,就是陈凯歌的那句评语,“渣男”。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张云龙所理解的“何书桓的背景”。

张云龙谈角色背景

张云龙对何书桓这个角色的理解是:受过西方教育长大的、家世非常好、非常骄傲的一个人,他把他的命和心都交给了她,却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一个棋子。

张云龙认为,这个打击对于一个骄傲或者有自尊的人来说,是很难受得了的。

单独看这番话,张云龙说得很对,但把背景和行为一结合,就立不住了。

一个受过西方教育,而且家世非常好的人,自控能力通常是极强的。即使感到自己被利用了,即使很愤怒,也不会疯狂到去掐女友的脖子,或者将女友推倒在地——因为对方是女人,而且是自己深爱过,“把命和心都交给了她”的那种女人。

在异常愤怒的情况下,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更常见的发泄方式是诛其心,而不是伤其身。

张云龙可以表达强烈的失望情绪,也可以流泪,但千万不能动手。一动手,戏就过了,人设就崩了。

同时,“只诛其心、不伤其身”,也是对昔日爱人的最后善意,更是对自己昔日情感的最后珍视。这才是一个“骄傲的、有自尊的人”的高级反应。

陈凯歌评价张云龙演了个渣男

陈凯歌说张云龙演了个渣男,我倒也认为不算准确。

张云龙版何书桓,其实更像我们常说的那种“凤凰男”。

能被称作凤凰男的,现状通常都是光鲜的。他们的学业与事业,至少有一项是能拿得出手的。

但“凤凰男”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带有贬义的人群定位,是因为一部分凤凰男的内心极度自卑。

这种自卑,多是由原生家庭的贫寒所导致,而这种自卑又与他们的光鲜现状共同产生了膨胀。

因为有了这种膨胀,“凤凰男”才会在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的时候,恼羞成怒。

他们会觉得,自己的十年寒窗以及所有努力,最终换来的还是被人看不起。在这一刻,凤凰男感到自己被打回了原形,内心的自卑重新占据了上风。

张云龙与陈小纭合作表演

回顾张云龙在这场发飙戏里的台词,无一不是典型的“凤凰男表征”:你终于让我明白了我在你心中的分量了。如果没有如萍的话,你都不会正视我吧。我何书桓也不是好欺负的,所有你加注在我身上的耻辱,我会一点一点地报复给你……

一个家境非常好、内心非常骄傲的人,要是这么说话,自己都会觉得丢人。

在张云龙这场戏的背后,是大多数年轻演员的共同尴尬:剧本就那样,或者导演要求我那样,我还能怎样。

绝大多数偶像剧、青春职场剧、仙侠剧,都存在剧情不合逻辑的问题。并不是每个导演都能像陈凯歌那样,改几处细节和道具布景,就能让剧本立刻大不一样。

在剧情面前,演技只是保镖。

而粉丝们经常用来为偶像辩解的“看个剧何必太认真”、“你那么厉害你咋不写个剧本”之类的言论,其实也是对年轻演员的一种溺爱。

陈小纭饰演陆依萍

张云龙说,(何书桓)这个人的好与坏、渣与否,是由观众来判定的,“我不能用这样的眼光来看”。

这同样是一句听起来很对,但经不起分析的观点。

观众判断一个角色的依据,正是演员给出的台词、动作和表情。你的眼神是善意的,观众就会觉得这个角色是好人。反之亦然。

作为演员,既要看到角色身上的积极与正面,也要看到他身上的消极与渣。更重要的是,你要找到这两个极端之间的形成机制。

这个形成机制,就是角色的人生经历。

每个人都由经历组成,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今天的自己——这才是理解角色的过程。

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去思考这个角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你怎么去塑造,观众又该如何判断呢?

张云龙向郭敬明提问

后来,张云龙又反问郭敬明,“我们到底是该迎合观众,还是引领观众”。

乍一看,引领肯定比迎合显得更高级,但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

真正的引领观众,是通过故事和表演,让观众发现自己以前尚未意识到的,但又很重要的东西。

观众只有意识到了,也认同了,才能被你引领,否则凭啥被你引领。

举个例子:《我的前半生》里的凌玲这个角色,才是真正的引领观众。

通过唐晶的解读,大多数男性观众和为数不少的女性观众共同看到了,凌玲朴实外表下隐藏的心机。

凌玲的出现,打破了观众对小三“年轻漂亮会撒娇”的固有印象,进而一部分人会怀疑自己身边是否也潜伏着这样的女人——这叫引领。

同时,通过贺涵对罗子君的劝导,也让一部分“被伤害的女人”看到,缺乏对丈夫工作压力的关心,也是自己在离婚这件事上应负的责任。这也是引领。

张云龙连角色是什么人都没去思考,何谈引领。

张云龙对战陈小纭

张云龙和陈小纭这一组搭档,也是很好的对比。

两个人年纪相仿,前者是北电第一,后者是中戏第一,但事业发展的路径与收获却很不一样。

张云龙已经演过好几次男主角了,但多为偶像剧。他基本没有与注重品质的导演合作过,因此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与角色。

陈小纭一直在当配角,但她与非常注重品质的汪俊导演合作了三次,《小别离》和《如懿传》都是精品。惢心这个角色也很能拿得出手。

这两个人,代表了两种人生。起点相同,方向不同,“后来的自己”更不同。

两种选择和路径,没有绝对的高低对错,关键是看每个人在追求什么,以及在什么样的场合下拿出来对比。

论名气和收入,张云龙应该比陈小纭更强,但论演技的磨练,显然陈小纭的收获更多。

因此,在竞演类的舞台上,在剧本无法发挥演员能量的前提下,赵薇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历史表现更占优的陈小纭,即使她的战队里已经美女如云。

而陈凯歌选择了张云龙,则属于艺高人胆大。

陈凯歌解释选择张云龙的理由

陈凯歌认为,张云龙身上有一股演员的劲儿。

潜台词是,陈凯歌对自己调教演员的功力很有自信,因此他相信,尽管张云龙给他的第一印象并不满意,但经过他的调教,会脱胎换骨。

我们当然相信,也见识到了陈凯歌调教演员和升华剧本的功力,但是再厉害的高人,能力也是会有边界的。

孔笙,是拿过白玉兰最佳导演奖次数最多的人,但是《琅琊榜2》里的黄晓明,依然在祭奠父亲和夫妻诀别这两场需要流泪的戏里欲哭无泪。

祝陈凯歌导演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