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超级富豪加税!盖茨、巴菲特等12位亿万富翁振臂高呼

随着美国贫富差距的加大,迄今为止,至少已经有十几位美国亿万富翁公开发表声明,表明支持超级富豪们更多纳税。当然,必须指出的是,美国的亿万富翁超过600人,而这些呼吁更高税率的声音在其中依然是绝对的少数派。

近期以来,伴随美国总统大选的逐步展开,对富人课税也成为了一个高度热门的话题。70%边际税率,77%遗产税率,对净资产超出10亿美元的部分额外收取3%税金……各种针对超级富豪的计划都进入了严肃的政治讨论。

不久前,一份研究报告如炸弹一般从天而降,显示400名美国超级富豪去年的真实税率还要低于其他低收入阶层,更让这些亿万富翁们面临着更加严厉的挑战,迫使他们对日益严重的收入不均问题表明自己的态度。

迄今为止,至少已经有十几位亿万富翁公开发表声明,表明支持超级富豪们更多纳税。上周,Salesforce董事长、创始人之一贝尼奥夫(Marc Benioff)也加入进来,他像其他一些亿万富翁一样亲笔撰写了专栏文章,呼吁向富有阶层课以更高税率。

这位加州软件企业家在《福布斯》美国400富豪名单当中排名第93位,他写道:“向我这样的高收入个人增税可以帮助筹集数以亿计的资金,投入改善教育和医疗现状,与气候变化作斗争等至为急迫的用途。”

在被问及富人是否应该多交税时,达利欧(Ray Dalio)的回复则是不假思索的“当然了”。

达利欧并非唯一推动对自己多征税的亿万富翁。美国第二和第三富豪盖茨(Bill Gates)和巴菲特(Warren Buffett)堪称是遗产税最富有的支持者。多年以来,巴菲特一直呼吁对富有阶层施以更高税率,2017年接受CNBC采访时,他就曾经说取消遗产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今年2月间,盖茨自称为“让遗产税征收更多资金的最热心支持者”。另外一位投资巨子索罗斯(George Soros),以及退休企业家、慈善家布罗德(Eli Broad)等人则支持直接基于纳税人的净资产征收某种形式的财富税。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美国的亿万富翁超过600人,而这些呼吁更高税率的声音在其中依然是绝对的少数派。事实上,也颇有一些亿万富翁拼命想办法降低自己和自己企业面对的税率,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对这种呼声的反对立场。比如,重量级投资人伊坎(Carl Icahn)日前为了更低的税率把自己的公司从纽约迁到了佛罗里达,而对冲基金大鳄泰珀(David Tepper)则早在2015年就做了一样的事情。

还有,科技巨头戴尔(Michael Dell)就明确说,更高的税率其实等于把金钱交给政府,而相比之下,还是交给慈善家管理更靠谱。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日前在一次线上直播谈话中尽管也承认“某种程度上说来,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拥有10亿美元”,但是又补充说,“某种程度上说来,这确实不公平,但是这总归要好过,甚至远远好过另一选项,即由政府来分配所有资金”。

事实上,围绕着这一问题,大多数美国人也分成了壁垒分明的两大阵营。皮尤研究中心4月间的一次民调发现,79%的民主党人都对美国的税法体系抱消极看法,而71%的共和党人表示满意。

面对不赞同自己意见的声音,布罗德6月间曾经这样写道:“我不是在鼓吹终结资本主义系统,毕竟它缔造了一系列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繁荣和创新。我只是相信,我们这些拥有大量财富的人现在是时候行动起来,致力于解决收入不均问题了,而起点就是要求对我们课以高出其他任何人的税率。”

以下就是十二位曾经在过去两年时间当中明确表态支持对富人课以重税的亿万富翁,依《福布斯》的最新净身家资料排序。

比尔·盖茨(Bill Gates)

微软创始人之一

净财富1053亿美元

全球第二大富豪长期以来一直热心支持遗产税。盖茨今年早些时候曾经对《福布斯》表示:“我的看法是,遗产税必须设立,而且税率应该比现在还高。”不过,对于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议员所谓“亿万富翁不该存在”的说法,盖茨则表示明确反对:“如果你真的制定和实行了这样的政策,那么你所得到的恐怕将远远不及你所失去的。”

巴菲特(Warren Buffett)

