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的“结”,险胜的特鲁多在第二任期能否有解?

去年12月开始,中加关系因"孟晚舟事件"遇冷。专家表示,特鲁多暂时不太可能缓和中加关系,因为他要看美国态度。

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侯佳欣 朱海逸】"特鲁多以微弱优势获胜,得以组建少数政府。"《卫报》22日头版如此形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此番连任。

《卫报》网站截图

当地时间21日,加拿大新一届议会选举结果出炉。现任总理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获得157个席位领先其他党派,但加拿大法律规定组建多数党政府需要170个席位,因此特鲁多将组建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的少数政府。

逆境连任的特鲁多将面临怎样的挑战?因"孟晚舟事件"持续遇冷的中加关系又将何去何从?就这些问题,环球网记者22日采访了社会科学院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周荣耀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唐小松,前者认为"孟晚舟事件"已成为中国、美国、加拿大三方关系中的一个"结",这个"结"还是要美国人来解开。后者则认为,如果中美关系向好,特鲁多也可能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此事并缓和中加关系。

逆境连任,特鲁多蝉联总理

(特鲁多。图源:CBC)

在刚刚结束的加拿大新一届众议院选举中,执政的自由党以微弱优势击败挑战的保守党,特鲁多将蝉联总理。

截至当地时间10月22日5时许,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统计,在加拿大议会众议院的338个议席中,47岁的特鲁多领导的中左翼执政党自由党已拿下157席,最大反对党、中右翼的保守党仅赢得121席,加拿大政坛将维持自由党执政的局面不变。

(大选投票结果。图源:CBC)

投票前遭遇多重逆境和争议的特鲁多将连任加拿大总理,但其所领导的自由党在议会中的领先优势将不复往昔。在2015年大选中,自由党赢得众议院184个议席,成为众议院第一大党;保守党位居第二,仅获得99个议席。

据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本届大选共有2740万选民,全国设约2万个投票站。在参与争夺众议院338个席位的多个政党中,最有竞争力的是现任总理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和老对手保守党。

自41天前加拿大进入选举季,选情一直胶着,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民调不相上下,均在30%左右,各党进行相互攻击,被认为是加拿大40年来"最乏味、令人沮丧和肮脏的选举",显示了加拿大不同地区、不同代际以及法裔和英裔的分裂。

最终,特罗多以微弱优势获胜。选举结果出炉后不久,特鲁多在推特上发文致谢选民。"谢谢你,加拿大,感谢你对我们党派的信任,(感谢你)相信我们(能够)推动这个国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美国总统特朗普也献上了贺词。特朗普在推文中祝贺特鲁多取得了一场"精彩且艰难"的胜利。"我期待着与你一同努力,使我们两国的关系更好!"他说。

联合执政,自由党前路多艰

(特鲁多。图源:CBC)

遥想4年前的大选,特鲁多凭借年轻的清新形象,以及性别平等、修复与原住民关系、改善基础设施等政纲,带领自由党高票击败垄断政坛9年的保守党,成为加拿大史上第二年轻的总理。

当时,身为加拿大总理中任期最长的老特鲁多之子,特鲁多是何等"有雄心"。然而今年的大选,他却打得艰难而焦灼,其领导的自由党和希尔担任党首的保守党势均力敌,胜负难分。

过去4年加拿大经济稳步增长,但特鲁多和自由党却丧失了4年前的绝对优势,这背后究竟藏着哪些原因?

这一问题可以归纳为以下4个方面。首先,普通民众没有从经济发展中获得较大受益,工资增长缓慢,购买力疲软;其次,特鲁多政府的大麻合法化和财政预算赤字高企等问题一直备受争议;再者,加拿大舆论认为特鲁多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有失误,同一些国家的关系陷入困境;此外,特鲁多的个人表现也受到质疑。

加拿大议会道德委员会两次认定特鲁多违反加拿大联邦利益冲突法。2017年底,特鲁多受邀到宗教领袖的私人岛屿免费度假;今年2月,特鲁多被指在SNC-兰万灵集团公司丑闻中涉嫌干预司法;今年9月中旬,媒体曝出特鲁多"涂黑脸"丑闻后,关于种族歧视的质疑一直不绝于耳。

因此,特鲁多的竞选之路可谓举步维艰。此外,尽管特鲁多此次赢得连任,但既要面对联合执政中的各种不确定因素,又要兼顾强势反对派的牵制掣肘,自由党未来4年仍然面临诸多挑战。

谈及加拿大此次大选,社会科学院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周荣耀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此次大选结果并不出人意料。不过特鲁多在大选中险胜,他今后面临的执政问题不会比现在少。新的联合政府在执政上可能会有细微调整,但整体执政纲领不会发生太大改变。

几多风雨,中加关系何去何从?

(特鲁多。图源:CBC)

去年12月开始,中加关系因"孟晚舟事件"遇冷。连任之后的特鲁多是否会改变对华态度?即将成立的联合政府又将在中加关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就这些问题,环球网记者22日采访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唐小松。

唐小松称,特鲁多暂时不太可能缓和中加关系,因为他要看美国态度。若中美关系缓和,特鲁多甚至可能要求美国"放他一马",用外交手段解决孟晚舟事件。但是希尔为代表的反对党必然会阻挠,这可能会对特鲁多形成掣肘。唐小松认为,虽然特鲁多可能在第二任期想作出政治业绩,但同时面对反对党的牵制和美国的压力,他很难踏出这一步。

谈到中加关系未来的发展,周荣耀认为,总体而言,中加关系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因为中加关系历来受制于中美关系和美加关系。对此,唐小松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唐小松认为,尽管加拿大主张外交独立,但骨子里还是深受美国影响。加拿大在贸易上对美国有很大的依赖,加上作为盟国,美加在安全问题上合作紧密,所以中美之间,加拿大会有"选大头"的想法。

唐小松称,目前,中加之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政治和外交方面,经贸方面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中加双方都没有把对方摆在外交棋盘的最前方,所以再好的关系也就是双方经贸量增加,不再而给彼此合作增加阻力,想要达到亲密的或者战略伙伴关系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在加拿大的外交关系中,排第一的永远是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