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未成年人玩网游实行时间管理,中小游戏公司将再度洗牌

网络游戏多被视为儿童染上网瘾的“罪魁祸首”。

10月2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初次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草案新增“网络保护”章节,对网瘾防治、网络有害信息传播、网络暴力、网络隐私等作出规范,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实行时间管理。

消息一出,立即受到广大网友的“拥护”,纷纷表示赞同——

或许受此消息影响,腾讯控股今日低开低走,股价下跌6.2港元。作为网游的头部企业,腾讯的走势有一定的代表性。

一个问题自然而然地飘了上来:网游惹谁了?

腾讯和网易,苦尽甘来二人组?

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还是难度太多,我们都有很多“不可说”。

但如果从网游这个行业的具体参与者着手:腾讯和网易,看看它们的状况,或许能感知到一些从现象到本质的东西。

众所周知,国内移动游戏对游戏玩家用户的渗透率已超90%,移动设备带来的红利如今已经接近极限。

近三年,网易的净利润增速一路走低,并于2018年首现负增长。

两个巨头谁也没能幸免于行业的回调时刻。

不过,经过2018年的行业调整之后,中国手游行业在今年Q2迎来了一波新的爆发。SensorTower数据显示,2019年Q2中国AppStore手游收入达到28.1亿美元,创季度历史新高,环比上涨3.4%,同比上涨11.7%。

中国手游市场收入榜头部位置依旧由腾讯和网易垄断,目前在国内乃至全球的手游市场中,仍然未有游戏厂商能够动摇到这两大巨头的市场地位。

存量搏杀阶段,中小厂商之殇?

在宏观经济滞涨的大背景之下,各领域资本与投资者都捂紧了钱袋子,之于游戏来说,下一场新技术革命尚未可知。

根据伽马数据,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增速仅为 5.2%,创十年新低,行业的逻辑由增量转向存量。

在存量的搏杀中,腾讯和网易这样的头部玩家反而获得利好,中小企业在国内市场将愈发难以弯道超车。

中小游戏公司的处境,用盛大副总裁谭雁峰的话来说就是:

“游戏行业的三年荒:产品荒、流量荒、用户荒,这三荒将最终导致钱荒”。

没钱,没产品,没流量,没用户,游戏行业的洗牌在所难免。

换个角度看新政:很可能不是利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2018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就发出调控信号,印发通知要“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事实上,科学的管理和充分竞争的市场,才会涌现出在世界上拥有较高知名度、影响力的作品。

所以说来说去,网游没惹谁,网游只是该管管了。

新闻链接

互联网大会关注网络空间未成年人保护:需各方共同努力

近两日,在浙江乌镇举行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网上未成年人保护与生态治理分论坛上,来自不同领域的嘉宾也为如何为未成年人营造更好的网络环境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 刘烈宏——

应当充分借鉴国际通行规则和各国成熟的法律法规规定,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法治建设。在《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基础上,结合互联网发展状况,进一步细化聚焦,完善保护机制,规范上网行为,为未成年人网上权益保护提供有利的法治保障。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秘书长 朱锡生——

家长要提升网络使用的技能以协商尊重的方式与孩子开展交流。要建立积极陪伴的关系,积极承担好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的角色。

知乎创始人 周源——

当流量之争变成了质量之争,优质的内容和优良生态已经不是及格线,而是一家企业是否能走得更远的核心和关键。互联网企业在坚守责任的同时,更要做主流价值的裂变器,正能量的放大器,社会进步的推动器。

演员 胡歌——

我们在现实的生活中是一个公民,我们在互联网上同样也是一个公民。我们虽然未成年,虽然目前还没有实行实名制。但是我们依然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这也是从未成年人到成熟的一个过程一个标志。

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 任宇昕——

未成年人保护是腾讯发展的生命线。健康系统已经覆盖了腾讯游戏超过97.3%的活跃用户,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长和游戏消费都得到了明显控制。腾讯将在今年内,把旗下所有游戏都接入到健康系统中,不能接入的会一律停运、下架,确保每个未成年人都得到有效保护。

上游新闻综合自中新网、澎湃新闻、凤凰财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