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清朝太后服丧的外国使者

1874年底,清朝同治皇帝在养心殿驾崩。

当时的两宫皇太后,也就是慈安与慈禧,选定了醇亲王的儿子继承帝位,也就是光绪皇帝。

此时,东海上清朝的附属国琉球,正经历着一次大变乱。

自从1868年,日本开始明治维新,就确立了富国强兵向外扩张的政策,弱小的琉球王国便成为了明治政府首当其冲的目标。

1871年,日本开始废藩置县,摧毁各地诸侯,将土地人口收归中央。

12月,漂流到台湾南部牡丹社的琉球船只上的难民被土著误杀,日本遂以保护琉球人为借口侵略台湾岛。

著名的日本外交官井上馨此时就向政院提出建议,趁此机会将琉球吞并:“望速收其版籍,明确归我所辖,扶正制度,使之国郡制置、租税调贡等,悉与内地同轨,一视同仁,以至皇化洽浃。”

就在同治帝亲政之时,日本借此遣使来清朝道贺,并窥探总理衙门对琉球难民事件的态度,而清朝认为台湾土著“杀人者皆属生,姑且置之化外,未便穷治。”

这便被日本抓住了借口,就在1874年,日本以为琉球报仇为名,出兵台湾,最终向清朝勒索了50万两白银,借此扩大了自己在琉球的权利。

1879年,日本警察和军队数千人来到琉球,强逼琉球国王尚泰交出王宫,迁居东京,将琉球国废为冲绳县!

其实早在此其,尚泰已经嗅出了亡国的气味,秘密遣使到清朝求援。

在被迫移居东京之后,琉球王室和国内旧臣也源源不断与清朝联络,希望借中国的力量复国。

而这些琉球使节就在北京建立据点,作为复国的根据地。

因此,他们就必须频繁的与清朝总理大臣以及恭亲王等实权派接触,并寻找各种方式尽量与清朝高层拉近关系。

1881年,一个这样的机会就出现在了琉球人面前。

当年4月8日,慈安皇太后突然去世(心脑血管疾病或遭慈禧毒杀),前琉球进贡正使毛精长等人便趁机上了一道奏章给清朝礼部和总理衙门,询问有关如何为太后服丧的事宜:

“今长等因遭国难,改装密寓,请救在京,守候信音。适逢大行皇太后大事,未敢擅便举哀,伏候礼部大人王爷暨诸位大人查夺原谅,不胜惶悚待命之至。“

同治皇帝驾崩后,孝哲皇后不久也自杀身亡。

当时在北京的琉球使者就曾经得到清朝颁赐丧服,在四译馆内望宫阙行礼。

也正是因为有此旧例,此次慈安太后的丧礼,琉球人才上书同样请服丧服。

虽然这只是琉球人在清朝长达几十年的复国活动中的一个插曲,但足以见到琉球旧臣们对清朝局势的关切。

然而,即便琉球人向清廷递交了32封复国请愿书,当时日渐衰弱的清王朝却实在顾及不暇。

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清朝北洋舰队覆灭,琉球从此再无复国可能,流寓北京的琉球人大多从此老死清国,再也没有回到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