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粗俗不堪的皮囊下,流淌着高贵的善良

刘姥姥是《红楼梦》中的一个乡下老太太,虽不是主要人物,却是曹公不吝笔墨大书特书的次角,在前八十回中多次出场,尤其是两进荣国府,写得栩栩如生;高鄂在八十回之后的续写,也多次写刘姥姥进荣国府,亦写得熠熠生辉。

看似讨好粗俗,实则淳朴善良的刘姥姥实际上是《红楼梦》中最闪光的底层人物,她在《红楼梦》中起着烘托的关键性作用,见证着贾府的"盛极而衰";同时,从侧面展示了她的温暖,体现了《红楼梦》作者对刘姥姥等代表底层劳动大众的热爱。

一、刘姥姥低到尘埃的睿智

刘姥姥是乡下寡居多年的老妪,原本与贾府的关系"八杆子打不着"。只因出生贫寒,在女婿王狗儿家生活,照顾外孙(板儿和青儿)。但女婿一家穷得叮当响,靠着几亩薄田过活,女婿没多大本事,女儿也没有多大能力。

为度过"年难过"的难关,刘姥姥建议女婿去他族下连宗的贾府王夫人那里寻求救济,在女婿王狗儿"打嘴现世的不肯去"下,刘姥姥实在看不惯之后,自己领着外孙板儿去了荣国府。

便有了刘姥姥"大智若愚"的第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谋到了,看菩萨的保佑,有些机会,也未可知。"

这体现了刘姥姥敢于争取的处世本色:遇难事了,不怕丢面子,敢于直面现实,迎难而上,努力去争取机会赢得困难的解决。

于是在《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刘姥姥这位孤苦的乡下老人首次出场亮相:

她带着外孙板儿,进城至宁荣街来,到了荣国府大门,溜到角门前,"蹭"着对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守门仆人问:太爷们纳福。然后陪笑道,我找太太的陪房周大爷的,烦请他出来。

幸得一个年老的仆人相告说,周大爷往南边去了,他在后一带住着,奶奶儿倒在家呢,你打这边绕到后街门上找就是了。

寥寥数语,把刘姥姥这个不识字、没有文化但睿智、精于世故的乡下老人形象生动地刻画出来。她对贾府的仆人都如此尊重,称"太爷"。这在古代,"太爷"是县令之类的官吏代称。

刘姥姥用在这里,不过是自己为人处世上的厚道话,并不是要讨好或是畏惧。她为了女儿一家生活得下去,甘愿放下自己的尊严,只希望尽快找到贾府的引路人周瑞(荣国府田庄管家,在买地时曾得到女婿王狗儿的帮助),便低到尘埃地向贾府的下人询问。

这个细节,也可感知那时贾府仆人之多,"不可一世"的形象也折射出贾府显赫时是何等高调奢华。

刘姥姥低到尘埃的做法,有了效果。她赢得贾府一个年老仆人的同情,在他相告指引下,刘姥姥领着板儿顺利找到周瑞家的。

刘姥姥见着了周瑞家的,也很会说话,在夸赞王夫人之后,恰到好处的赞美周瑞家的能干: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自然得到周瑞家的喜欢与同情,在她安排下,先找到王熙凤的心腹丫头平儿,然后才见到荣国府的大管家凤姐。

略显紧张的刘姥姥迅速稳住,谦卑地拜了几拜,向王熙凤请了安,质朴地道出来意:"因家道艰难,连吃的也没有,今天气又冷,不为别的,只奔你老来。"

睿智的刘姥姥明白,自己只是一个贫苦的乡下老太婆,与贾府这样的"高门大户"并没有多深的关系,之所以来说穿了就是"乞食",不能说话啰里啰嗦,占据豪门宝贵的时间,行与不行,图一个爽快。

