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运动员当体育教师不能任性!也需过“教师资格”关

“让更多高水平运动员在退役后能进入中小学从事体育教学工作”,这样的呼声由来已久。但是近日,教育部在与国家体育总局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协商后明确答复,不能随意降低体育教师必备的文化素养门槛。

有统计,全国每年约有上万名专业运动员退役,还有近10万名的体育学院毕业生,他们自谋就业,不少被迫转行,无法发挥运动员和体育毕业生的专业优势,造成了专业人才的浪费。为此,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相关业内人士不断呼吁,应当进一步拓宽退役高水平运动员担任学校体育教师的渠道,为他们在退役后转岗体育教师工作开辟“绿色通道”。此举是否可行,一直存在各种争议,核心就是从教者必须具备的两个硬条件:文凭和教师资格证。那么,对于高水平运动员,尤其是那些在全运会乃至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上摘金夺银的运动员,能否对他们放低门槛或制定相应的破格政策呢?

几天前,教育部官网贴出一则答复,由于教育行业的特殊性,国家对专职教师的聘用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尚不能突破目前的法律法规,随意降低体育教师所必须具备的文化素养和文化理论门槛,更不能提前聘用未通过教师资格考核的退役运动员成为专职教师。《教师法》第十条规定:“国家实行教师资格制度”“经国家教师资格考试合格,有教育教学能力,经认定合格的,可以取得教师资格”。

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季浏认为,教育部的答复是正确的,因为不仅法律对教师入职有规定,而且,更要看到教师岗位的特殊性。有两点必须明确,第一,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不等于就是一名合格的教育工作者;第二,单项技能优秀的运动员不一定能胜任需要掌握多项运动技能的体育教学工作。“体育教师不是教练员,教给学生一定的运动技能只是手段,目的是要通过体育教学培养学生的优良精神气质、对运动的热爱,以及充满活力的健康生活态度等。这就需要体育教师必须掌握必要的教育学、心理学等各方面知识。如果一名专业运动员要转入教师队伍,就必须首先补齐当教师必备的知识和能力。

按要求,现在中小学应该为每个学生每天安排一节体育课或体锻课,还要建立若干运动队或俱乐部。因此,基层学校体育教师总体呈现供给侧不足。在上海,仅有华东师大、上海师大、上海体院等少数高校设有体育师范专业,一般每年每校招生不足百人。所以,吸收退役的高水平运动员补充体育师资的缺口,也成为一种思路。

一方面是高水平运动员从教门槛不得放低,一方面是中小学普遍遇到专项运动技能出色的体育教师匮乏的问题。怎么协调?其实,早在2017年,教育部曾出台过《学校体育美育兼职教师管理办法》,提出要“畅通优秀退役运动员进入学校兼任、担任体育教师的渠道”,“通过购买服务项目等多种形式鼓励支持体育学校教练员、退役运动员积极参与学校兼职教师招聘,为学生进行专项运动技能培训服务”,“建立专任教师与兼职体育教师结对帮扶机制,支持兼职教师与专任教师联合开展教育教学活动”。

“作为体育教师,更多是要在与学生的接触中培养学生全面发展,这就需要教育的方法与手段,而这又显然不是一般的运动员能做到的。”闵行中学校长何美龙说,为了丰富学生的体育活动、提升运动技能,学校成立了棒球、足球、田径等运动队,均聘请了校外的专业教练作指导。但是,每当这些专业教练来校,都会由本校的体育教师从旁协助。首先,体育教师更熟悉学生,也懂得教学技巧,可以更好协助教练完成训练;其次,一旦教练与学生之间发生矛盾,体育教师可以起到协调作用,毕竟他们更善于做学生工作。这样做就能很好地弥补基层学校高水平运动队需要高水平教练带教可能产生的“制度性”难题。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王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