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突遭调查,P2P已死?

P2P行业正面临史上最强监管期,涉及该业务的企业将元气大伤

作者 / 姚赟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至少15辆警车停在路边,100多名警察冲入51信用卡在西溪的办公大楼,该公司多名员工被带走,坐满了12辆警车。

10月21日午后,51信用卡杭州总部被警方突击调查的消息刷屏。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位当地互金企业高管告诉记者,调查或与近期对爬虫业务的整治行动有关,这一消息目前尚未得到进一步证实。

根据《科创板日报》报道:主要是子公司的外包业务及现金贷,前者涉及爬虫技术。

另,据消金社报道:51信用卡某副总裁向消金社确认网传消息属实,并通过消金社回应用户关切。该副总裁称,“51信用卡催收外包的问题,公司P2P业务正常。”

51信用卡CFO赵轲向媒体回应,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正在了解具体情况。不清楚被警方带走的人员是否为公司员工,后续将发布正式公告。赵轲还表示,“你能给我打通电话,说明我们还是正常的。”

众说纷纭中,真相越发引人好奇。这些信息中可确认的是,的确有警察进入正在51信用卡进行了调查。但调查什么,为何调查,还未有证实的消息。目前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爬虫,二是暴力催收。

涉及爬虫还是暴力催收,背后都指向了一场针对P2P的风险整治行动——P2P行业正面临史上最强监管期,涉及该业务的企业将元气大伤。

爬的什么虫

近日,网络流传了一张某银行向51信用卡发出的疑似律师函的截图。

“通过我行技术监控发现,贵司通过爬虫程序对我行用户信息进行抓取,但我行未与贵司签署相关书面的授权书、同意书或默认贵司从我行系统及业务办理过程中获取用户个人的信息。”“贵司作为51信用卡管家等APP的运营方……”

据了解,“爬虫”主要分为公开爬虫和授权爬虫两类。前者只能爬取机构或网站公开发布的信息数据,如工商信息等;而后者则需要取得用户的个人授权,以爬取个人通讯录、邮箱、网银、电商平台等个人隐私数据。

而该截图中涉及的,应当是后者。

51信用卡对自身的定位为——中国领先的信用卡账单管理工具,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那么,一家定位为账单管理工具和互金服务平台的企业,又非直接业务,也不是大数据公司,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爬没有合作关系的某银行的“虫”?

2019年9月12日,杭州当地媒体《都市快报》报道: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公信宝运营方)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古荡派出所查封。

而后,公信宝国际事务总监丁云鹏向媒体透露,为配合警方调查其曾经服务的某公司,公信宝CEO黄敏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至今还没有消息。

黄敏强在曾在公开演讲时表示,公信宝数据爬虫产品是数据交易所的组成部分,专业于提供个人授权下抓取用户数据的金融科技产品,覆盖泛金融、泛电商、泛社交、个人身份等多种维度数据,为各大银行、消费金融、网络贷款、汽车金融等公司提供了优质的征信基础数据服务。

实际上,杭州正在整肃“爬虫”问题。除了公信宝,同盾科技、摩羯科技在内的多家数据行业头部公司,均传出被查的消息。

据了解,摩羯科技旗下有一款专门爬取支付宝数据的产品。该产品只需要用支付宝扫描一下登录“二维码”,就可爬取支付宝用户的真实姓名、手机号、收货地址、近一年的购物信息、交易记录等。

《都市快报》报道称:据悉,此次多家数据提供商被查,问题大概率出在数据来源和用途方面,比如用户未授权、向电话催收公司出售数据等。

试着还原下整条“业务线”:当个体向平台借款后,通过协议或爬虫技术获取个人信息和其他通讯录中其他联系人的信息,然后在借款方逾期后,便进入催收程序。这与51信用卡某副总裁回应——催收为外包——也能衔接上。

也就是说,在这条看起来分工明确的产业中,开发爬虫程序的数据公司和外包的催收公司都仅仅是其中一环。

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则曾对媒体表示,现在这些大数据风控公司被查大多是公安机关出动,并非监管出动。公安机关查处的部分大数据风控公司涉及现金贷业务以及暴力催收问题,属于打黑除恶行动的延续。

暴力催收?

