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掘京山苏家垄墓地,曾国的神秘历史即将被揭开

1966年,在湖北省京山县苏家垄,村民在一次开沟挖渠中,意外发现了97件来自2000多年前的青铜器。在这些器物中,就有代表古代最高礼制的9鼎7簋(guǐ)。

这些器物的主人是谁,有着怎样的显赫身份?

一场持续性考古发掘,就此拉开了序幕。一个在历史文献中少有记载的神秘国度——曾国,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苏家垄出土的青铜器

铜甗(yǎn)

曾中斿(yóu)父

一名神秘的曾国权贵

考古队发现,在1966年出土的97件器物中,有10件铸有铭文,其中一座国宝级青铜方壶内的铭文写着:“曾中斿父用吉金自乍(作)宝尊壶”,意思是“曾中斿父用上等青铜铸造此宝壶”。显然,这些器物都属于曾中斿父

曾侯斿父壶

曾中斿父是谁?

依据器物上的铭文与有限的历史资料,学者们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曾中斿父是曾国诸侯,另一派则认为他是诸侯的第二个儿子。

车马坑

在距离曾中斿父墓地非常近的地方,考古队还发现了一座大型车马坑,若能证实这座车马坑的主人是曾中斿父,对他的身份就能有更多的了解。

然而车马坑的归属,依旧悬而未决。

曾伯桼(qī)

一位叱咤一方的诸侯

2016年,为了找出曾中斿父的真实身份,考古队开始对苏家垄墓地进行新一轮的考古发掘。勘探的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在面积不到1500平米的墓区,竟然埋藏着100多座墓葬。

苏家垄墓地

随即,这里被证明是一处曾国墓地,年代在两周之际到春秋早中期。

在勘测出的所有墓葬中,79号墓和88号墓的面积规格最大。79号墓内,共发掘出8个鼎,考古人员经过分析,认为它们应分属两套礼制:代表传统礼制的5鼎4簋与代表新礼制的3鼎4簠(fǔ)。

79号墓发掘现场

根据《周礼》记载,春秋早中期正处于两种礼制的转变期,一座墓中能同时葬有两套礼制,说明墓主人生前声名显赫。

79号墓中的5鼎4簋和3鼎4簠

为了进一步判断墓主人的身份,考古队把部分青铜器带到实验室,试图寻找蛛丝马迹。终于,在一件青铜簠的底部,“曾伯桼”的铭文出现在眼前。

79号墓曾伯桼铜壶

在另一座精美的铜壶内部,还刻有83个字铭文。其中“为民父母”的记载,证明曾伯桼为一方统治者。在另一个出土的曾伯桼簠上,还有这样的铭文:“克狄淮夷,抑燮繁阳,既俱俾方。”大致意思是,淮夷和繁阳这个地方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种种迹象表明,曾伯桼生前极有可能是叱咤一方的诸侯。

芈克

嫁给了曾伯桼的楚国贵族

88号墓,就在79号墓旁边。考古队员从墓的形制和规格方位等方面猜测,88号墓很可能是曾伯桼的夫人墓。墓中铜鼎内意外发现的一枚铜镜,也从侧面印证了墓主人女性的身份。

88号墓出土的2座青铜壶,与79号墓中的青铜壶几乎完全一样。青铜壶和青铜匜(yí)上,都铸有“曾伯桼”的名字。这说明,这些器物本来是曾伯桼的,但是下葬的时候却它们放在了88号墓里。2个墓主人之间一定有着紧密的联系。

铜镜

在一只铜簠盖子内侧,人们发现了重要铭文“陔夫人芈(mǐ)克”,这最终证实了88号墓主人“芈克”与曾伯桼是配偶关系

铭文“垓夫人芈克”

芈姓,是当时楚国贵族的祖姓,说明芈克是楚国人。而“夫人”这两个字,在当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叫的。只有国君的配偶才叫夫人。从这一点进行反推,曾伯桼即为曾国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