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何书桓,套路再多都给你扒个精光

关 注电 影 派,和 片 荒 说 拜 拜

电影派

Vol.2081

何书桓又双叒叕上热搜了。

源头,选秀真人秀《演员请就位》。

陈小纭和张云龙演绎了《情深深雨蒙蒙》里经典的“偷看日记”桥段。

对此,陈凯歌的点评一针见血。

他没看过这部剧,还是很坚定地给何书桓盖了“渣男”的章。

他指出了两点。

其一,当陆振华前来质问自己的女儿时,何书桓站在了依萍的后面

并且,他脸上还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其二,当何书桓看到了日记上的内容后,他先是紧紧勒住依萍的脖子,再是将她重重推倒。

陈凯歌对何书桓的行为的评价是:非常不妥

不妥在哪?

派爷觉得。

第一处,何书桓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他对所爱之人没有维护之心

第二处,何书桓的爱不够坚定,顷刻变心,由爱生恨,还诉诸于暴力

不过,赵薇给出了异议。

好像观念变了

真是这样么?

何书桓,要仔细扒拉一番了。

最初看《情深深雨蒙蒙》的时候,我们对何书桓的印象应该是,成熟、稳重、痴情

他那一张脸和专注的眼神,真的有很强的吸引力。

他的深情,还可以化为撩人的手段。

对待如萍。

出去游玩,第一时间英雄救美,亲密接触+四目对视。

如萍生日时,他又对未来展开了寄望,来了个世纪之约

一举一动,都直击少女心的靶心。

深情没错,但何书桓的问题是,他太滥情了

和如萍如胶似漆之后,又立即移情别恋。

对待依萍,攻势也很猛。

“有没有人告诉你”,套近乎里加上赞美。

说看落日,还是“天天”……

此后,他就在如萍和依萍之间反复摇摆。

他的三心两意,两姐妹都有察觉,所以总是发问、确认

依萍问何书桓时,他的回答还算坦诚。

可时过境迁,如萍又来问同一个问题。

他立马换脸,又深情起来

不管依萍还是如萍,都对何书恒的品性有些了解。

但为何,她们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上了他的“爱情圈套”?

要知道,渣男,总是能一再把住女人的脉

第一招,制造浪漫

比如,何书桓从南京回上海后,一众朋友告诉依萍何书桓要延期。

依萍立刻失落到了极点。

任朋友怎么劝,她都无法摆脱掉沮丧。

就在依萍的心情一点点黯淡下去时,她打开了包裹。

一看。

何书桓竟然将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了她,依萍感动得眼含热泪。

再看看一旁的如萍,她也动容了,她也在暗暗地盼望着书桓

如萍这种心理哪来的?

这就要说到书桓的第二招,为感情留余地

他曾对如萍说——

就是这句话,成了如萍一直难以抹去的期待。

何书桓对如萍,不会明言拒绝。

反而,当她因为伤心了去找他时,他居然还给她一个依靠的肩膀

不止如此,他还要当着如萍的话数落自己。

这让如萍对他有了更多的期待。

而当依萍发现后,追问起来何书桓。

他的话,又可以收入到渣男语录。

想治好她的眼泪

看到她那个样子实在好感动

于是情不自禁

原来,一个“出轨”行为,用一个“情不自禁”就可以敷衍过去。

而每当依萍怒气值飙升时,何书桓就会祭出了第三招——

以攻为守

当然也有方式方法。

对方情绪还算稳定时,就用甜言蜜语哄哄。

而当对方愤怒了,他会抓住对方回答中的缺漏。

比如,依萍口中的“完了”,就成了他的武器。

何书桓不断加大这个词语的严重程度,将过错推到对方身上。

就好像,这完全是依萍不识大体,才要摧毁了这段感情。

你太残忍太狠心 太绝情了

除了用清奇无比的诡辩逻辑征服别人外,何书桓还有个大招——

经常给自己洗脑,合理化自己的三心二意。

我不是天下唯一一个

为两个女人动心的男人吧

当他有了这种心理建设后,那种“情不自禁”就可以胡乱来了

比如,依萍伤了他的心,他会去如萍那里寻求安慰。

在发功之前,他还礼貌性地做了提醒。

可在如萍不经意间,他冲了上去强吻。

所以,据此来看。

当“日记事件”爆发后,何书桓能立即翻脸和如萍订婚,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就这,何书桓还有脸发问——

你以为我是“钟摆”吗?

派爷十分想代表依萍、如萍、杜飞、尓豪、方瑜做一个回答:嗯,你是

何书桓渣就渣在,他对待感情总是犹犹豫豫

在一个人面前受挫,就到另一个人身边疗伤。

不过,何书桓能常年和“明明白白的洪世贤”屹立于渣男界的顶端。

这渣,肯定不会限制于此。

何书桓更可怕的,是他的为人处世

在梦萍被强暴后,何书桓非常悔恨,在如萍面前哭诉。

可言语之间,又要将锅甩给依萍

当他面对依萍时,又在不经意间问责她。

昨晚如果不是你拦着我

正常人都知道,如萍有此惨遇是因为她平时作风不正。

若是何书桓真觉察到梦萍要发生什么不测,依萍自然也是拦不住的。

可他就是必须要靠指责别人,来倾泻自己的负罪感。

并且,最后还要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对方的身上。

说到底,何书桓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是最怯弱、最擅长逃避的那个弱者。

剧中有个场景,相当荒诞。

他负着伤,冲着雨天大喊,以为只要喊出来,就能驱散自己的劣迹斑斑和愧疚。

他就这样,永远沉溺在自己世界里,扮演着自以为深情的情圣

但本质上,他就是一个精致的自私者。

所以,当依萍病倒了昏迷不醒时。

何书桓可以说出这种混账话。

如果你要死 也得要清醒过来

把话说清楚再死

最后,似乎还是要回到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男人可靠?

这么多年过去,观众回看这部剧,越来越喜欢杜飞。

那个总是闯祸的逗比青年。

杜飞的举止,好像总在状况外。

在众人游玩时,何书桓牵起了如萍的手,杜飞偏偏要去斗牛。

emmm

但也是他,品行端正,对待感情始终如一,矢志不渝。

可能你忘了。

何书桓“将自己当成礼物送人”这个主意,也是杜飞出的。

可他自己呢,要送如萍礼物时,居然选择了鸭子

可是,此后,杜飞每到一处,都会寻来不同的鸭子玩具,然后兴冲冲地送给如萍。

后来,当如萍毅然决然地冲向前线时,除了防身的枪,她拿的唯一一样物品,就是杜飞送的鸭子。

到最后,反而是这种最笨拙的坚持,成了深重久远的情意

依萍说自己是没了刺的刺猬,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刺。

却没想到,她找到的那根,却刺自己最深。

而如萍,兜兜转转沉沉浮浮之后才知道,自己握住的,才是爱她最深的人的心血。

所以,当渣男再用悔恨的话卖惨博取同情时。

你能不能做到视而不见。

坚定地回他一句——

是的,你真的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