浙江“凤凰行动”独角兽上市代表,八大银行共贺51信用卡香港上市,51信用卡官网主页还在继续轮播这两张祝贺上市的图片。

2018年7月13日,51信用卡正式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2019年3月,51信用卡被纳入港股通名单,并成功被纳入恒生综合指数。8月28日,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发布2019年中报。数据显示,51信用卡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4亿元,同比增长9.8%;经调整净利润3.09亿元,同比增长12.9%。

但,在漂亮的业绩面前,资本并没有给出正向的回报:自上市来,51信用卡的股价整体呈下跌趋势。有媒体分析,除了业务方面面临的挑战外,阴阳合同、暴力催收等投诉不断,也为51信用卡笼罩上了多重的阴影。

其中,暴力催收是第一重。

据51信用卡官网显示,旗下主要产品业务有三项,分别是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和51人品贷。

(来源,企查查)

企查查显示,51信用卡实际运营方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恩牛”),旗下51人品运营方为“恩牛”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杭州义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义牛”)。

聚投诉平台显示,针对51人品贷集体投诉专题中,累计访问量134856次,有效投诉量3196件,有效解决量1857件,有效解决率58.1%。

据聚投诉统计,截止2019年10月21日19:00,在该平台上“义牛”累计投诉量4221件,解决量2566件,解决率60.79%。

关于暴力催收的极端案例,已多次发生,虽说欠债还钱本天经地义,但“暴力催收”,已成P2P行业的死穴。

笼罩51信用卡上方的阴影不止暴力催收。

由“恩牛”100%控股的北京鼎力创世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运营的“给你花”,在聚投诉平台上累计投诉量2260件,其中无效投诉295件。

2018年4月6日,宋先生在平台上对给你花发起了集体投诉。

投诉内容为:该公司在国家法律规定后,仍旧向在校大学生贷款,贷高利贷,吃砍头利,借了3400收了800中间费又有一千五百多的利息,到手两千六百块,但是收取费用高达两千多和借的钱等同,并且在本人未阅读并且同意的前提下,私自读取通讯录,对通讯录联系人进行轰炸,进行人身攻击,网络暴力催款,给受害者留下来精神障碍,并且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

宋先生提到的“读取通讯录”的情况,51人品贷也存在这一问题,而这便是第二重阴影——违规获取用户信息。

据P2P观察9月20日报道:截止稿前,51人品贷APP上,其“用户注册协议”及“信息授权服务协议”中,依然存在违规经营行为。强制获取用户本地通讯录、电商平台的收货地址,甚至是QQ分组、QQ群号、QQ群名……

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网络运营者在用户数据收集、数据处理使用、数据安全监督管理等方面提出了40条细化的准则要求。

《办法》明确要求,“制定并公开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且强调“如果收集使用规则包含在隐私政策中,应相对集中,明显提示,以方便阅读”,突出信息使用规则的重要性,以便个人信息主体享有充分选择权。

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的《网络安全实践指南——移动互联网应用基本业务功能必要信息规范》则也明确表示,网络运营者不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并提出收集个人信息应遵循最少够用原则。《规范》指出,金融借贷APP可收集的必要信息包括“手机号码”“账号信息”“身份信息”“银行账户信息”“个人征信信息”“紧急联系人信息”“借贷交易记录”等7项。

一个小小的“爬虫”,引发不仅仅是暴力催收,它打开了P2P的潘多拉魔盒。

隆冬已至

2018年年中,杭州成为P2P爆雷的重灾区。

“P2P网贷中间还是有一些新生事物,动机也是为了搞普惠金融,但有些方面还是违背了财务健康,可持续性和监管方面的基本规则,因此也出现大面积的问题。”10月12日,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公开活动中这样谈及P2P。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7月,全国已经出现250多家P2P平台出现逾期、跑路、倒闭等情况,其中浙江延续6月份P2P问题企业全国占比第一趋势,7月,浙江地区无新增平台,累计平台达803家,8月新增问题平台80家,累计问题平台已高达538家(集中在杭州)。

