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萧劲光故居,感受红色故事与精神传承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洪虹

“岂有此理!”听完长郡中学“救国十人团”的宣言后,萧劲光大叫一声,一记重拳打在墙上。鲜血顺着他紧握的拳头汩汩流下,眼中也浸满泪水——1919年,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爆发,长沙市各学校相继组织“救国十人团”,进行罢课、游行示威、抵制日货等反帝爱国运动。

16岁那年的这一幕让萧劲光产生了探索、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强烈愿望。自此,他的一生都与中国革命斗争、与共产党的发展、与新中国的建立、与人民海军的诞生紧紧捆绑在一起。

秋日,湘江西岸,依山傍水,丛峦叠翠,萧劲光故居静静地“隐藏”在岳麓山下赵洲港天马山东边的坡地上,时不时有游客前来参观。站在故居前,记者仿佛回到了那段红色岁月。

红色故事 两手空空打造人民海军

萧劲光是人民海军的主要创建人,被誉为“人民海军之父”。在他30年海军司令员生涯中,有两段对话,让晚年的他念念不忘。

1949年10月中旬,衡宝战役的炮声刚刚停息,身在长沙组建湖南军区的萧劲光突然接到军委电报,说毛主席紧急召见。在中南海,毛主席说,新中国亟需组建一支空军和一支海军,中央想让萧劲光做海军司令员。

彼时,我国18000多公里的大陆海岸线,6500多个面积在500平方米以上的岛屿,都面临着有海无防的困境,东南面不少岛屿尚未解放,国民党部队还时不时海上骚扰。

消息太突然,萧劲光毫无思想准备。他坦率地说:“主席,我是个‘旱鸭子’,又不懂海军,哪能当海军司令员?我晕船挺厉害,连海船都坐不得。我这辈子总共坐过五六次海船,每次都晕得不轻。”毛主席笑着说,司令员是组织指挥,谋篇布局,又不要整天出海,认为萧劲光深谙我军传统,又在苏联学习过,了解苏联军队,方便向苏联学习海军建设,他就是看上了这个“旱鸭子”。

这段对话成为萧劲光从陆军转战海军的关键点。1950年1月下旬,“旱鸭子”将军离开长沙来到北京,开始了海军筹建工作。根据军委决定,萧劲光又陆续从第十二兵团兼湖南军区直属队抽调了总共2000余人来到北京。他们成为了人民海军最初的工作人员。

第二段对话发生在一艘渔船上。入职2个月后,萧劲光到了威海,打算过海到刘公岛去察看,但没有船,只好向当地渔民租了一条小船。渔民开玩笑说:“你是个海军司令员,还要租我们的渔船!”这话对萧劲光刺激很大,可有什么办法呢,他这个司令员,可是两手空空呀!他随即让同行人员记下了这段话,鞭策自己,暗下决心,一定要打造出一支强大的海军。

一开始没有军舰,没有油水补给船,没有飞机,没有海岸炮,缺少像样的码头、机场,国家底子薄,经济非常困难……甚至工作人员连办公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在旅馆、胡同里办公。至1980年1月,萧劲光告别海军司令员工作岗位之时,经过30年的艰难探索,我国海军在曲折中越挫越勇、越战越强。

红色人物 一生诠释“忠诚”二字

1903年1月,萧劲光出生在岳麓山下的赵洲港。由于家境贫寒,萧劲光是兄妹6个里唯一一个上学的孩子。他读书十分用功,诨号“书憨子”。

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1920年夏天,离毕业只有几个月的萧劲光,决定不要文凭,和他的同窗好友任弼时加入了俄罗斯研究会,后又去到上海外国语学社、赴苏联学习。其间,他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同志结下深厚友谊,并坚定了共产主义信仰,1922年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萧劲光是我军第一个专业学过军事指挥的军事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战争全过程,参加指挥过“四保临江”、 衡宝战役等许多重大战役战斗,卓有成效地开展了统一战线和瓦解敌军工作。特别在留守兵团期间,他组织开展拥政爱民活动,把1943年2月定为“拥政爱民月”,创立了人民军队的拥政爱民光荣传统,延续至今。

在晚年岁月中,肖劲光和晚辈讲得最多的就是“一个人离开了党,将一事无成”。他作风严谨,品格高尚,谦虚谨慎,功高不居,廉洁自律,侄外孙原想在部队谋个一官半职,结果,萧劲光把他送到了前线打仗去了。另一个亲戚,被他直接送到了炊事班。晚年,家乡要为他修故居,他摇头说要把钱用在经济建设上,用在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上。作为中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国家和军队的优秀领导人,人民海军的主要创建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将,萧劲光为党、国家和人民奉献了一生。

应萧劲光遗嘱,1989年4月16日下午,海军132号导弹驱逐舰驶向湛蓝广阔的大海,他的骨灰随风入海。大海的儿子终与海长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