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网文”式微,网络文学内部迭代正在到来?

二十多年来,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兴文学业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断更新迭代。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出席会议,以“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为题展开激烈对谈。

对谈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苏州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重镇,通俗文学传统深厚,近年网络作家辈出,是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何平说,“在这里我们讨论,网络文学从最早的免费阅读,到后来的付费阅读,是否存在迭代?进入网络文学收费时代后,从早期的2003、2004年,到后面的IP时代,再到提倡现实主义题材的今天,是否存在迭代?我想这既是网络文学史的问题,也是网络文学的现实问题。”

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摄影 俞丽云

未来已来?网络文学新生代入场

此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发展并确立基本形态的前20年视为“传统网文”阶段,将2015年后兴起并壮大的“泛二次元网文”视为网络文学写作的新阶段。大数据报告也已显示,用户群体的年轻化和网络文学、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使网络文学和二次元的结合已成为时下内容新趋势。

“数据库写作”、“人工环境”、“梗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当下网络文学潮流中观察到的有趣现象。“数据库写作”的概念源自日本学者东浩纪,他认为生长在后现代语境中的新一代年轻人在消费漫画、动画等文化产品时,看重的不再是作品中完整的宏大叙事,而是构成角色设定的一系列能够激发受众无限爱意的“萌元素”。这些“萌元素”经过拆解、遴选和组合,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数据库。读者对这些人物形象的阅读和消费,实质上是针对这一数据库的消费。它指向的是一种图形化、影像化的接受方式。

“人工环境”则是由作者建构出的,质料、元素和基本物理原理与现实世界不尽相同的世界设定及其规则。它深刻体现了电子游戏对网络文学的影响。

“梗文”指的是在行文过程中以“梗”为核心要素的小说。“梗”与“用典”和“成语”类似,都是用一个极短小的能指去涵盖信息量极大的所指。高寒凝表示:“‘用梗’是当下年轻人日常交流尤其是网上交流时惯用的表达方式,每个梗内部都浓缩着巨大的信息量,甚至是完整的亚文化社群知识。这似乎暗示着,文字媒介所能提供的‘带宽’,已经不再适配这种高信息含量的交流方式,也有必要从4G升级到5G了。”

从上述三个视角出发,高寒凝认为,文字媒介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可能已经构成障碍,而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们,也正自觉或不自觉地突破着文字媒介的界限。“据此反推,我们也可以将‘传统网文’理解为某种与文字媒介相匹配的、使用文字媒介已足够完整展现创作理念、传达创作意图的作品序列。”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著名网络作家跳舞回应道,“传统网文”作家也在与时俱进,无论是“抛梗”还是“颜文字”都是他们在今天文学表达中的自然变化。“如果强行在这里做一个分类的话,那么当下永远是新的,过去都变成’传统’了。现在大家都盯着5G,可我们忽略了网络文学另一个很大的优势——成本。相比于影视、音乐、游戏,网文的优势在于作家可以相对容易地制造出产品,这个成本优势如果不被削弱,网文市场就不会在5G下削减。”

免费or付费?谁来为普通读者免费买单

自2018年连尚文学首开免费模式,今日头条、米读小说等也纷纷入局免费网络文学市场。有人说:“2019年,将是免费模式攻城掠地的一年。”

连尚文学逐浪网副总裁李青福也来到对谈会现场。他表示,连尚文学打出这张“免费”牌,并不是为了免费而免费,而是以免费带付费,让付费用户越来越多。

李青福解释说:“在付费时代,A写作B看书B买单,而现在的免费模式是A写作B看书C买单。免费模式不是让作者没钱拿,而是付钱的人从读者变成愿意为流量买单的人。”

“但是如果遇到资本寒冬,C不买单了,怎么办?”跳舞认为,网络文学不应该变成免费。“如果变成免费模式,相当于把整个网络文学产业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变成配套的下游行业。但内容本应该处在这个产业链的上游。在中国彻底消灭盗版之前,免费是一个伪命题。只有在没有盗版的社会里,网络文学才能依靠周边养活整个庞大的内容产业。”

