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的一生:背叛了亲情、爱情、忠贞与操守

历史上的吴起,杀人赴鲁,不奔母丧,杀妻求将,是典型的“刻暴少恩”不义之人。

吴起出生在一个"家累万金"的富有家庭。幼年生长在卫国左氏,典型的纨绔子弟。可惜吴起幼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十载。坐吃山空的恶果很快得到印证:仆从离去,老母体弱,兄弟无靠,年纪轻轻无所事事,整日花天酒地,不思进取。

他听说鲁国儒学大师曾子广收门徒,吴起欲取道鲁国,只是放不下家中母亲,愿先回家同母亲话别一番。本乡人看他衣衫褴褛,混了三五年一官未得,不由哂笑,街坊整日闲言碎语令他心烦意乱。一月后,吴起动身赴鲁,走之前他拟好计划,要“杀其谤己者三十余人”,然后“东出卫郭门”——从外城门往东面逃了。

噩耗传来,他母亲孤死,有人捎口信叫他回去吊丧。曾子不知他杀人,劝吴起返乡,吴起心虚,特别害怕回国被缉拿,就躲在庐舍里不出来。三番五次,注重孝道的曾子怒火中烧,横下心,认为他不配作儒家的门徒,跟吴起断绝了师生关系。此后,吴起弃儒学兵。

公元前412年,齐宣公发兵攻打鲁国的莒县,吴起认为时机成熟,便向穆公献策请缨,谋求鲁军统帅。穆公知道吴起能谋善断,但当吴起要他封为大将军的时候,穆公又犯难了。齐国进犯,边境不保,吴起的妻子(吴起在鲁国结识)又是齐国名门闺秀。穆公对此心存疑虑,不愿重用吴起。没想翌日吴起上朝参见,取出一匣子,匣内装着一颗人头,那首级竟是吴起的妻子!朝堂哗然,穆公惊骇,一时不知言语。后吴起率军大破齐军,威震四方。后来鲁穆公对吴起产生了怀疑,免去了吴起的官职。而吴起的主公季孙氏也因懈怠宾客被杀,经人劝说,吴起离开鲁国投奔魏国。

魏文侯是明智的,吴起在魏国二十六年,曾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同时“辟土四面,拓地千里。”值得一提的是,吴起任将期间,不穿战袍,一副卒子打扮,吃糟糠,枕粮秣。不是传令官先到,没人会认为眼前站着的是将军。吴起不仅心机深重,懂得“金蝉脱壳”,还会收买人心,教人替他战死沙场。比方前410年,吴起辅佐魏将乐羊攻打中山国,有个小兵患上毒疮,吴起二话不说用嘴吮疮排毒,士兵母亲听说后泪流满面,认为儿子一定会受吴起拉拢在战场上送命。老太缘何得出这种结论?因为士兵他爸也患过毒疮,一样受吴起的吮疮待遇,结果战死了。这毒疮真是遗传,看来在吴将军手下干活,横竖都是个死。中山国围了三年,满一年文侯就耐不住了,于是调吴起伐秦,任魏西河守将。据记载,吴起对抗秦军采用弓弩战,以万箭穿心的攻势使秦军不敢进犯一步,一再以少量兵力击退庞大的秦军。首据临晋(大荔东南),后克元里(澄城东南),次年“伐秦至郑,还筑洛阴,拔五城。”反观秦军惟有退守洛水,沿河修筑防御工事以抵挡吴起的进攻。至此魏国已完全占有秦国河西地区,文侯在此设西河郡,吴起任郡守。

黄河以西700里被魏国吞并,中山国被灭,魏国一跃上升至战国头强。前396年,魏文侯薨,魏武侯继位,时人皆以为武侯会拔擢吴起为相。但武侯认为,留吴起做西河郡守可防秦军进犯,故任田文为相,这使抱有极大期待的吴起大失所望。要说武侯的安排有他的预见性,土地被占了7年,秦国就打了7年,最后秦惠公出兵50万讨伐西河郡,于前389年打了场“阴晋之战”,魏国一方屯兵40万,吴起亲率五万步兵、骑兵三千攻向秦军,杀得秦军片甲不留,秦惠公大败而归。

田文死后,公叔痤任相。公叔谗言武侯:吴起功高盖主,意有所指,不如试探他忠心与否,再做决断。照他建议,魏文侯把公主下嫁给吴起,要是吴起想留在魏国,必定欣然迎娶;要是想走,他必然辞谢,武侯应允。吴起不知道公叔痤算计他,去了他府上,见公主也在,凑巧!正见得公主对着公叔破口大骂,公叔老儿一派气定神闲。吴起竟以为公主素质底下,却不知老头一旁暗暗叫好!遭这种女人,往后碰也碰不得,休谈要“一刀斩”了。武侯见秦大败,外患已除,“内患”又起,当吴起婉言拒婚之时,借机将吴起给罢了。

吴起投奔楚国后,楚悼王任命吴起为宛城太守,一年后升任令尹。担任令尹后的吴起在楚国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经过吴起变法后的楚国国力强大,向南攻打百越,将楚国疆域扩展到洞庭湖、苍梧郡一带。公元前381年,楚国出兵援助赵国,与魏军大战于州西(今河南省武陟县西南以西)。楚军穿越梁门(位于大梁西北的关塞),驻军林中(位于梁门以北),饮马于黄河,切断魏国河内郡与首都安邑(今山西省夏县西北)的联系。赵国借助楚国的攻势,火攻棘蒲(今河北省魏县南),攻克黄城(今山东省冠县南),楚、赵两国大败魏军。诸侯都畏惧楚国的强大,但吴起的变法招致了楚国贵族的怨恨,也为自己埋下了杀身之祸。

前381年,楚悼王去世,楚国贵族趁机发动兵变攻打吴起。贵族们用箭射伤吴起,吴起拔出箭逃到楚悼王停尸的地方,将箭插在楚悼王的尸体上,大喊:"群臣叛乱,谋害我王。"贵族们在射杀吴起的同时也射中了楚悼王的尸体。楚国的法律规定伤害国王的尸体属于重罪,将被诛灭三族。楚肃王继位后,命令尹把射杀吴起同时射中楚悼王尸体的人全部处死,受牵连被灭族的有七十多家。吴起的尸身也被处以车裂肢解之刑。吴起死后,他在楚国的变法宣告失败。

有得到就有失去,吴起的一生,背叛了亲情、爱情、忠贞与操守。他所得到的,仅仅是站在权力巅峰,振臂疾呼的快感。历史不会忘记他的武功,留给后世的,更多是对于权力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