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业者的诺贝尔文学奖“生意经”

中新社柏林10月21日电 (记者 彭大伟)在去年因丑闻困扰而停发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后,瑞典文学院今年10月同时颁出了2018年和2019年两个文学奖。

在中国,对于波兰作家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汉德克获奖感到欢欣鼓舞的除了他们的忠实读者,还有拥有二人作品中文版权的出版商。其中,后浪和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年出版了托卡尔丘克《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两部小说的中文版。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旗下的世纪文景更是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九卷本的汉德克文集。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0日,瑞典斯德哥尔摩,2018诺贝尔奖晚宴举行。

作为出版社,旗下作者获诺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在中国做严肃文学出版需要依靠这一年一度的“强心剂”吗?在日前闭幕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中新社记者就此与前述两位诺奖得主的作品中文版出版方进行了对话。

“虽然我们作为出版商,说起来也是‘商人’,但其实当初购买汉德克版权时并没有那么功利的想法。”上海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世纪文景总经理姚映然表示,最初引进汉德克时并未考虑过“会不会得诺奖”,而主要是注意到他在文学和写作上的价值,“纯粹觉得在德语文学这个系统里,他是个绕不过去的人,因此我们就做了这套书。”

后浪出版负责托卡尔丘克作品中文版的责编石儒婧亦坦言“没有想过会得奖”:“并不是托卡尔丘克不值得这个奖,是我们不敢相信这种好运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石儒婧表示,对当代中国读者而言,托卡尔丘克擅长以碎片化小故事组成一部完整小说的独特创作方式符合今人碎片化阅读的潮流,同时她还拥有惊人的想象力,书中有认为自己身体里住着一只鸟的酒鬼,有长着长胡子的圣女,有每天晚上爬上小山丘去咒骂月亮的老妇人……“不同寻常的人物和事物在她笔下交织出一个神秘的世界,供我们畅游”。

“在汉德克还没有得诺贝尔奖的时候就把他那么多的作品翻译成中文了,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我非常赞叹。”德国汉学家、歌德学院北京分院前院长阿克曼指出,事实上即便在德国,汉德克也不是一位畅销小说作家,“他的书太复杂、太特别了。在中国也一样,他的读者群可能不会太大。”

与阿克曼的观点类似,姚映然也认为,不是每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都能在中国取得商业成功。她透露,九卷本汉德克文集目前总发行量约为15万册。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在中国销量最高的外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品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其中文版纸质书2010年获授权发行以来,截至2018年已销售超过650万册。

对于即将出版下一部托卡尔丘克作品《云游》中文版的后浪而言,其仍将把托卡尔丘克作品打造为畅销书作为努力的方向。

“我们当然是希望她成为畅销书作家,正往这个方向努力着!”石儒婧说。

在姚映然看来,中国的出版界和读者群体近年来都在走向成熟:从出版者的角度,在获取国外最新书讯等资源方面交流障碍在减小、同国际上的差距也在缩小;在读者层面,现在的年轻群体付费版权意识也正与日俱增。而汉德克获奖对于他们所从事的严肃文学出版事业无疑也是“强心剂”。

“所以也要给我们的市场和读者一点时间。”对于中国文学出版的未来,姚映然在坚持耕耘的同时感到乐观:“光看我们的书单,会给人一种‘文学性太强了’的印象,但我们也活了下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