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了!倪大红居然不想红?

关 注电 影 派,和 片 荒 说 拜 拜

电影派

Vol.2083

说苏大强,大部分人,都一个反应,

作妖程度厉害到,打开豆瓣《都挺好》剧照。

下面清一色的是——

但没想到,“苏大强”脱了壳。

变成了“倪大红”,反而还有点,

排演话剧《安魂曲》后台。

对着镜头老老实实数起了今天自己的“特殊观众”。

师姐、老师、领导......

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娇俏的往角落摄像机那么一靠,压低声音悄悄说了句,许—知—远

说完往后那么一偏,憨憨的笑了起来。

这“苏大强”的作劲没了,看起来是真有点憨。

许知远没来,“苏大强”想念得紧。

这来了,“苏大强”又怂了。

第一次见面,还不敢正眼看许知远。

肢体语言也写满了紧张,右手不停在膝盖部位摩挲

哪像芳龄59岁老戏骨该有的气场。

明明是18岁男孩第一次约会的青涩啊。

说到这,还有什么理由。

不看一看这让“苏大强”露真颜的“约会”呢?

《十三邀》(2019)

01

倪大红,名字构成有三字。

但在“苏大强”之前,很多人就记得一个字。

大。

一,年纪大

不止指倪大红的生理年龄,更多的,是指他的角色年龄

《天盛长歌》里的自私老皇帝;《恋爱先生》里的靳东父亲。

《三国》,演司马懿,从添新丁的老来得意。

一直演到73岁咽下最后一口气。

角色年纪大,有利有弊。

好的是,角色厚度够,发挥空间大。

坏的是,年纪大角色,难成主角。

年少的意气风发,总比年老的鹤骨白须耐看。

哪怕是像《大明王朝》这样不过分求年轻粉丝观睬的正统历史剧。

也是从嘉靖帝53岁时开始讲起。

倪大红出演的,鹤发的老臣严嵩,只能成为这个故事中的配角。

但倪大红,倒也想得开。

按照倪大红话来说,演了一辈子配角走过来的

而值得一提的是,变身严嵩时期。

倪大红年纪不过47岁,正当壮年;出演的严嵩,却是80岁

更惊人的是。

严嵩儿子“小阁老”的张志坚,当时比倪大红还大5岁,是52岁

知道这个真相的派爷,忍不住有点心疼红红。

面相显老,离不开他的第二“大”。

大眼袋。

眼袋大,很容易有倦态。

高发际线,又散发了点无条件向生活投降的窘迫。

哪怕在那站着不出声,叫派爷看着。

也总担心他下一秒会倒下。

放在现代剧情境里,就是小区公园里最常见的那种无能大爷

管不住儿女恋爱,对着老伴也发不了火。

只能操心操心邻居噪音这样的鸡毛小事。

放在《边境风云》这样的犯罪片环境里。

稍微那么一眯眼,人中部位再拉长点,丧感又来了。

一个隐忍,负重前行的悲凉父亲形象就出来了。

倪大红,就长着一张被生活摧残过的脸。

角色,有生活的真,就得有戏剧的虚。

生活上的疲态真了,就要来点“不太生活”的东西。

也就是,个性

《我的真朋友》里,倪大红显而易见的老态。

直接被调侃,天天老跟没睡醒似的。

倪大红听完,还下手沿着眼袋走势摸了摸。

这个动作,有点“不服”的意思。

像是在说“说我眼袋大,真有这么大么?”

这一点,也很和倪大红的路子。

老,但不服老。

入行35年的倪大红,其实不太服传统的表演方法。

为什么在台上就只能站在一个定点上不成?为什么要演呢?

我不演,我就呆在那儿不成吗?

我想说话我就说,我不想说话我就转过身儿去,我就把后背给观众,怎么就是忌讳呢?身边儿人都说,在台上演戏后背不能给观众。

我就觉得这些东西太约束我了。

倪大红的角色,同样也有这个特质。

《都挺好》的苏大强,绝食、偷听、跳河,什么糟心事都做过。

叛逆程度,改改背景,可以出一本《让前任回心转意的一百零一种妙招》。

《永不磨灭的番号》里,是视财如命的崔小辫

为了保命,一直在日军和八路的战争中置身事外。

最后关头,却没有选择听天由命,而把手上最后一个银元给了出去。

点燃了炸药的引子,和一屋鬼子同归于尽,证明了一把气节。

配角们的宿命,大多是顺从命运。

而倪大红饰演的配角们,不够格被赋予逆天改命的使命。

却也没有安稳站在原地,等着被命运安排。

倪大红的脸,是一张老相。

但心里,又流动着少年气的热血。

说到这,又不得不说倪大红曾经的另一个名字——

倪小孩

02

《我爱我家》

与其用老小孩来形容倪大红,不如说“老妖精”更合适。

倪大红的妖,由来已久。

这一点,在倪大红处女作《高山下的花环》选角时。

就被导演谢晋给看出来了。

当时倪大红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所有学生,都是身形板正。

只有他,坐没坐相,站没站相。

谢晋原话,是“吊儿郎当的”。

倪大红领到的角色,外号“文艺细胞”