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提到了“时长占比”这个概念。“我们14亿人,每天24小时,一共336亿小时,这是我们整个国家的生命时长。这个时长里我们网络文学可以占到多少的关注度?据今年年初总结去年的一个数据,我们网络文学整个时长占比也就是8%。和微信、短视频它们都在我们前面,我们只有8%。”

“在5G影响下,视频和声音是走在网络文学前面的,这个8%还会慢慢下滑。”刘旭东说,“所以未来网络文学更多是像初级农产品的提供者,我们提供的是一些内容和故事,我们做上游,下面再有人深加工。我们一定要有自己原创的内容,这一块做免费反而是特别大的问题,可能造成内容质量的下滑。”

“我们推免费的同时,并没有说把付费打死,这两者是并行的。我们有两个版本,有免费,也有付费。我们会对一些经典作品进行精修,放入收费版本,以前看免费的用户可能有很大一部分会转化为付费。就目前的数据来看我们付费的用户越来越多了,同时看免费的用户也会越来越多。”李青福说。

邵燕君认为,在讨论免费还是付费的问题之前,首先应该搞清楚付费模式的重要意义是什么,它能给网络文学带来什么核心价值。

“我们今天看到的网络文学付费模式,由起点中文网在2003年10月成功建立。在起点之前也有网站探索付费,但为什么只有起点走成了?一个重要因素是VIP这个概念保证了这个制度活了下来。我们应该看到这个付费模式背后最重要的是粉丝经济。”她说,“中国网络文学最了不起的部分,就是用一种付费模式把‘有爱’和‘有钱’结合在一起。”

是网络新现实主义文学崛起,还是传统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回潮?

“不管网络文学的表现形式是什么样的,最终核心都是内容。”著名网络作家齐橙认为,即便在5G时代,文字也具有不可替代性。“对小说的生命力,我不怀疑。”

接连写出《工业霸主》《材料帝国》《大国重工》的齐橙多被介绍为“现实主义网络作家”。在第二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中,他的《大国重工》获得“特等奖”。

“我一直在想我自己写的小说算什么,我自己觉得很像《暴风骤雨》《林海雪原》。”齐橙说,“在政策的引导下,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出现了比较喜人的增长。但有一些在质量上还差强人意,包括一些得奖作品在内,思想性比较过关,但可读性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他还表示希望网络文学平台重新挖掘“60后”“70后”“80后”的读者群体,将过去流失的“高龄”读者带回网络文学。

何平说:“以前就有网络作家说自己的创作受浩然《艳阳天》、《金光大道》影响很大,齐橙也说自己的网络文学和 ‘十七年文学’类似。这种传统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在网络文学的回潮,是耐人寻味的。”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房伟认为,做好现实主义和网络文学的嫁接,首先要有好的故事,有精彩的人物和强烈的代入感。其次,要注重网络文学中的传统文学和新文学之间的传承和沟通。最后,注重细节的开发、塑造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

房伟表示:“网络文学是类型文学,我们已经有各种各样的类型。现实主义要发展,其中也有非常多的类型出现,现在比如齐橙属于工业这一路的,《浩荡》属于经济这一路的,还有消防题材、警官题材等。我们要把这些类型丰富起来,在类型化的基础上追求典型化的人物。”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肖惊鸿就现实题材提出了四点看法:“第一,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不等同于传统文学的现实题材;第二,网络文学已有的创作手法适用于现实题材的表现;第三,网络作家不需要都来写现实题材;第四,现实题材也一定能够出精品力作,因为‘小白’总会变成‘老白’。无论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现实题材还是其他题材,都要做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和而不同。”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表示,此次对话会触及当下网络文学发展的关键。“我们讲网络文学的高质量发展,一个是讲网络文学可以承担社会主流价值架构的功能,同时网络文学内容的建设也需要加强。归根到底,好的文本,好的作品,这是基础。我们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