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尿毒症妈妈:因为我,姑娘都不敢和俺儿子谈恋爱

“现在一周血透3次,每次报销完自己自费不到100块钱,加上平时再吃药,一个月得花1500/1600的样子...是啊,听起来是不多,可是我现在一分钱也挣不到啊”10月20日,在泌阳县中医院,作者见到了正在血透的徐春洋女士。鲜红的血液顺着输液管缓缓地注入她的血管,仿佛是要把全身的血液抽干似的,她脸色有些苍白,静静地躺在床上,又仿佛在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徐春洋,今年52岁,目前暂住在扶贫搬迁社区,患尿毒症已经已经整整5年了。徐春洋说,要仅仅是一个尿毒症,她肯定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求助,一个月1000、2000的哪个家庭都能负担得起,可是自从丈夫去世后,一切都变了,整个家也随着丈夫的去世支离破碎了。

图为徐春洋的老房子

原来,2014年丈夫突然发现肠癌,倾尽家产十几万后,还是不治去世,然而祸不单行,就是在同一年,徐春洋又被查出尿毒症,从此便是一周三次的透析,直到今天,她依然独自一个人来去透析。“现在透析的钱都是俺闺女给我的,她一个月就4000多的工资,给我差不多一半了都,她在外面还得生活啊。其实,按我的意思早都不想治了,又换不起肾,就算换了,也就是多活几年而已...”说着,徐春洋的泪水却夺眶而出,“活着是累赘啊,儿子谈了个对象,听说我有这病,人家家人死活不愿意,谈崩了就...”

图为徐春洋在精准扶贫搬迁社区家中

“咦,不考虑了,换不起!透析这几年又花了十几万了,加上俺老头子死都欠了一屁股钱了。换肾没有个几十万谁给你换啊,再说,就是想换,也弄不来钱啊。儿子现在在这儿(县城)理发店跟着人家学理发,又不能出去打工,一个月挣的还不够自己花的...”,徐春洋一言难尽,“要是我好好的,他还能出去打工,兴许还能多挣点,我现在动辄头晕(血压低),他只能在身边”

更让徐春洋生气的是今年夏天的时候,某筹款平台上门搜集材料,说是帮她筹款,结果让她到处转发、认证“一分钱没筹到”,“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让俺亲戚朋友都帮忙转发,到最后俺也没见到一分钱!”

如果你想帮她“续命”,你可以点击【孤身妈妈命难续】,也可以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孤身妈妈命难续”献出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