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公寓5,我赌演员必糊!

关 注电 影 派,和 片 荒 说 拜 拜

电影派

Vol.2082

几天前,万众(不含派爷)瞩目的《爱情公寓5》,发布了一款长达八分钟的预告片!

派爷定睛一看,了不得,花了大心思

不光一镜到底,还嵌套在歌剧的新颖形式里。

虽然歌唱的并不好听,但对粉丝来说,看到还是那几张脸真就足够了。

四季亲一记的贤菲CP,这季看来要有大动作?

当了爹妈的吕子乔、陈美嘉,还会不会盐汽水互喷?

万年单身的张益达,到底还有没有感情线?

戏份不多,也混了脸熟的诺澜、羽墨,也惊喜回归了呢。

呃,可是好像还缺了很多人。

在预告中,它对此也不避讳,开启“自嘲”模式——

像是,电影版豆瓣评分极低,现在人也凑不齐了。

难得难得。

可是吧,真说它有勇气自嘲吧,又感觉怪怪的。

因为所有自嘲的目标,简单且唯一:

你们老拿这个黑我,很没有意思。

正常的自嘲,也要遵循着这样一个模式:

承认自身的缺陷,接纳这份缺陷,表示自己过得还挺好。

所以这份缺陷,必须是客观条件造成的,比如长相、比如年少无知。

简单来说,是主观无过

再看《爱情公寓5》的这段自嘲,就能发现问题所在了。

一是,就没敢正面回应。

豆瓣评分低、凑不齐人,才不是大家诟病它的原因;

抄袭、恶性营销才是,但它根本不敢谈。

二是,这份“缺陷”,也并非来自于客观条件,而是主观使坏。

绝不是通过自嘲,就能让别人消停的事。

不过呢,自嘲里往往暗含的反驳意,它倒没忘:

弱化了自身的罪行之后,给观众盖了一顶不看就“黑”的帽子。

然后,“恳请”各位无脑黑,看两集吧,别只会跟风。

嗯,敢这样放话,也能猜到,《爱情公寓5》可能真不会抄了

毕竟时代变了。

上一部《爱情公寓4》,是2014年的事了。

在之后的5年的时间里,社交媒体发展迅速,英美剧越来越普及。

这位陪伴不少人青春的情景喜剧,便陷入一轮又一轮抄袭风波

B站UP主@残狼之卑的梳理

顶风作案?

派爷是不太相信谁能这么作死。

可越是这样,派爷越是为几个主演发愁。

比起抄袭,《爱情公寓5》的演员残缺,似乎也很值得一聊了。

预告片中,陈美嘉说:“在爱情公寓,每个人都有去留的权力”。

话是这么说,但这些演员到底为什么走、为什么留?

大家还不清楚嘛。

首先是陈赫

这位《爱情公寓》最大的受益者,只是以特约演出的形式出现在《爱5》里。

原因,可能再简单不过。

告别了“好男人”,成为“跑男”的他,身价今非昔比,要去“日理万机”。

剩下的人,也能分为两波:

努力转型,有了代表作的,不回来了。

王传君、金世佳、邓家佳……

《爱情公寓》大电影

戏约不断,可依然没有走出《爱情公寓》的,便回来了。

娄艺潇、李佳航、孙艺洲、李金铭……

目前从各界群众的反应判断,《爱情公寓5》的收视率绝对不会差。

但这对这群糊咖来说,真是一件好事吗?

在知乎一则关于情景喜剧的问题下,一个热门回答说,情景喜剧太毁演员

派爷深表赞同。

甚至,喜剧表演都很少被赞演技。

连通过喜剧拿下影帝的黄渤,都觉得:“老是去演喜剧片是没有出息的。”

每个成功的喜剧演员,似乎都会在成功之后,急着要转型。

即便,他们的演技并不差。

喜剧表演遭受的这些偏见,不如说是喜剧,尤其是情景喜剧自身的特点决定的。

生活中可能存在天然的正剧、悲剧,但不会天然存在喜

喜剧,很大层面上是语言的艺术。

形式丰富的喜剧片,还可能容纳丰富的表演。

但情景喜剧中的角色,就常常被塑造出一个鲜明又夸张的个性。

说起胡一菲,就是泼辣。

说起曾小贤,就是自恋、贱。

说起吕子乔,就是花心大萝卜。

说起关谷神奇,就是蠢萌直男……

这种表演,是背离真实生活情境

他们得到笑声,当然是最好赞誉,但到底能不能被视为演技?

