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毅-消失的风景

| 凡 | 是 | 摄 | 影|

莫毅

1958年生于西藏,在陕西长大。1973——1982年职业足球运动员。24岁开始摄影创作。曾获2015法国阿尔勒摄影节Manuel Rivera Ortiz国际摄影基金会颁发的纪实摄影奖和北京民生美术馆“民间的力量“金奖。作品被美国休斯顿美术馆、加拿大中国图像文件案馆、广东美术馆、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日本Zeit-Foto Salon、法国、英国等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分别在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3画廊、草场地摄影季、宋庄美术馆、Jiushi Gallery、艺术通道、天津老城里、平遥国际摄影节、连州国际摄影节、蓟县西井峪村、日本MEM画廊、日本禅画廊、日本ZEIT - FOTO SALON、德国柏林、美国芝加哥Walsh Gallery等地举办个展。

【1995:消失的风景

在网刊上发一组作品,用这组《消失的风景》是很合适的,原因有这么几个:一是如今最想说的话不能说,用《消失的风景》是安全的。二是从八十年代到今天,我总是在遇到的展览和正式发表的机会时,使用更有社会批判或者颠覆语言传统的作品,《消失的风景》不是,因而虽然作品很早,却很少有人看到。三是这段时间恰好正在天津,看着这座曾经熟悉的城市正在被时间一点点抹去我和它的关系,不免内心里柔软的情感多了起来……柔软的时候就说柔软的话吧。

在我近四十年的庞大作品库里,只有两个作品在当初的拍摄过程中始终有柔软和温暖的情绪陪伴,因为只要走进那种区域,我就柔软起来,不由自主地,拍摄的想法和使用的方法就简单-干净-朴素-传统起来,一个是1982年和1990年-93年的《西藏》,另一个就是《消失的风景》。(莫毅自述)

【飞了】

——说几句莫毅的《消失的风景》

萧沉

一座方圆约5平方公里的老城,永远从天津的地面上抹去了……

那是座由东马路-南马路-西马路-北马路四条大街围成的老城,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这四条马路上还跑着围城转的老式有轨电车,那电车到站所发出的清脆铃铛声,至今还鸣响在我耳边。可惜,一切都没有了,而围城转的老电车是早在三十年前就没有了的。

莫毅的这批照片,在他全部作品中属于少有的“传统老实”那一类;对观看者而言,也如极易听懂的“普通话”。我其实更惊异于这批照片所透露出的老莫“柔情”的一面,“伤感”的一面,“悲悯”的一面……在这些充满了人情味与恋旧感的影像中,你似乎看不到以往那个愤世嫉俗的莫毅了,也感受不到如同走在锐利刀锋上的莫毅了……你会一下子沦陷在一股浓浓的情怀中,像一个疲惫者沦陷在缠绵的沙发里,听一段味道醇厚的老街故事,或那支孤独沉静的马斯洛的小提琴独奏曲《沉思》!

是啊,我们可抹去平地上曾经凸起的一切,但却抹不去镌刻着以往生活的时光与生命轨迹。我们来自于那里,在那里长大,那是我们的根与梦;如今虽然飞了,孤独地飞了,像只蜻蜓般的风筝一样悄悄地飞了,但那一丝细线却永远握在我们的手心里……

END

 本文转载自网络期刊《十三不靠》(萧沉主编)

—【凡是摄影】—

| 带你进入摄影大师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