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一记忆:《青洪帮》,行笔记录填空白

“一书一记忆——曹保明作品在当代”今天翻开第四十七本:《青洪帮》(吉林大学出版社1999年12月版)

关于这部《青洪帮》,曹保明总觉得说起来话长。

怎么想起写这部作品了呢?

曹保明说,今天想来,它完全是产生于我的老故事丛书的一个整体理念当中。记得当年,我的关于行帮文化成果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关注,而我自己也想扩展一下自己的研究领域,于是这个选题就产生了。说起它的文化内涵,是因为在生活中各种行帮的文化,许多都与它有联系,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把民间曾经存在的青洪帮文化也规范在内,也有试写一下的想法。

在写这个选题的时候,我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并进行了科学的规范和组合,特别是关于民间曾经存在的大量帮会,其早期的组织机构和中、晚期的组织机构中,各种行帮的入帮规矩以及他们的社会交往当中的一些文化,是十分丰富的。但是,这方面的文化在过去极少被人归集成一个专题文本,那么此次我是将我多年田野文化普查、调查历史文化资料时的积累融合在一起,这才形成了这个独特的文本。

这个文本的形成,也是在吉林大学老故事丛书的规范内和基础上,又进行了大量的资料整理形成的,其实是一部填补了这个行当文化空白的作品。这部分作品当中的故事十分丰富,主要就是一些历史名人与行帮的关系,还有关于这些行帮们的生活习俗与社会生活之间的关系。同时,我又将他们的习俗与社会正常生活、百姓生活的习俗进行了比较研究,总结出这种习俗与生产生活的关系、地域的关系、文化的关系,以及闯关东文化当中这些习俗的应用和传播。可以看出,这些习俗的规矩,同时也丰富了我的东北土匪文化的研究。同时,我将这个古老的行帮在历史、自然、社会生活当中的许多方面,包括信仰和习俗,进行了对照,并归集了这个行帮所存在的一些文化特征。总之,我保留它,是因为这是一种社会文化的存在记录。

来源:吉林日报彩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