当为了突出角色鲜明的个性,情景喜剧不追求细腻的人物塑造。

观众也不指望,从这些角色身上获得更深层的感情共鸣。

也就不难理解,在情节细碎的情景喜剧里,我们记住的往往不是剧情。

而是那一个个被放大的、现实中罕见的人设

它们注定会和演员缠绕地密不可分。

角色=演员。

所以出现在其他戏里,娄艺潇等人,很可能掀不起任何水花。

但只要回到《爱情公寓》就能获得巨大关注。

可与之相伴的,是演员被长久地罩上这个刻板角色的魔咒。

一个有追求的演员,绝不会满足于此。

而想要摆脱这个吞噬力巨大的喜剧角色,中庸之道,是行不通的。

他们必须要拿出称得上出色的反面,能向世界证明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武林外传》捧红的众多演员,好几位到现在似乎都还没有褪去标签。

比如,沙溢

今年他最让人难忘的镜头,是《小欢喜》里的第一次喜感十足的露面:

英砸,开门,爹地。

姚晨当初接《武林外传》前,就感慨自己沦落到了只能演情景喜剧的境地。

为了摆脱郭芙蓉的角色,在《潜伏》卖命演活了一个悲剧角色,才证明自己是实力派。

于是,我们也看到了《爱情公寓》那几位,在“出走”时的卖力。

在你评点他们的演技之前,你一定提早一步被他们的崭新形象,惊到了

王传君,在《罗曼蒂克消亡史》演马仔。

他操着上海话,隐于黑帽之下,在杜江饰演的童子鸡面前,污得不像话。

结果便是,观众本可能会有的出戏,被阻塞了。

很多人根本没认出这演员是谁。

《我不是药神》里,形销骨立的王传君,得以诠释人物的好几个层次。

小人物的精明。

做了父亲的柔软。

将死之人的倔强。

这些,都是情景喜剧、其他演员纷纷投身的都市言情剧,可能永远也给不了他的舞台。

做出相似举措的,还有金世佳。

他藏得更彻底。

在《一个勺子》里演了位不是裸体就是犀利哥打扮的傻子。

最近作品《上锁的房间》,称不上有多好,但也是在挑战一个全新的自己。

邓家佳,《爱情公寓》里那个演戏不入门、天天念叨着“唐氏表演法”的唐悠悠。

通过《全民目击》拿下了最佳女配

《无证之罪》里她演的朱慧如,同样是个一直被虐的苦角色。

背井离乡的她照顾着残疾的哥哥,又身陷杀人的无妄之灾。

要崩溃、要绝望,要在警察面前会察言观色。

因为这些角色,再看这些演员,已然多了一道醇香

功劳仅仅在于卖力?

不,还有一个“”字。

他们愿意抛下曾经,从最小的配角重新开始

在派爷看来,这份挑战“小”的念头,才是想成为一个好演员的信念。

有人能接纳小,也有人情愿贪着大。

他们身居一番二番的“大剧”是演了不少。

魔咒却似乎越套越紧

再回到《爱情公寓》,很可能,也是出于一种“无奈”吧。

对迄今没有代表作的几位来说,《爱情公寓》还是一碟香饽饽。

但也散发着隐隐的恶臭。

而回来了,也就等于将这些年的各种尝试,一下子清零

让观众重新对他们投射上关于“胡一菲”、“吕子乔”等人的固有想象。

不出意外,《爱5》可能是前后好几年里,属于他们最后的高光时刻

在演员快速洗牌的今天,这群出道至少也有十年的演员们,或许真是走了一步漂亮的险棋。

想做个演员,做个好演员。

很多时候是需要和过去的辉煌,潇洒告别的

尤其是,有些辉煌会吞噬掉演员的能量。

更毋庸说,那份辉煌是那么千疮百孔。

在它面前,清醒的人,才能生存

《爱情公寓4》结尾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