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金融平台暴雷?百名警察突袭总部,老板出事前天天跑步

文 | 无锈钵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暴雷几时休。

今天早上,上市公司“51信用卡”突然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包围。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现场报道,至少有15辆写有公安字样的警车停在停在了杭州市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G座楼下——这是他们的总部办公所在地。

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这家发源于杭州本地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拥有着超过8340万人的注册用户,管理的信用卡合计1.387亿张。

而关于此次清查的原因,不少媒体都将矛头对准了“信息窃取”。

倘若猜测属实的话,这已经不是当地爆发的第一桩类似事件,从9月份开始,杭州已有多家大数据公司被曝关停了爬虫业务:

先是摩羯科技的网站无法打开,高管被带走调查,当晚,业内知名的第三方数据服务公司聚信立向用户发布消息称,于2019年9月6日停止对外提供用户授权的运营商爬虫服务。在那之后,国内较早开展金融大数据服务公司同盾科技,也对外确认,旗下信川科技运营的数聚魔盒停止服务。

业内人士告诉你钵叔,这些所谓的“爬虫”业务,就是通过事先编写好的程序或者脚本机器人,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大批量采集并售卖个人信息。

比如韦哥的煎饼摊流水,还有叶孤城的开房记录。

大数据时代下,这几乎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公开信息显示,靠着这一手绝活,仅仅成立了6个多月的数聚魔盒团队已经悄悄拿下了超过100家金融机构的订单,几乎涵盖了各个领域:

P2P网贷、二手车交易、租房、保险、理财……

截至去年,这一家企业已经卖出了过亿的数据调用量,平均算下来,至少有8000万人的数据遭到贩卖,连带着的还有他们的社交圈层、关系网络。

韦哥父母瞒了他这么多年的秘密,就这样被大数据平台无情的揭开了。

另一边,对于这些利用个人隐私赚钱的违法现象,早已得到了国家的重视,2017年5月,《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前夕,就有30多家大数据风控平台突遭调查,一年后的11月,针对公民信息的泄露,监管再次带走了大批从业人员。

算上这一次,这已经是大数据行业所迎来的第三次整顿了。遗憾的是,作为互联网行业历来存在的顽疾,这一现象在短时间内依然难以得到彻底的根治。

一方面,日渐崛起的2C端口大量需求着用户的数据,另一方面,绝大多数的网民都还没有建立起对自身信息的保护意识。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数据被盗用了,当事人几乎也很难立即察觉到。

即使是在大洋彼岸有着多年斗争经验的加州,去年也爆发了Facebook泄露5000万用户信息用于竞选广告投放的世界级丑闻。

就像这一次遭到警方调查的51信用卡,不少媒体也猜测其源头并不是来自于用户的举报,而是一份银行的律师函。

对此,你钵叔的好朋友韦哥发表了观点:

再穷也不能抢银行啊。

在那之外,今天上午消息曝光后,市场的反应也立竿见影。

下午港股开盘后,51信用卡的股价一度暴跌超40%,最低跌至1.580港元/股,逼得企业无奈宣布停牌。

就在去年赴港上市的时候,这一顶着港股第一家大陆P2P平台的企业还曾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公司CEO孙海涛,这位毕业于杭州电子工学院的清华EMBA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51信用卡拿到的股票代码是2051,希望我能为这家公司打拼到2051年。”

命运还是幽默的,彼时,谁也不会想到,在拿走了“2”、“5”、“0”之后,老天爷最后只给他们留下了1年。

移动互联网很有意思,搞这行的人聪明极了。二大爷丢了50年的身份证成为了云计算的中流砥柱,随地大小便的位置成了黄金地段的决定因素。

果然,梦想这个东西还是像裤衩一样,可以有,但不能逢人就证明你有。

对于这一观点,韦哥也有不同的看法:

“见过往裤衩里塞钱的,没见过连裤衩都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