刘姥姥很简洁地明说自己来贾府讨救济"打秋风"的用意,聪慧的凤姐一下明白,对刘姥姥开门见山的直言有了好感,便笑着回应,"不必说了,我知道了"。

王熙凤见板儿抓果子吃,过问刘姥姥还没吃饭后,便安排了简餐,取出原本打算给丫头们作衣服用的二十两银子救济了刘姥姥,令刘姥姥感动不已,千恩万谢后"仍从后门去了"。

二、刘姥姥自扮丑角的精明

因王熙凤救济的二十两银子,对刘姥姥贫寒之家而言,一年的吃穿用度都有了保障,那年的年关得以平稳度过。

"投之以琼瑶、报之以木瓜",开年过后刘姥姥便把自己地里种的新鲜瓜果菜蔬粮食弄了很多,把最好的送到了贾府,以感念贾府的恩德,于是有了"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故事。

刘姥姥的这份真情,感动了贾府,也得到贾府的当家人贾母的接见,两个老年人一见如故,宛如故友。这在《红楼梦》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河,情哥哥偏寻根究底"中作了详细的描述。

刘姥姥先是向贾府的丫环平儿等人道明来意,"家里都问好。早要来请姑奶奶的安、看姑娘来的,因为庄家忙,好容易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亲疏也丰盛,这是头一起摘下来的,并没敢卖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吃个野菜儿,也算我们的穷心。"

你看,饱经人情冷暖的刘姥姥富有人情味的一席话,如沐春风,让平儿等一众丫环对刘姥姥更添了热情。在平儿的张罗下,刘姥姥正式见到了贾母。书中对这两个老人见面的场景也作了细写。

刘姥姥向贾母拜了几拜,笑着请安,落座后又起身,很有分寸地回答贾母的问话:我今年七十五了……生来是受苦的人,老太太生来是享福的。

刘姥姥对德高望重的贾母格外敬重的一席话自然迎得贾母欢喜。两个老年人虽说一个高处豪门,一个是贫寒的乡下老妪,但都饱经人世沧桑,失去老伴,感同身受下故而惺惺相惜,合了口味。

贾母便热情地安排了刘姥姥用饭,后又安排参观大观园,一道畅叙了三日。

为了让大观园少爷、姑娘们高兴,外表笨拙的刘姥姥即兴讲了他们喜欢听的故事,还编造了小姑娘抽柴的感人场景,竟让宝玉着魔,信以为真地寻根问底。

刘姥姥随贾母进大观园后,不失时机但并不油腻地向贾母点赞,这园子"竟比那画儿还强十倍"。使贾母对刘姥姥的喜欢又近了一分。

当刘姥姥得知惜春善画时,满心欢喜的赞美之词更不吝啬,"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文怎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神仙托生的罢。"

当凤姐捉弄她,在她头上插了一盘子花时,刘姥姥明白用意,假装不知,配合着自扮丑角,甘当"喜剧演员",讨贾母欢心。刘姥姥打趣道:"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索性做个老风流。"

你看,刘姥姥这番自嘲,应景随和地互动,多么风趣幽默。迅速给大观园带来了很纯粹的欢乐,大家都捧腹大笑。这样的"土气"其实并不土,实属圆润的刘姥姥精明之举,她以大家的快乐为快乐,远远强过了那些假装绅士样心痛得要死的所谓"大气"。

惹得一向忧郁的林黛玉也一舒愁肠,取笑刘姥姥讲的故事"还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更有趣",戏谑她是"母煌虫",刘姥姥也没有生气,明白她不是恶意打击,亦释然微笑,看见黛玉与大观园的姐妹们都笑个不停,自己也乐在其中。

可以说,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给大观园带来了令人感动的欢声笑语,也给黛玉等人带来了艺术灵感,这是她们很美好的一段幸福时光。

刘姥姥顺理成章得到贾府上上下下的喜欢,这若没有饱经风霜洞察世事的"精明",是断不能做到这等境界、取得如此圆满成效的。

三、刘姥姥真实淳朴的本色

刘姥姥尽管大字不识,但饱经人情世故,乡下人真实淳朴的本色也在大观园贾母安排的早宴里很实在地体现出来。

贾母喜欢行酒令,就吩咐鸳鸯"三宣牙牌令",当轮到刘姥姥时,刘姥姥也展示出自己的“诗情画意”,也算是庄稼人的本色出演。

这在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等章节中写得淋漓尽致:在丫鬟端上鸽子蛋时,刘姥姥在贾母说"请"时,起身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这样接地气的自嘲令贾府上下哈哈大笑,拉进了彼此融洽的氛围。

