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诸葛亮的打扮看社会治理方式的变革

作者:张能

《三国演义》在表现诸葛亮在战争过程中的谋略智慧的时候,诸葛亮出场时的穿着打扮是很有特点的。

比方说,第49回《七星坛诸葛祭风,三江口周瑜纵火》“孔明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足散发”。

第101回《出陇上诸葛妆神,奔剑阁张合中计》“懿出营视之,只见孔明簪冠鹤氅,手摇羽扇,端坐于车上;左右二十四人,批发仗剑,前面一人,手执皂旙,隐隐似天神一般”。

也就是说,小说在表现诸葛亮的军事才能时,诸葛亮都是以“道士”的形象和身份出现的。

诸葛亮是儒士的代表人物,在打战的时候,用道术而非儒术,说明儒术在真刀真枪的时候没有实际用处,“弥近理弥无用,徒美谈以惑世诬民”。直到清末洋务运动时,有个叫倭仁的大臣还在说“立国之道,尚礼仪不尚权谋,根本之图,在人心不在技艺”。

好像正确,但是没用。同时又看不起“实用”,所以就有“在人心不在技艺”这样的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

在这样一种思维模式里面,养成了偏激和戾气,外自信而实自卑,容不得不同意见。所以,诸葛亮在关键时刻以道士面目出场,可以说反映了儒学作为一种社会治理思想的缺陷,具体方法上的资源不足。

当然,任何一种学说思想,无论是所谓传统的,还是现代的,无论它最初产生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产生的。

儒学有非常积极的一面,尤其是儒家的大丈夫精神,“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三军可多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对独立人格的弘扬,培育和鼓舞了中国历史上一代又一代有精神有人格有作为的大丈夫。

这种独立、勇猛、不计得失的大丈夫精神,是现代社会治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资源。

所以,现代社会治理要吸取历史教训,要利用古今中外多种思想资源。譬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便是吸取了很多的历史教训得到的一个经验。

王安石改革,被认为是导致北宋灭亡的重要原因。

明朝的王阳明的心学,他有一个主张“古世四民异业而同道,其尽心焉一也”,就是说“士农工商”只不过是不同的行业,内在的道理是相通的,分工不同,但都为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社会的发展,生活的进步。这个王阳明的学说,也被认为是导致明朝灭亡的重要原因。

再比如《汉书》的作者班固,批评司马迁《史记》“又以是非颇谬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慹利而羞贫贱,此其所蔽也”。

而他所批评的司马迁,在《史记》里是这么写的“故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宁有政教发征期会哉?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贱之征贵,贵之征贱,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

意思是说,农民、矿工、工匠、商人,在经济生活中各自发挥自己的作用,并且司马迁也没说哪个更重要,就是各自发挥自己的才能,竭尽自己的力量,目的也很朴素简单,就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生活需要,而不是某个政教在上面计划出来的。然后,“物贱之征贵,贵之征贱”,市场价格就发生资源配置作用了,各个行业的人都把自己的专业做好,各人的需要满足了,社会财富也随之增加了。这个总的社会财富,不是“士农工商”中某一个阶层或行业独立创造的,而是社会分工和合作的结果。

这个现象,像水往低处流一样,白天晚上都不停,也不是有人特意要求或者指导老百姓去做的。这个现象难道不是符合“道”的规律,不是一种自然的经验吗?

汉初文景之治,文帝和景帝四十年的时间,积累了许多的财富,充足到国库里的铜钱太多了,用不上,以至于那些用来串钱的绳子都烂掉了。粮食也是多得仓库装不下。而文景之治,用来治理经济、治理社会的方法便是老子的无为而治。当然,如此选择倒不一定是有意为之。当时典型的例子就是儒士辕固生,说了看不起老子的话,结果被喜欢老子的窦太后(汉文帝的皇后)下令关到猪圈里去。

老子的这个无为而治,是和现代市场经济原理相通的。市场经济的坚定捍卫者,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他的理论的一个核心概念“自生秩序”,和老子的思想是相通的,或者可能直接受到老子思想的启发。

哈耶克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老子》,说明他的思想极可能受了老子的影响。而上述《史记》中的叙述,实际上说的也是这个道理。而且,先秦儒家的义利思想也没有后来那么偏颇。

倒过来读《论语》,最后一篇《尧曰篇》里有这么一段孔子与子张之间的对话,孔子说“君子惠而不费---”,子张问“何谓惠而不费”?孔子回答“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

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即以老百姓的利益为出发点,并且因势而为,这个“势”就是司马迁史记里面那个水从高处往下流那个势,也就是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让老百姓自己作主,各尽其能,让老百姓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智慧,最后就能使老百姓得到实惠,而用不花费太大的力气,这个也就是老子的“我无为而民自化”之道。

如果这种开明务实的思想,能和伸张独立人格的的大丈夫精神结合起来,兼容并蓄发展下去,其后的发展就会有另外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