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河梁红山文化五千年文明世界瞩目

以牛河梁规模宏大的坛庙冢遗址群为中心的红山文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也是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实证。

点击视频游览牛河梁

牛河梁遗址博物馆。

牛河梁遗址位于凌源市与建平县交界处。

据说牛河梁三个字原本是地图上找不到的,后来因山间有条牛儿河才有了牛河梁这个地名。

牛河梁遗址的核心保护区面积约有8.3平方公里,十多年前,以该区域为依托,牛河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以下简称牛河梁遗址公园)项目正式启动建设。

如今的牛河梁遗址公园吸引着各方来客,已成为辽宁面向世界的重要窗口之一。

牛河梁遗址第十三地点。

这里是中华古文化的“直根系”

以牛河梁规模宏大的坛庙冢遗址群为中心的红山文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也是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实证。上世纪80年代,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就明确提出这一观点。

“以牛河梁遗址为中心的红山文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一个实证已经取得共识。”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说。从高度发达的祖先崇拜、祭祀遗存的规范化和崇拜礼仪的制度化、文化交汇的原动力三个方面入手进行思考,郭大顺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红山文化是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观点完全经得起推敲。

牛河梁第二地点三号祭坛。

充足的考古材料证明,红山文化已进入高度发达的祖先崇拜阶段,而作为红山文化中心的牛河梁女神庙已是宗庙或其雏形。郭大顺认为,中国没有传统的宗教,以血脉为纽带的祖先崇拜是中国人信仰和崇拜礼仪的主要形式,也是中华文化传统的根脉。河南安阳殷墟西北岗王陵区内上千座祭祀坑和甲骨卜辞中对先公、先王的各类祭祀礼仪的记载表明,商代的祖先崇拜十分发达,为国家重典,礼繁而隆重。其根源向前追溯到史前文明时期顺理成章,但目前所知的史前文化中,只有五千年前的红山文化可以与之有较为紧密的衔接。可见,红山文化作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发达的祖先崇拜是一主要实证。

红山文化祭祀遗存的规范化和崇拜礼仪的制度化,是其作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又一显著标识。郭大顺说,将牛河梁遗址概括为六个字——“坛庙冢”和“玉龙凤”,就是从追溯中华文化传统源头的角度考虑的。它们在类型、组合、造型和结构、建筑布局等方面都有规范化从而制度化的规律可循。以红山文化玉器为例,既有强烈的地域特征,又对当时和后世有深远影响。

牛河梁第二地点二号积石冢。

“文化交汇是红山文化率先跨入古国阶段、成为中华古文化‘直根系’的一个主要原动力。”郭大顺举例说,牛河梁女神庙并未使用石砌,而是像中原地区的土木建筑,“这表明中原地区的文化因素已进入红山文化的主体部分,是两种具有不同文化传统的文化因素的融合。”

辽宁省红山文化与中华文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辽宁师范大学教授田广林则认为,早在五六千年以前的红山文化时期,欧亚大陆草原通道东西之间的交流往来就客观存在。中国北方长城地带相对开放的地理区位和世界东西、中国南北先进文化的交流汇注,正是红山文化于5000多年前在全国范围内领先一步,较早进入初级文明社会的先决条件。

建平县马家沟村民马瑞才(右)说,咱老马家和牛河梁遗址的缘分很深。

牛河梁重要考古发现大事记

1981年,郭大顺、孙守道等发现牛河梁遗址。1983年,开始正式考古发掘。红山文化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继而掀起了红山文化研究的热潮。

1983年10月至11月,试掘女神庙作平面揭露。11月2日,女神像出土。

1984年7、8月,在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出土玉雕龙和斜口筒形玉器等代表性器类。红山文化玉器的时代遂“一锤定音”。

1985年,苏秉琦主要根据牛河梁遗址的发现,认为红山文化已进入古国阶段,坛庙冢是红山文化与仰韶文化交汇的结果。9月至10月,发现女神庙后大型山台和山台北侧泥塑人像、建筑构件遗迹等。

2002年到2003年,牛河梁遗址第十六地点发现一座大型石棺墓,首次出土玉人和玉凤,代表一种新型的高规格玉器组合关系,对研究红山文化晚期社会结构和用玉制度具有重要学术价值。2004年,十六地点的发掘被评为“200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08年,建平县、凌源市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在牛河梁遗址保护范围内外又发现27处红山文化时期的遗存地点,其中多处系属积石冢性质。

2012年,《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掘报告(1983~2003年度)》正式出版,系统刊发20余年牛河梁遗址的田野考古发掘材料,对于深入推动红山文化与辽西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2014年至2016年,发掘半拉山墓地,是发现红山文化晚期墓葬数量最多的一次,出土玉器140余件,首次发现玉龙、玉璧和石钺的器物组合。入选2016年中国六大考古发现。

牛河梁先民生活模拟场景。

牛河梁第十三地点航拍。

转自:辽宁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