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百年前的昭和天皇登基,日本今天这场典礼够寒酸的

日本德仁天皇向国内外宣告即位的“即位礼正殿之仪”22日在东京皇宫宫殿内举行。日本政府邀请的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元首、王室、政府高官、各行业代表以及日本皇室成员、三权之长、各县知事等约2000人参加了该仪式。

根据日本媒体先前的报道,日本政府为这次即位仪式共列出了160.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5亿元)的预算。虽然相比1990年明仁天皇的登基典礼提高了3成左右。但考虑到物价和人事费上涨、外国宾客增加等不得已而追加的预算,此次日本政府已经堪称是“节俭办登基”了。不在野外架设舞台,服装方面,除德仁天皇和皇弟秋篠宫两对夫妇的衣服是全新的之外,其他皇族和宫内厅干部基本上都是采用前次典礼的服饰加以修改,甚至宴会和巡游都缩减或延期。这样的登基礼,在战前的日本是难以想象的。

日本历史上曾经举办过的最大登基典礼是1928年的昭和登基大典,1926年12月25日,日本大正天皇嘉仁去世,其25岁的儿子裕仁即位。成为日本第124代天皇,名号为昭和。经过1年的服丧期后,1928年1月,裕仁正式登基,举行了盛大的登基仪式,其规模超过了历代任何一个天皇。

当时日本经济处于大萧条前期,尽管如此,议会还是通过了一笔相当于当时736万美元的庆典预算。

老百姓衣食住行都捉襟见肘了,天皇即位庆典还耗费这么大,当然会引起不少人的抱怨,有左翼人士秉笔直书:“京都喧嚣的登基大典,1600万日元,穷苦人的脊背都被压断了!”对于这些民间呼声,日本当时的政府大搞镇压,任何擅自评论庆典经费的报纸都会遭到轻则停刊整顿,重则关停查封的处罚。

736万美元按购买力相当于今天约20亿人民币,这么一大笔钱都花在哪里了呢?首先在日本本土和殖民地大肆修建天皇像供奉所、忠魂碑等纪念性的工程项目500多个。

其次在时间也是史无前例,登基庆典分践祚仪式、国家祭典、大尝祭、军队检阅等许多名目,分阶段进行,竟然持续整整1年。

此外,日本政府第一次使用当时很前卫的高科技——无线电广播。刚刚兴起的新闻传媒充分利用这一事件炒作,在皇室的支持下,竭尽所能地在全国大肆宣传登基庆典和天皇的“神威”形象。很多日本人第一次听到广播,就是在这一年。

当然,为显示其“仁爱”,昭和天皇还不吝啬于小恩小惠,花费高达几百万日元。800多名老人收到天皇赐品。60岁以上的表彰,80岁以上的赐酒杯。

在所有庆典结束后,日本还调集全国和各殖民地的军队,搞了一个狗尾续貂式的“军事大检阅”。

昭和天皇的登基大典创造了日本历史上的“登基大典”之最。当时刚刚遭遇经济危机,国内外环境都十分恶劣的日本,为什么要举行这场规模超前,名目浩繁、耗资巨大的庆典呢?

其实,这种大操大办背后,正体现了日本皇权的虚弱。日本在经历明治天皇时代的传奇式的发展后,紧接着就遭遇了天皇的信任危机。明治天皇的儿子嘉仁(大正天皇)因为患有先天性的精神疾病,被嘲笑为“白痴天皇”。其治下的“大正时代”被认为是日本民主政治的萌发期,当时的社会思潮井喷,社会上充斥着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现实主义、女权主义等各种思潮,天皇权威不断被冲击,在社会和军队中,对天皇的不敬事件和挑衅越来越显著。对此深切忧虑的裕仁在皇太子时代就一再对此表达不满,因此在登基之后,迫不及待的进行了这场规模浩大的“秀”,以便宣示自己的“现世神”的地位。

但历史的讽刺在于,正是这位昭和天皇一手搞砸了其祖父创下的“江山基业”。二战之后,战败的昭和天皇不得不发表“人格宣言”,宣布自己不是神而只是人。战后的新宪法中,天皇的地位下降到“国家统合的象征”,再也无力搞那般规模宏大的庆典了,“昭和登基”成为了日本历史上的绝唱。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