伯克希尔哈撒韦首席执行官

净财富820亿美元

2月间,巴菲特曾经对CNBC表示:“和普通人相比,富人的税负绝对是轻了。”事实上,这也是巴菲特长期以来的看法。早在2011年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文章当中,巴菲特就呼吁美国“停止溺爱超级富翁”,并披露他的真实税率其实低于自己办公室的所有其他成员。

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

彭博社创始人之一

净财富511亿美元

在一度打算投身大选的时候,布隆伯格曾经明确表态,抨击大有希望的民主党候选人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财富税计划,但是这位超级富翁也不讳言:“如果你想要解决收入不均问题,必须去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确定税率的累进设定是否充分。”3月间,布隆伯格决定退出竞选,但是近期据报道称,他又有了新的考虑——如果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长期不敌沃伦,他就可能重新入场。

达利欧(Ray Dalio)

桥水创始人

净财富187亿美元

在今年2月的《60分钟》节目当中,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创始人做出了明确的表态。当时,主持人问达利欧,像他这样富有的人是否应该多纳税,得到的回答是:“当然了……我的话是不是会引起争议?”

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

eBay创始人

净财富124亿美元

在今年1月的一段推特当中,奥米迪亚表态支持提高资本利得税率,乃至设立“新的数据税”,因为“由劳动产生的科技‘数据’正在为少数所有者创造日益增大的回报”。不过,他也表示担心财富税可能“导致资本外逃,让国际所有权结构变得更加复杂,于是想要确认到底是谁控制着世界上的什么资源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索罗斯(George Soros)

Soros Fund Management创始人

净财富83亿美元

怀斯(Hansjoerg Wyss)

辛迪思创始人

净财富62亿美元

今年6月间,这两位亿万富翁和其他一众富豪联署的一封致所有总统候选人的公开信发表于Medium,呼吁候选人们“支持对全美最富1%人口当中最富的十分之一,也就是我们——征收适当的财富税”。署名的富翁还有迪斯尼家族的阿比盖尔(Abigail Disney)、Facebook创始人之一休斯(Chris Hughes),以及冈德(Gund)和普利兹克(Pritzker)两大家族的一些成员等。

布罗德(Eli Broad)

Kaufman & Broad创始人之一

净财富68亿美元

这位靠住宅建筑和保险发家的亿万富翁6月间也在《纽约时报》发文,一方面对资本主义表示支持,一方面呼吁征收财富税:“经济不均衡正在侵蚀我们国家力量的灵魂,而财富税可以成为解决这问题的一个起点。我完全负担得起更多纳税,而且我知道别人也可以。”

贝尼奥夫(Marc Benioff)

Salesforce创始人之一

净财富63亿美元

上周一,贝尼奥夫在纽约时报发文倡导更高税率,他同时还呼吁商界领袖“不要仅仅聚焦在股东身上,而是应该广泛关注所有利益相关方——他们的员工、客户,社区,乃至于这个星球”。此前,贝尼奥夫曾经发起一场运动,希望提高旧金山地区大企业的税率,以筹资解决当地的无家可归者问题。

舒尔茨(Howard Schultz)

星巴克名誉董事长

净财富42亿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舒尔茨一度考虑竞选总统时,曾经严厉批评对富人课以极高税率的做法,只不过他那时主要针对的是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众议员的动议,后者鼓吹对百万富翁课以70%的边际税率。2月间,他说奥卡西奥-科特兹的计划完全是“惩罚性”的,但是同时明确表示,“我本人应该按照更高的税率纳税”。

库班(Mark Cuban)

达拉斯独行侠队老板

净财富41亿美元

2017年,库班曾经明确在推特上反对特朗普提议的减税,当时这位《创智赢家》主持人回答网友:“笑死我了。我可不喜欢减税的提议。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是削减工资税,这等于给所有工薪族都来一次加薪,至于由此造成的财政收入减少,完全可以通过向我这样的人多收税,以及提高支出效率来解决。”

库珀曼(Leon G. Cooperman)

对冲基金创始人

净财富32亿美元

这位华尔街老将曾经于7月间在《金融时报》发文,质疑财富税是否是“这个国家可以选择的最佳途径,以及联邦政府目前对税收所获资源的配置是否高效”。不过,他明确表态支持累进所得税,写道:“国会应该重新考虑‘巴菲特规则’——巴菲特相信,富人所得负担的税率不该低于没有那么富有的人群,对于100万美元额度以上的收入应该征收附加税。”(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