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选手入围福布斯30岁精英榜,这是中国电竞的红利

在电竞愈发红火的当下,优秀的电竞职业选手已经走入主流视野,开始得到社会的认可;与此同时,作为选手背后的有力支撑,KPL同样功不可没,在中国电竞的大发展中,优质赛事的平台效应和标杆效应肉眼可见。

上周,福布斯中国推出了最新的2019年30岁以下精英榜,选出600位30岁以下活跃在中国的创业和行业创新者。

其间,来自KPL王者荣耀的三位职业选手Cat(陈正正)、阿泰(陈顺吉)和梦泪(肖闽辉)榜上有名。

一切迹象显示,在电竞愈发红火的当下,优秀的电竞职业选手已经走入主流视野,开始得到社会的认可;与此同时,作为选手背后的有力支撑,KPL同样功不可没,在中国电竞的大发展中,优质赛事的平台效应和标杆效应肉眼可见。

KPL选手有自己的烙印

按照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的入围条件,首先必须是1989年1月1日以后出生,此外入围者通常是优秀的创业者,或是团队的领导者、某个关键项目的负责人以及各个领域的年轻精英。

此番评选,共邀请了100位著名企业家、风险投资家、艺术家、商学院院长和高校交手以及业内意见领袖担任评委,主要从影响力、绩效和创新三方面考察候选者,福布斯中国编辑部进行统计和协调,产生出最终的名单。

三位入选的KPL职业选手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烙印。

Cat是KPL乃至中国电竞领域最具影响力的选手之一,短短几年已经7冠加身,他还是联盟中唯一的单赛季大满贯选手(入选最佳阵容、当选常规赛和总决赛MVP),也是第一位200胜先生,并且头顶中国移动电竞选手最高的转会身价。

阿泰和梦泪作为KPL最早的一代明星选手,几经沉浮依然在坚持,或许当下他们并不属于最强选手的范畴,但拥有大量的粉丝,是实在的流量担当

“打电竞”是一种正式职业

职业电竞选手能够入围福布斯精英榜,巨大的影响力无疑是一个关键,仅以梦泪为例,在抖音上就拥有2000万粉丝,在快手拥有1200万粉丝,这一点与文体明星在榜单上占据重要位置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以说,电竞选手就是新时代年轻人心目中的大众偶像,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他们身上的高曝光和高流量让你很难漠视这个群体,事实上,这份榜单上来自电竞游戏领域的创始人/总裁、电竞选手/教练、游戏解说等,共计30人,占比5%。

相较于备受粉丝追捧,电竞选手能够入围榜单的另一个关键点恐怕来自于整个社会对于电竞这个行业的认可。

今年4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这意味着电竞经历了十多年的野蛮生长后,终于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

而在民间,潜移默化的改变或许来得更早,2017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当时已经有59.0%的受访者表示,接受“打电竞”成为一种正式职业。

当电竞愈发融入当代年轻人的生活,当电竞产业愈发凸显出其价值时(Newzoo数据显示,中国市场将在2019年创造2.1亿美元收入,超越西欧成为全球第二大电竞市场),你再难以老眼光看待这个新兴的行业。

事实上,在2017年年底上海市发布的“文创50条”中就明确,要将上海打造成全球电竞之都;2018年电竞项目进入雅加达亚运会,中国电竞代表队获得两金一银更在全网引发轰动效应……

Cat(陈正正)。

电竞圈的财富绝非唾手可得

电竞进入主流不再只是圈内人的期待,而是实实在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无独有偶,2018年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中,电竞游戏就已经成为入围的20类领域中的一项,反观2017年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入围的10大领域中尚不包含电竞游戏类别。

此间,上海电竞副会长朱沁沁表示:“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善,(职业选手进入福布斯)这是电竞作为新兴行业、产业带来的红利,表面上我们看到是站在金子塔尖的少数人,但起稳定支撑作用的是中后端大量的从业者。”

“电竞圈的财富或者成功绝非唾手可得,其辛苦程度一点不亚于其他行业,而是在社会整体演变进步过程中,年轻一代找到了新的足以支撑其职业梦想的途径。”

作为从业者,朱沁沁对于电竞不断得到认可也深有体会,就在今年7月份,上海首批电竞运动员注册完成,这在国内尚属首例。此外,在上海打造全球电竞之都的大目标下,各区对于电竞扶持的政策也都快马加鞭地跟上。

梦泪。

KPL已培养出海量用户

电竞成为主流文化、获得认可,有时代给予的契机、有政策的扶持、有用户的支撑,其中同样不能忽视中国电竞赛事长期以来的精耕细作,这里不能不提到Cat、梦泪这些明星选手成长发展的平台KPL。

从2016年9月诞生的首届KPL秋季赛开始,仅仅一年,KPL的完整赛季观看量由5.6亿增长至36亿,增幅543%。

官方数据也显示,2017全年职业赛事体系观看量达到103亿,到了2018年全年赛事内容观看量又增长65%,达到170亿;此外,2018KPL秋季总决赛单日直播观看量达3亿,年同比提升26%。

惊人的数据背后有中国移动电竞整体向好的红利,但作为移动电竞龙头的KPL显然有其过人之处。

主客场赛制、全局BP、挂牌制度、国际化之路……在3年多时间里,为了让赛事更具观赏性、更贴近用户,KPL在规则制定和发展方向上始终不断探索,培育出了海量富有黏性的用户,也带来了巨大的曝光率和市场空间。

KPL的发展壮大让平台上的每一个个体都成为了直接的受益者,如今走上福布斯精英榜的选手更不例外,一如传统体育,没有优质的赛事平台,任何一个运动员也很难兑现其天赋和个人价值。

KPL已经开启了电竞裁判培训。

中国电竞不再是金主的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KPL职业化的深入带来的还有商业化的成熟。

2018年KPL就签下了麦当劳、vivo、浦发银行信用卡、m豆和上汽大众凌渡几大赞助商,到了2019年,合作伙伴上升为6家,分别为vivo、上汽大众、5无糖口香糖、黑鲸HLA JEANS、统一冰红茶。

而作为与互联网息息相关的电竞,其头部赛事不但能够最大限度地触达年轻消费者,也能实现流量的转化,这是让众多商家趋之若鹜的关键,而KPL已经给出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联盟商业价值不断走高,惠及的是平台上所有的俱乐部和选手,除了联盟不菲的分红,俱乐部和选手也受到更多赞助商的青睐。

早在2017年夏天,KPL主席张易加就透露“KPL至少一半的俱乐部已经盈利”,在目前游久电竞的中国电竞价值排行榜上,综合各项因素,此番入围福布斯精英榜的Cat个人价值超过2500万人民币,远超他的转会价码1500万元。

也曾有俱乐部经理表示:“联盟成立之前,俱乐部的生存完全看金主的心情,也许今年给个一、两千万,明年不想做,就黄了。”

正是在类似KPL这样规范的赛事体系和运营体系下,中国电竞终于开始从金主的卡牌游戏真正走向了职业化和商业化,事实上,今年张易加谈及联盟席位的淘汰机制时再次强调:“做俱乐部不能仅凭(金主)兴趣。”

如今,电竞选手能够进入福布斯精英榜,对于个人而言,一次评选可能只是漫长人生走出的一小步,背后却是中国电竞赛事走出的一大步,之于整个中国电竞,更是砥砺前行的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