就是个没正型的角色。

别人在草地上挥汗活动,他瘫在石面上晒太阳抖脚。

时不时,诗兴大发。

觉得人间无趣,想变成鸽子,寻寻天上的快活。

一会,又想插上“幻想的翅膀”,去追求诗和远方。

按现在的话来说,初出道的倪大红,不像规矩好学生,是个喜欢放飞自我的。

可能正因为与生俱来的这点活泛。

今年59岁的倪大红,依然看着很会“来戏”。

话剧《银锭桥》表演完成,比上一个拉弓动作,大爷变大侠

感受一把倪大爷溢出屏幕的得意劲。

现场模拟苏大强假摔。

再三强调,得让这摔“美”一点。

身形不正就算了,还偏爱耍些妖艳动作

倪大红这“妖精”味,完全与生俱来。

更厉害的,是这造型

也是别出心裁,不怎么适合当剪发范本

《永不磨灭的番号》,出演崔小辫,造型更是庄严里透着诙谐

一边是长发飘飘,叫个秀美柔顺。

一边保留了倪大红的高发际线,看着看着,就有点“秃”的嫌疑。

可以说,倪大红的“妖”。

一部分,是身形造型上,有点“歪”。

还有很大一部分,源于他的“坏”。

苏大强,作精男孩的巅峰代表。

最坏的地方,莫过于他的不主动太主动

对于儿女的难处,太无所谓,太不主动。

你们吵架?跟我没关系。

买house缺钱?对不起,我没钱。

从不多说一句话。

对于自己的利益,又太主动。

要钱要关怀的时候,是花招用尽。

作妖的初级阶段,鬼哭狼嚎,伪装自己好惨一老头。

如果不哄他,就觉得自己丧失人性。

高级阶段,手脚并用,加上台词催泪。

往地上一摊,一幅惨到能让黄土地流泪的终极惨样。

然后,缓缓抛出小要求。

潜台词是,一杯手磨咖啡都不给我,你们掂量掂量这样对爸合不合适。

那话说回来,作妖如此。

倪大红是怎么让苏大强不讨厌,反而可爱。

从败家老爷们,一跃成表情包帝王的呢?

03

作为演员的倪大红,显然相当清醒

角色没有大小之分,也没有一定讨人厌的。

苏大强,在倪大红看来,其实是“挺好一老头”

别急,真不是红红在帮苏大强洗白。

因为倪大红,就当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苏大强”。

《高山下的花环》在当时,一炮而红。

在第五届金鸡奖和第八届百花奖上,一共得了8项大奖,11项提名

正是倪大红一鼓作气,打响名声的好机会。

但之后,他却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空白期

原因,可能叫许多人看来,有点不值一提。

老师不高兴

还没毕业就接戏,叫老师看来,不是说明你这人有本事。

相反,说明你没定性,基本功还没练扎实,就想着出名。

但倪大红听进去了,大学期间,真的没再接过戏。

发现没有。

倪大红机会不少,很早就站上过高台。

但始终,是谦逊的。

这也解释了倪大红为什么会害羞

因为他把自己放得很低。

总会感慨“知识储备不够”

不论他面对的人是老师、同辈演员、另一领域高人,还是普通人。

在他看来,普通人,反而是演员最该学习的对象

在生活中找到与角色相像的人。

不断观察、学习、记录。

重点是,琢磨出一套角色的行为逻辑。

然后,把自己当成角色那样去生活。

就比如苏大强,之所以作妖,其实是出于一个孤独的理由,“求热闹”。

之所以苏大强讨厌得有点可爱。

那是因为倪大红把自己过成了苏大强,真心理解了这个“老作精”。

没错,大前辈倪大红在演戏上,选了个蠢方法。

不是靠技巧给情绪,而是用自我沉浸创造角色氛围。

这也是为什么。

倪大红一直被质疑演戏“面瘫脸”。

却没人敢指责他演戏不好的原因。

因为他征服观众用的,从来不是技,而是戏

《大明王朝》同组演员王劲松就透露过。

倪大红在暂停拍摄时,也始终没出戏。

“朝服披挂,头顶相冠,一脸老迈,换机位调光位了,他仍然长跪不起,没有人去打扰,大家都安静地绕着他走。”

“苏明成”更是皮了一把。

故意闯进“苏大强”的个人空间,把倪大红,给惊了一把。

沉浸角色,像角色一样生活。

对于演员个人来说,是有摧残性的。

倪大红现在,就正处于苏大强上身,难以脱离角色的尴尬境地。

抹去自己,成全角色。

不断演戏,不断抹去,再重新上色。

这样的演法,或许耗时长,或许呆蠢,后期对演员自身磨损较大。

但也可能,是倪大红成为好演员路上最大的高明。

也才有机会,让害羞倪大红,变成作妖苏大强。

演艺圈,已经有太多人,忘记了得道,只想有路走走就行了。

入行35年的倪大红却说,得道的路,还得慢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