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北岛:相机是我的另一双眼睛

“我觉得创造性有多种多样的表现方式,

他们之间密切关联,只不过媒介不同而已。

而照相机给诗人提供了另一种媒介,

就像是另一双眼睛。”

——北岛

注:本文图片均为北岛摄影作品,出自北岛刚出版的第一本摄影诗文集《重影》。

谈起北岛,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他充满诗意的文字,是他的《一切》,他的《回答》。

你可能从来不知道,摄影曾作为北岛文字的庇护所,帮助他开启了自己的文学创作。并且,摄影与他的文学生涯几乎呈现一种同步的状态。

在风格上,北岛觉得两者也较为统一,“都挺阴郁”。“我不太喜欢拍阳光明媚的东西。大概骨子里我就是属于‘阴影’的,与光明对立。

以作品《家》为例,北岛觉得这种只有模糊窗户和一点微弱灯光的感觉很像自己“梦中的家”:幽暗中透着虚幻、神秘,是漂泊者的归宿。

摄影评论家顾铮认为,通过视觉表达,北岛要与之对立的“光明”,其实是要解除人应有的对于生活与现实的复杂性的心理准备,让人在智力上失去判断力,使之弱智化的现代消费社会的某种真正的黑暗。

在北岛看来,情绪之于照片的意义可能要比很多事都要重要

“它也是记忆的一种,甚至是更深刻的记忆。我看到自己拍的那些‘局部’的照片,就能马上想起来当时的情绪,连同环境和气氛。反而是很多和情绪无关的事件容易忘记。”

北岛用属于自己的影像语言表达方式,为读者理解文字提供一个视觉化的入口。

北岛摄影诗文浅观

(部分)

雄辩的风带来洪水

胡同的逻辑深入人心

你召唤我成为儿子

我追随你成为父亲

——摘自《给父亲》

我们不是无辜的

早已和镜子中的历史成为

同谋,等待那一天

在火山岩浆里沉积下来

化作一股冷泉

重见黑暗

——摘自《同谋》

生活是一次机会

仅仅一次

谁校对时间

谁就会突然衰老

——摘自《无题》

深深陷入黑暗的蜡烛

在知识的页岩中寻找标本

鱼贯的文字交尾后

和文明一起沉睡到天明

——摘自《多事之秋》

是笔在绝望中开花

是花反抗着必然的旅程

是爱的光线醒来

照亮零度以上的风景

——摘自《零度以上的风景》

谁与天比高

那早夭的歌手

在气象图里飞翔

掌灯冲进风雪

——摘自《无题》

昨天在每一朵花中散发幽香

昨天打开一把把折椅

让每个人就座

那些病人等得太久了

他们眼中那冬日的海岸

漫长而又漫长

——摘自《自昨天起》

谁在月下敲门

看石头开花

琴师在回廊游荡

令人怦然心动

不知朝夕

流水和金鱼

拨动时光方向

向日葵受伤

指点路径

盲人们站在

不可理解之光上

抓住愤怒

刺客与月光

一起走向他乡

——《重影》

文字、影像,

两种形态的“重影”之下,

也许才是真正完整的北岛。

-The End-

图文素材来源:北岛摄影诗文集《重影》

授权:浙江摄影出版社

特别鸣谢:《重影》策划人曹洁

编辑:陈婉婷

校对:吴兴发

本文为拍者(微信ID:ipaizhe)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