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历代画家皆要“访戴”?

元代著名画家黄公望的传世名画《剡溪访戴图》是一幅以历史典故为主题的雪景山水。在黄公望之后,历代画家也有不少《雪夜访戴图》。这个历史典故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戴”指的是谁,又是谁在雪夜去访戴?让我们循着大家的墨迹,一起去访一访这个神秘的“戴”。

元 黄公望《剡溪访戴图》

黄公望(1269-1354),字子久,号一峰道人,又号大痴道人,平江常熟(今属江苏)人。公望本姓陆,名坚,幼年父母双亡,族人将其过继给永嘉(今浙江温州)黄氏为养子,这位黄公年已九十,膝下无子,得子万分欣喜,笑道:“黄公望子久矣!”因改姓名,叫黄公望,字子久。其山水画宗法董源、巨然,由此生发,自创一格;创浅绛山水,画风雄秀、简逸、明快,对明清山水画影响甚大,为“元四家”之首,后人把他与吴镇、王蒙、倪瓒合称“元四家”。

黄公望《剡溪访戴图》是建国初筹建云南博物馆时由云南著名收藏家高荫槐先生捐赠的。尘封二十多年后,1980年徐邦达先生到云南博物馆,从一大堆已被定为“参考品”(即伪品)中慧眼识宝,将《剡溪访戴图》鉴定为元代黄公望的真迹,从此《剡溪访戴图》成为云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剡溪”为曹娥江流经浙江嵊州境内的一段干流,夹岸青山逶迤,溪瀑奔流,历来有“剡溪九曲”之胜景。黄公望的名作《剡溪访戴图》,是以东晋王羲之第五子王子猷雪夜乘舟造访剡县的戴逵为题材的一幅绝世名作。作者采用了“借地为雪”的艺术手法,表现剡溪、山壑的美丽景色。全图山峦叠嶂,高低错落,显得异常雄奇。图中题款:“至正九年正月王贤画,二十五日题。大痴道人时年八十有。”此画当是黄公望去世前的珍品。

“王子猷雪夜访戴”源于南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 任诞》。此文意思是说:王子猷居住在山阴(今绍兴)。一天,夜下大雪,他从睡眠中醒来,打开窗户,命仆人斟上酒。四下望去,一片洁白银亮,于是起身,漫步徘徊,吟诵着左思的《招隐诗》。忽然间想起了戴逵,当时戴逵远在曹娥江上游的剡县,即刻连夜乘小船前行。经过一夜才到,到了戴逵家门前却又转身返回。有人问他为何这样,王子猷说:“我本来是乘着兴致前往,兴致已尽,自然返回,为何一定要见戴逵呢?”这就是成语“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出典。

这故事洋溢着文人随心之所欲的“逸兴”,似乎正契合元代文人的画意,故黄公望画来得心应手。图下是曲折蜿蜒的剡溪,上面是层峦叠嶂的山峰,山凹的岸边村舍错落,但空寂无人,溪中有一叶篷舟,舱中一人拢袖御寒,船夫用力划桨,而船行的方向似在离去,正是子猷“兴尽而返”的时刻。画面萧瑟冷寂,寒气逼人。

元 张渥《雪夜访戴图》

张渥(?-约1356前)是和黄公望几乎同时代的画家。字叔厚,号贞期生、江海客,淮南(今安徽合肥)人,后居杭州(今浙江杭州)。通文史,好音律,然屡举不中,仕途失意,遂寄情诗画。能山水,“尽自然之性”,擅长人物,法李公麟白描得其清丽流畅之风;擅“铁线描”,被誉为“李龙眠后一人而已”。亦尝作弥勒佛像。所画线条刚劲飘逸,人物形神刻画生动,兼画梅竹亦潇洒有致。张渥最著名的作品是《九歌图》。

剡溪之上,小舟漂荡。天气寒冷,夜风不时来袭,时而裹挟雪花,但王子猷还是将船帷绾系,敞开四围,让视野变得开阔。他忽而左岸睃巡,忽而右岸凝神;寒风起,缩缩肚子,眼睛却一刻不歇地观赏两岸雪景,一点也不觉得疲劳。橹声欸乃,雪夜岑寂,万籁无声。疾过险滩,缓流平溪,心驰神往那个叫艇湖的地方。这就是元代画家张渥笔下的《雪夜访戴图》。图中的王子猷,此时此刻正坐在船舱里,缩颈袖手地借着雪光夜读,神态生动,情态逼真。

我一直弄不明白,画家为什么不选择横幅来展现剡溪两岸景色,而要在漫长的雪夜里作如此瞬间的“截屏”:一条小船,一棵大树,两个人。树高,顶天立地,布满整个画幅的左侧;它繁枝横逸,片叶不遗,雪色熠熠。岸之短,树之高,给人以冷峭之感。如此天寒地冻的雪夜,还能安然若素地读书,实在令凡人不可思谋。难道这就是名士风流,魏晋风度?

