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档国综连续刷屏,但我一点也不想笑郭敬明

我一直认为,表演无法竞赛,尤其在一个短平快的电视节奏里。

将「演技」抽离出电影,单独置于综艺的舞台上,打造一场扁平化、单一化的竞赛,不仅意义不大,甚至有些脱离了表演本质。

更何况,于影视演员而言,最终作品的呈现,大多时候取决于导演。

但如今看来,这份「无意义」里若能似有似无地增设些争辩与思考,就突然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演就位

导演:孙亮亮

主演:沙溢 / 陈凯歌 / 李少红 / 赵薇 / 郭敬明

豆瓣:7.0 |IMDb:暂无

播出两期,话题无数。

话题之中,肉眼可见一档节目对专业性的追求与对市场的妥协。

说实话,我觉得这种矛盾对冲之后,挺挣扎的。

你可以明显感受到节目组的野心

形式上,足够纯粹。

采用更立体且直观的影视化手法呈现表演,这显然比舞台剧或话剧的表现手法更具说服力。

内容上,足够专业。

没有其他竞技节目中评委们的划水,每位导演都尽量不去回避专业标准,一针见血的评价与观念上的碰撞令整档节目在表演上多了一种思辨色彩。

演员上,足够真诚。

助演的表现比选手反而更出彩,当第二期的《情深深雨蒙蒙》剧目中原版演员寇镇海伴随着配乐出现,足以惊起回忆一片。

道具上,足够用心

现场搭建出剧目场景,充满质感地进行还原,就连字幕,也深揪细节。

但在这份野心之外,却没有看到与其格局相匹配的体面。

播出之前,一个「表演小考」视频抢占热搜席位,但节目组显然知道,视频中的水准,完完全全担不起「演技」二字。

但他们不仅闭着眼睛,更是夸张地在这个视频前冠上了一句「怒目时一呼,万骑皆辟易」。

用意何在,相信大家心里都有答案。

同样的矛盾,体现在导演上。

倘若你看过节目就会发现,与其说是《演员请就位》,但整档节目眼球焦点,却在导演

陈凯歌,李少红和赵薇同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虽三人特点迥异,却都属于典型的学院派导演。

陈李两人自不必说,有作品,有口碑。

一个有国内唯一一座金棕榈《霸王别姬》傍身,直至今日仍是中国影史排名第一的伟大电影创造者。

另一个,履历中赫然写着至今仍无法超越的宫廷剧巅峰《大明宫词》。

李在这部充满厚度的剧里,不仅完成了一次不管不顾的才情澎湃,更挖掘、呈现且输出了一众演员最高光、最具风情的时刻。

两部作品都弥漫着一种风格高度统一的、写意的审美气息,都像是一部梦呓般的艺术品,影影绰绰,浑然天成。

虽说陈李两人近几年的导演路线渐渐崩坏,但有一点无可置疑,如果有人要编写中国影史,无论如何也绕不开这两部作品,绕不开这两位导演。

赵薇,作为演员,先是凭《还珠格格》和《情深深雨蒙蒙》等琼瑶剧开启了无与伦比的国民度。

再凭借陈可辛的《亲爱的》拿下金像奖最佳女主,成功跻身实力派演员之列。

作为导演,处女作《致青春》虽有些陈词滥调,但无论是市场反应还是本身质量而言,都称得上虐杀如今一大片庸脂俗粉。

而郭敬明,则更像是节目组有意为了制造话题所增设的「流量入口」。

同样的,对于郭敬明来说,能与三位出身科班的重量导演平起平坐,无疑是一次难得的、迈向主流市场、走出黑历史的「争议出口」。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陈李赵三人在节目中举重若轻地编排、评论、探讨时,郭敬明一组的气氛却明显紧绷的多。

尤其在舞台上,郭敬明总是涨红着脸,迫不及待地想将他脑袋中的那些知识以专业术语的形式去导出,去武装他的一系列戏剧理论。

明明是自由派出身的他,偏偏用「抉择之前」、「平移镜头」这一系列专业名词去硬融进学院派的行列。

这样频繁的「掉书袋」,既是一种「藏拙」,也是一次「露怯」。

但这种假装强大的怯,总是很容易被拆穿的。

这种怯,在陈凯歌一针见血的下场指导面前,在现场亮起红灯的作品面前,愈发难掩。

他说话缜密,逻辑清晰,迫切想要向大众证明自己的才华。

与另外三位坐在一起,郭敬明显然是有些自卑的,正是因为心中没有底气,令他在表演中都过于挣扎与拧巴。

这种挣扎,让第二期获得陈凯歌肯定之后的他的眼泪变得顺其自然。

而郭敬明的挣扎,恰巧是这档节目的挣扎。

节目组的挣扎,也正在呈现演员的挣扎。

不信你看,整档节目邀请的演员同样囊括各个类型:实力派、流量、新人、前辈演员…

而参赛演员之中,近几年,几乎没有一位,交出过一份够硬的成绩单。

于是我们看到明道们的挣扎。

和阿娇、李滨、段博文一样曾经拥有过巅峰时刻却又逐渐黯淡的演员一样,他们顶着焦虑,来寻找转机,寻找认同,寻找方向。

于是我们看到沈梦辰们的挣扎。

跨界对于她们而言,更像是为自己的事业找寻另一种可能性,她们一头扎进演员这一身份里,却没考虑过这一身份所必需的敬畏、信念感和热爱。

就像董力在离开舞台时问的那句话: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成为一名演员。

连他自己也在摇摆,也在怀疑。

于是我们看到陈若轩们的挣扎。

在稚气未脱,业务不精的他们身上,我们看到太多迷茫和焦虑。

他们一方面想要尽快出头,一方面缺少经验与锤炼,有些缺乏天赋,有些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做演员这块料。

挺唏嘘的,我们在这档节目里,既可以看见郭敬明的挣扎,也能看见节目组的挣扎,更能看到演员身上的挣扎。

他们陷在属于自己的困境里,一边攥着野心想要出逃,一边硬着头皮找寻出路,一边力不从心地守在原地,一边被身旁人看清所有挣扎与窘迫。

但别误会,我既不想紧跟潮流去把这种拧巴当成笑话,也无意去抨击这种矛盾,更不愿去批判这些挣扎。

相反,说实话,写在这里,我甚至在共鸣中有些不知道这篇文该如何继续,它似乎从后半段开始,便已经脱离了单纯探讨节目质量的原轨道。

因为,我突然发现,这种挣扎与窘迫,与我们这些平凡且无奈的普通人之间竟意外有了些许重叠。

因为,我突然明白,站在道德高讲思想独立,双手叉腰大谈不必迎合,不遗余力喊着做你自己,满脸婉惜说着不要妥协,对于说的人,太容易,但听的那位,未免太难。

更因为,「在妥协中挣扎」。

节目组如此,郭敬明同样,演员亦是,你我更加。

编辑 泛泛

图片 /来源于网络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