而去年的集中爆雷,也只是敲响了P2P中,前一个P(投资方)的警钟。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公告,一致认定该省整治名单内纳入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符合“一办法三个指引”有关规定,现予以取缔。

10月18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网络借贷行业风险提示函”。提示函显示,当前,P2P网贷行业正在进行风险专项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未来山东金融局将对全省范围内未通过验收的P2P网贷业务全部予以取缔。

一片“取缔”的肃杀中,本次,针对P2P的风险专项整治行动,实际上正在逐步全面和细化,或者说,P2P的整治已进入下半场。

近日,央行向部分银行下发了《个人金融信息(数据)保护试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初稿,待征求意见结束后将正式对外发布。

《办法》重点涉及完善征信机制体制建设,将对金融机构与第三方之间征信业务活动等进一步作出明确规定,加大对违规采集、使用个人征信信息的惩处力度。

端掉贩卖个人数据的灰产窝点,建立严格的个人金融信息保护办法,咬紧网贷机构P2P业务的审核,P2P的整治更加全面和系统,加入了对借款个人的保护,不再停留于投资方和平台。

根据网贷之家数据,2019年9月,P2P网贷数量继续下行,正常运营平台下降至646家,9月一个月减少了9家。而在8月,P2P网贷减少了23家。9月,贷款余额总量为6099.48亿元,环比下降329.31亿元。

能否回暖

白雪皑皑的隆冬,是否隐藏着复苏的迹象?

广告是面镜子。

2017年,P2P平台的广告大量涌入网剧。

有P2P平台人士透露,“目前(2017年)在市面上,创意中插最低是90万元起步,一般是100多万一条,高的话300多万,这主要还是取决于网剧的质量。如果是S级别,均价可能在150万以上。”

云合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7月上新的254部连续剧中,中插广告投放的剧集数量由1月的1部增至7月的6部,数量占比也由2.7%增长到18.2%。据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底至2017年10月,播出的热门大剧中,共有16部网剧中出现了多达11家互金平台的广告。

据不规则数据显示,仅从2016年底到2017年10月份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中,播出的热门大剧中,共有包括《楚乔传》《军师联盟》《河神》在内的16部影视剧(包括综艺节目)出现了互金平台的广告,涉及多达11个互金平台,其中有8个互金平台广告以中插形式呈现。

剧星传媒CEO査道存曾表示:2017年创意中插和创意压屏广告市场规模将突破20亿人民币。

而到了2018年下半年,P2P爆雷潮后,网剧和其他渠道的广告业务受到了直接的冲击。2018年7月24日,针对小米用户爆料的小米在系统中推荐的多个P2P平台“爆雷”一事,小米方面回应称,已第一时间下线了所有P2P推广广告,也在尽全力帮助用户向涉事P2P平台追索维权。

下架、删除、撇清关系,这类限制或禁止一直延续到了《长安十二时辰》。

年中,被称为2019年当红良心剧的《长安十二时辰》热播,截止目前豆瓣评分8.3分。

而在这部剧中,陆续出现了和信贷、爱钱进、悟空理财、PPmoney网贷、人人贷等多个网贷平台广告。据不完全统计,《长安十二时辰》中陆续出现爱钱进、悟空理财、PPmoney网贷、人人贷等多个网贷平台广告。

同时,除了网剧,近期,抖音中也常见P2P广告。

根据界面新闻的不完全统计,当前抖音平台已经出现了约50家左右的贷款产品,除了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等“常规操作”外,P2P、小额贷款等也屡见不鲜。与《长安十二时辰》一样,抖音也因为这类广告和推广,被质疑没有“责任感”。

在一轮轮整顿、质疑、批判中,广告投放的复苏,其实不能视为P2P行业找到了出路,更有可能是获客成本加大之下的无奈之举。

这个高度依赖信任的行业,正面临信任的全面崩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