行酒令时,贾母的首席丫环鸳鸯奉命用骨牌作了规则的宣布。首先贾母先行答酒令"头上有青天"、"六桥梅花香彻骨"、"一轮红日出云霄"、"这鬼抱住钟馗腿",迎得大家喝彩。当轮到刘姥姥时,刘姥姥的一番回答也十分有趣。书中把这一场景描写得绘声绘色。

刘姥姥道,"我们庄家闲了,也常会几个人弄这个儿,可不像这么好听就是了。少不得我也试试。"鸳鸯笑道,"左边大四是个人。"刘姥姥想了半日,说道,"是个庄家人罢!"鸳鸯道,"中间三四绿配红。"刘姥姥道,"大火烧了毛毛虫。"鸳鸯笑道,"右边么四真好看。"刘姥姥道,"一个萝卜一头蒜。"鸳鸯笑道,"凑成便是"一枝花。"刘姥姥比着手,说道,"花了落了结个大倭瓜。"

一番乡里乡气的酒令,透着新奇的乡村气息,尽管有失高雅,却体现了刘姥姥的真实,淳朴的话语更让大观园笑声不断。这份快乐,其实需要智者多么诙谐而又通透的慧心,才能营造这样和谐愉悦的氛围!

四、刘姥姥知恩图报的善良

当年王熙凤看在贾母和王夫人面子上,大发善心施舍给刘姥姥的二十两银子,对王熙凤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却让知恩图报、善良的刘姥姥记住了一辈子。

除了二进大观园给贾府送去粮食和新鲜瓜果菜蔬表示感谢外,刘姥姥还在若干年后王熙凤落难,她的女儿巧姐被狠舅奸兄卖掉时,刘姥姥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果敢相救。

于是有了刘姥姥"三进荣国府"的故事,这体现在高鄂续写的第一一三回"忏宿冤凤姐托村妪,释旧憾情婢感痴郎"里。

贾府被抄家后,贾母之死的噩耗传来,让在乡下的刘姥姥深深担忧,次日天没亮就赶进城,三进荣国府,探望病重的凤姐。这时的凤姐已没昔日的风光,"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凤姐在弥留之际,特意托付刘姥姥看顾巧姐。

患难见真情,后来善良的刘姥姥没有辜负王熙凤的所托。在续本一一九回"中乡魁宝玉却尘缘,沐皇恩贾家延世泽"中,邢夫人及邢大舅、王仁、贾蔷、贾环、贾芸等一干狠舅奸兄要把巧姐卖给一个外藩王爷,巧姐的父亲贾琏又不在家,王夫人和平儿无计可施,正心急如焚时,关心着巧姐安危的刘姥姥"四进荣国府",仗义营救。

她与王夫人、平儿商量了一个很有风险的法子,王夫人先过去与邢夫人拉家常,平儿雇来车,把巧姐扮成青儿模样,刘姥姥便急急的悄悄坐上车把巧姐、平儿带回乡下。王夫人便以狠毒奸兄逼死巧姐和平儿为由闹将起来,此事遂不了了之。

巧姐、平儿到刘姥姥家后,刘姥姥自是各种周到、细致的善待,"打扫上房,让给巧姐平儿住下。每日供给,虽是乡村风味,倒也洁净",又让青儿相陪。后来庄上一富户周家公子中了秀才,看上了巧姐。刘姥姥看也般配,便有了做媒的想法。

宁荣二府得到"大赫"后,巧姐的父亲贾琏也回到荣国府。于是,刘姥姥便雇来两辆车,送巧姐、平儿回府团聚。

于是有了刘姥姥"五进荣国府",给巧姐说媒,得到贾琏的感谢和认可,在贾琏的操办下,巧姐与周家公子完婚,得以善终。

刘姥姥"五进荣国府",第一次当"秋风客";第二次表示感谢,得已参观大观园;第三次看望病重的王熙凤,受托看顾巧姐;第四次掩护巧姐离开贾府;第五次送巧姐、平儿回府,还为巧姐玉成一门亲事。

可见,看似讨好粗俗的刘姥姥,实则淳朴善良。她一生至情至性,为人精明,处世圆润,又不失淳朴真实,是一位重情重义的厚道老人,值得世人学习。

作者:李大奎,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