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梦》里林黛玉还有一个隐性仰慕者!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林黛玉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美人,她是遗落人间的天使,她有着国色天姿,有着聪敏隽秀,有着超拔的才华和高洁的品格。在人群中,林妹妹永远是最亮的那一颗星,引来万众瞩目。

贾琏的小厮兴儿和尤二姐数说贾府人,就提到林黛玉:“奶奶不知道,我们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个是咱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黛玉,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这样的天,还穿夹的,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我们这起没王法的

都悄悄地叫她多病西施”。可见在这些下人的心目中林黛玉简直是仙女一样的存在,以至于见到林黛玉都会敛声屏气。

除了对林黛玉情有独钟的贾宝玉,事实上还有一个人对林黛玉一见钟情,他就是呆霸王薛蟠。乍一听林黛玉仿佛巫山神女,而薛蟠则是俗之又俗的蠢人,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呢?

第二十五回,贾宝玉中了魇魔法,关于薛蟠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描写:“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 ,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看似闲闲一笔,不过直接描写了薛蟠的性情,以及侧面衬托林黛玉的美丽。不过细思之下薛蟠也并非一无是处,他起码很顾家,有一定的责任感,对于妾侍香菱,薛姨妈、薛宝钗都有保护的意思。但是忙中着闲,看了一眼林黛玉几乎酥倒,除了衬托林黛玉的风流品貌,大概也为薛蟠的心理活动埋下了伏笔。

在第五十七回林黛玉和薛家母女关系甚笃,要认薛姨妈为娘,薛宝钗开玩笑道:”认不得的。”黛玉道:“怎么认不得?”宝钗笑问道:“我且问你,我哥哥还没定亲事,为什么反将邢妹妹先说与我兄弟了,是什么道理?”黛玉道:“他不在家,或是属相生日不对,所以先说与兄弟了。”宝钗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下定了,也不必提出人来,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你细想去。”说着,便和他母亲挤眼儿发笑。

“我哥哥已经相准了”,俗话说有因才有果,如果薛家母女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此时薛宝钗的玩笑话怎么会如此顺畅地说出来呢?薛蟠虽然并不坏,但他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好色,而且占有欲极强,当然喜新厌旧的变化也很快。例如他看到香菱,一眼相中,就极力地来获得,即使摊了人命官司也要达到目的。在后来求娶夏金桂的时候也是一见钟情式的,香菱和宝玉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兄妹相见,谁知这姑娘出落得花朵似的了,在家里也读书写字,所以你哥哥当时就一心看准了“。

如此好色,而且欲望总能得到满足的薛蟠,在被林妹妹“酥倒”之后,很可能和薛姨妈谈论过林黛玉的事情。而且薛蟠的年龄早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薛蟠比薛宝钗大了两岁,薛宝钗在二十一回的时候就过了十五岁的生日,薛蟠此时已经十七岁了。薛家家资饶富,属于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薛蟠娶亲也经历了一段时间,薛蟠订婚夏金桂,香菱和宝玉谈论的时候,宝玉道:“正是。说的到底是那一家的?只听见吵嚷了这半年,今儿又说张家的好,明儿又要李家的,后儿又议论王家的。这些人家的女儿他也不知道造了什么罪了,叫人家好端端议论。”香菱道:“这如今定了,可以不用搬扯别家了。”今儿张家,明儿李家,可见薛蟠好色且不定性的性格没有改变,很可能林黛玉也是这些家女孩中的一个。

但是,薛蟠看上林妹妹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林黛玉是贾母的心头挚爱,是除了贾宝玉最为看重的人,怎么会嫁给薛蟠这样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惹祸精呢?宝钗笑道:“真个的,妈明儿和老太太求了他作媳妇,岂不比外头寻的好?”薛姨妈向宝钗道:“连邢女儿我还怕你哥哥糟踏了他,所以给你兄弟说了。别说这孩子,我也断不肯给他。“薛姨妈说得冠冕堂皇,事实上她很清楚薛蟠的为人,是不敢向贾母开这个口,讨这个没趣的。

薛蟠娶亲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香菱和宝玉谈论的时候,宝玉道:“正是。说的到底是那一家的?只听见吵嚷了这半年,今儿又说张家的好,明儿又要李家的,后儿又议论王家的。这些人家的女儿他也不知道造了什么罪了,叫人家好端端议论。”香菱道:“这如今定了,可以不用搬扯别家了。””今儿张家的,明儿李家的“,可见薛蟠好色且不定性的毛病没有改变,很可能林黛玉也是这些被议论的人家中的一个。

如果薛宝钗嫁给了贾宝玉,薛蟠娶了林黛玉,恐怕才真正是薛姨妈心目中的”四角俱全“吧。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薛姨妈从贾母的口风,以及宝黛的行为中看出了端倪,意识到宝黛姻缘的可能性,才会彻底断了关于薛蟠和林黛玉的心思。

往期精彩:

贾迎春有王熙凤这么厉害的嫂子,为什么还会受到下人们的欺负?

《红楼梦》里出身最高贵的一个女孩,往往被我们忽略

王夫人为什么对李纨如此冷漠?心中的隐痛无法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