张渥《雪夜访戴图》工笔细描,取景淡雅清新,别具一格。画中王徽之坐在船舱,缩颈袖手看书,神态生动。画家以简练的线条,表现出严寒的气象,刻画了人物的精神面貌,河岸古树枝干虬劲,或浓墨渲染,或淡墨勾勒,表现出画家高潮的笔墨技巧和深厚的艺术功底,实为他生平倾心之作。

明 戴进《雪夜访戴图》

戴进(1388-1462)字文进,号静庵,又号玉泉山人,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是明前期重要画派“浙派”的开创者与重要代表。戴进在宣德间(公元1426—1435)官直仁殿待诏,绘画临摹精博,得唐宋诸家之妙,故道释、人物、山水、花果、翎毛、走兽等,无所不工。早年为制作金银首饰工匠,后工书画,以卖画为生。其山水源出李唐、马远、夏圭,技巧纵横,画风健拔,一变南宋浑厚沉郁的风格,画神像、花鸟,都极精致。他画人物远师吴道子、李龙眠,创蚕头鼠尾描,行笔顿挫,笔法豪放。其画风风靡于当时吴伟、张路、王世祥、方钺、戴泉、夏芷、何适、谢宾举、谢时臣、汪肇、蒋嵩、夏蔡等多人,皆承其画风,而形成“浙派”。山水师马远、夏圭,并取法郭熙、李唐,俱遒劲苍润;人物佛像能变通运笔;顿挫有力;所作葡萄配以勾勒竹、蟹爪草,别具格调。画在明中叶影响较大,是“浙派”创始人。

明 周文靖《雪夜访戴图》

周文靖(?-1463以后)字叔理,号三山,明代宫廷画家。闽县(今福建福州)人。工山水,学夏圭、吴镇,堪配谢环。所作用笔细密遒劲,苍润精密,笔力古健,墨色苍润浑厚,构图新颖有致。人物、花卉、竹石、翎毛、楼阁、牛马等亦有佳趣。与戴进、谢环、李在、石锐等浙派画家齐名。

周文靖《雪夜访戴图》用笔老辣,烘染精到,设色雅淡。在诸多的《雪夜访戴图》中,周文靖的画是人物最多的。图中一只小船行驶在江面,站在船头、船尾的艄公奋力地划着;船上蓬中透着微弱的灯光,显见夜色已深;蓬外有一童仆,蓬内的人大概就是王徽之了。全画构图简约旷远,用笔虚多实少,着力于对“夜访”主题的渲染,营造了画面的气氛:近处墨色较深,远处墨色朦胧,坡岸上及被夜色遮掩的茅屋顶上覆盖着白雪,虚灵空潆的笔调,显示出雪夜的寂静和寒冷,真是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雪夜行舟图。画中山、石、树木的处理,有马远的笔法,而积雪则有元人韵味。

明 夏葵《雪夜访戴图》

夏葵,生卒年不详,活动在1405-1435年前后。明代画家,字廷晖,钱塘(今杭州)人。画山水、人物师法戴进。

夏葵《雪夜访戴图》是典型的北派山水,学南宋马、夏画风,以斧劈皴刷山石,画树多露根,瘦硬曲折。如果就画论画,夏葵的这幅画本身无可挑剔。斧劈皴造就的刚猛风格,让此作和前面几位画家迥然不同。但“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发生在浙江嵊州的剡溪,以北派大刀阔斧的画法来写柔美江南,让人多少有些感觉不协调,锐利的棱角让传说中的魏晋风度少了几分潇洒,多了些许生硬。

剡溪之路是“唐诗之路”的一个重要环节。据专家考证,先后有400多位唐代诗人曾沿剡溪一路游走,或浅吟,或狂歌,留下两千多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在常人眼里的“怪人”王子猷,恰恰用他怪异的行为,为“唐诗之路”遗留了美丽的花瓣,也为剡溪平添了无限的人文魅力。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画家挥毫泼墨丹青,以“访戴”为题材绘出了诸如“雪夜乘兴图”、“雪夜访戴图”的传世之作。据宋高似孙《剡录》载,就有钱逊叔、李商老、廉宣仲等人所作“访戴图”,画中有友人题咏。此题材历元、明、清,可以说至今仍被文人雅士在诗、画领域里反复吟唱和创新,印证和阐释着“东南山水越为首,而剡为面”的意蕴。